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1-28 黄康:心碎的周末

这个周末是让人心碎的日子。当我从网友那里得知闽籍作家廖祖笙的独生子廖梦君被人打死在校园内的消息,我的心久久地不能平静。更有甚者,命案当前,当地相关方面竟然很快“统一宣传口径”,声称廖子为“小偷”!案件未经立案调查就宣布说“没凶手”!结论是“自杀”!而且“学校无过错无责任”!看到这里,我不由愤怒了。我不知道是什么道理,让凶手对一个花季少年用如此残忍手段将其杀害,我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有关部门对此等灭绝人性的惨案置若罔闻。

廖梦君是接到去学校拿毕业证书的电话后去的学校。没想到这一去,便从此和爱他的父母天各一方,阴阳两别。可怜孩子被人打得脑出血、右额塌陷、七窍出血、面部伤得不成样子、有明显被拳击过的瘀伤、颈部有明显手掐瘀痕、两只骼膊全被打断、左手被捅三刀、右手被扎一刀、左腹部被捅穿、脾部被打烂、肝部有伤、肺管脱开、左腿被捅二刀、右脚面青肿、右腿一大块肉不见了、连骨头都露了出来……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更让人难过的是,受害者尸骨未寒,沉冤未雪,对于死者人格的侮辱又纷至沓来。我不知道当这些老师们扪心自问时,是否感到良心的谴责。我国第三代领导核心江泽民主席在任时就多次强调要依法治国,现在的中央政府也多次强调要依法行政,构建和谐社会。可没想到在当局如此关怀之下,在广东,又是广东再次出现了如此骇人听闻的惨案。廖梦君同学死了,凶手又一次在正义面前大获全胜,高歌凯旋。老师们又在继续教育着下一代,继续盘剥着家长。现在,廖梦君是一个让人落泪的名字。大家都在叹息这条过早凋零的花季生命,满腔愤怒地述说这条生命殒落后的反常现象。可是,善良的人就从此怕了么?未必。正如一位网友所说:

“廖梦君像上帝派来的天使。廖梦君之死开辟了一个时代。廖梦君之死必须开辟一个时代。让我们感同身受地挣扎在今夜,在明晨坚定地跟从”。

我记得三国时期有一则故事。当年,陈宫因吕伯奢被曹操冤杀一事与曹操翻脸便去投奔吕布,后来,吕布被曹操打败,陈宫也被俘获,曹操念及旧情,让陈宫投降,陈宫不肯,于是,曹操便叫着他的字说:公台,你死了不要紧,你的老母亲可怎么办呀!陈宫长叹一声说:陈某听说以孝治天下者不害人之亲,老母是死是活,全在明公您了。曹操又问:你的老婆孩子又怎么办呢?陈宫又说:我听说施仁政于天下者不绝人之后,老婆孩子是死是活,也由明公看着办了。说完,头也不回,昂首就刑。曹操流着眼泪,为他送行。陈宫死后,曹操赡养了他的老母,还为他女儿出了聘,对他们家比当初是朋友时还要好。

廖梦君的死不过是异议人士受迫害的冰山一角,几天前,高律师的爱人耿和又在首善之地被国安打得面目全非,不仅如此,高律师的子女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骚扰。我们党常说,在他们统治的今天是前所未有的盛世,中国人民的人权状况是最好的时期。可是,现实折射出了过去连坐和株连九族的暴行。难道我们的党还不如2000年前的奸雄?难道至今我们党还不知道以孝治天下者不害人之亲,施仁政于天下者不绝人之后?这恐怕不现实吧。加强执政能力已经喊了几年了,保持党员的先进性也喊了几年了。为何在中央一直强调依法治国的今天,地方政府还敢如此置国法政令不顾,大量制造冤假错案。这又做何解释?在这里我希望中央能对此高度重视,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来源:民主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