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02 天理:和谐社会与忍气吞声

品学兼优的廖梦君小同学给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的老师给残忍打死从五楼抛下来了。其父喊冤也没人受理,一桩惨案就在这和谐“稳定”中变得销声匿迹,如果“稳定”就是要人民忍气吞声,任由它人屠宰。那么,这就是根本违背胡温政府依法治国“以人为本”的精神,这种“稳定”是置人民利益而不顾的“稳定”,这与廖祖笙夫妇无缘,因为,他们的孩子给南海区黄岐中学的老师残忍打死了。

廖祖笙夫妇在这样的“稳定”下,看来可能只有甘心逆来顺受了,因为,廖梦君小同学给残杀之死一案,全是黑箱作业,丧失了公平、公正和公开这法治的原则。办案单位的素质之低下,全是用来愚弄廖祖笙夫妇。如果人们现在说中国是一个“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国家,正义的人民一定以为你是在嘲笑政府。故意杀害廖梦君小同学一案的残酷现实是,中国的那么多法律法规恰恰都是要靠这些人控制和领导的执法部门去执行的。这些人民卫士就是出现有法不依的天下奇闻!

话又得说回来,任何法律都是要人去执行的,中国的法治建设之所以不进则退问题似乎也出在某些人的身上。廖祖笙作为一个评论家,对社会的不公平事件进行公开评论是一个公民对社会的责任。但是,当廖祖笙对现行的教育制度进行抨击的时候,难免会触及一些人的利益,也就为廖梦君小同学之死埋下了伏笔。

如果说用中国的法治是 “从头烂到脚”来形容现今的中国社会也并不为过。当局一口咬定廖梦君同学为偷窃后跳楼自杀,也就是另一凶手之一的邓玉海的孤证。如果中国的司法真的是独立和健全的话,办案一方岂敢用凶手的证词?若是以独立的监督机构来调查,整个廖梦君被杀一案就会真相大白。执法犯法的现象就可以得到有效遏制,案件也不用拖这么久,凶手也不会逍遥法外。廖祖笙夫妇也不会欲告无门欲哭无泪要给死不瞑目的儿子一个公道的说法!

归根结底,一个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成坏人,一个好的制度可以防止坏人去干坏事。要不然,莫非廖梦君被杀一案一定要引起“更高一级”的高度重视之后才可得之清白?任何媒介,任何个人谁要是想揭露廖梦君被杀一案那些真正的元凶,还要经过那些政治恶棍的批准?所以,要建立一个行之有效的依法治国的法治的社会,就必须有一个与之相适应的政治制度来实行保障,如果缺乏人民的监督这个必须具备的条件,任何的“依法”也是夸夸其谈!只是那些利用法律的骗子们在玩弄自欺欺人的把戏罢了。

更加可恶的是,要是你坚持用证据叫他们给一个公道,那么你就被扣上反“党”的帽子,你就是要颠覆他们的国家政权。那么就宣告了你的人身权利将被彻底剥夺。你犯下的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逆天大罪!俺实在是搞不明白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揭露国家教育的腐败,连儿子也搭了进去!难道这就是中国社会主义的特色?难道当今政府所倡导的法制社会就是这样滥用国家公权来伤害公民的合法权益的?

廖梦君之死是国家的耻辱!胡温的依法治国的权威也就尽墨了,因为当局的假话说上一千遍就可以成为真理,这就是我们国家的现实!这就是廖梦君被杀一案的现实。可以想象,在一个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里,当局没有舆论监督的威慑力,有法不依的现实也就是从这种绝对的权力中产生出来,绝对的权力,就会产生绝对的不公!所谓的人性与法治,伦理和道德是何物,他们也不知抛到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