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04 左路的生活:包青天与法制

“在廖梦君同学遇害的第102天,学生家长依然拿不到被称为“机密材料”的尸检报告,律师也无从依法调看本案卷宗,家属、律师、记者均不被允许给梦君的遗体拍照!”

“梦君遇害之后,这个博客屡遭删帖,最多的时候一天被删帖不下于10次,向高层公开申诉的文字也被全部彻底删除。......”

这是廖梦君同学的父亲廖祖笙在他的博客上写下的悲愤的文字。

一个不满16岁的孩子的生命,就这样离开。而他的父母,竟被剥夺知晓真相的权利!正如廖先生所言,在廖梦君年轻的灵魂面前,我们2000多年有文字记载的文明史,就如一张白纸,脆弱得吹弹可破。我们除了声援、支持,还能做些什么?!事实上,在这102天里发生的一切,已经把真相放在我们眼前,尽管缺乏细节:那就是这个孩子的“不明不白”的“自杀”,在SINA上掀起的轩然大波,阻碍了某地方政府“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谁有删贴的权力,删贴是受意于什么样的权力?大家不言自明。联想到传说中的“博客实名制”,不寒而栗,难道我们真的要退回到“道路以目”的时代?

除了工作所及的相关经济法,我算是一个法盲。但我知道,法制建设是民主进程中的重要环节,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我出生在那个“口号时代”的末期,人们嘴里喊着口号,墙上写着口号,脑子里想的什么谁也不知道。那么现在呢?“和谐”不是文件里写出来的,也不是喊出来的,更不是粉饰出来的。

2000多年的历史,记录着太多的冤案,更遗漏了太多的小民的冤魂。自古以来,中国人都害怕官司上身。畏讼心理,畏惧的不是官司本身,而是害怕和官府打交道,害怕正义被收买,真相被掩埋。包青天和海瑞为什么会名垂青史,是因为“青天”的匮乏,以及世世代代的人们对青天的渴望。而包黑子们得以为民请命,伸张正义,铲除邪恶,并流芳百世,还要感谢他们手中的权力。这不禁让人悲哀。从“青天”诞生的数量上看,权力本是维持秩序的保证,而很多数情况下却成了颠覆秩序,玩弄法律,满足个人欲望的的工具。

这是一张撕扯不破的网,但从这张网的缝隙里还是透出一丝光亮。中央近几年加大了惩治贪腐的力度,一大批坏官僚纷纷落马。但愿这不是**斗争的外化。

萌在博客里写道:“我不希望大家都对我们的政府我们的法律视若无物,并轻视它诋毁它。但是我希望给被损害的被侮辱的一个声张的权利,给老百姓一个说话的出口。直到现在,我仍保持对这个世界的乐观和展望。我不希望一小群老鼠屎嫁祸于人,谋杀中国人的信心和精神。我相信,真相终会大白。沉冤终会昭雪。”

我舅舅一家都在公、检、法工作,舅舅本人原来是南大毕业的老师,后来做到县法院院长的位置,现已退休十多年。因此我稍微知道一些司法机构的情况。公、检、法机构不是绝对的垂直管理,真正管理他们的是DANG。象廖梦君这样的案子,如果政府插手了,就很难办。只能寄希望于“钦差”的到来。希望廖家好运。

我不是天生的悲观主义者,我也相信,这个世界终归要走向正义和美好。任何一个司法机构的从业者在走上这个岗位之前,都不会想到伸张正义也会障碍重重,也不是所有的从业者都在重重障碍中渐渐丧失良知。同时期待管理机制的改进,和司法独立的实现,这是最重要的。

我们不奢望“和谐”明天就能出现,只希望一个不需要“包青天”的时代的来临。

文章来源:http://renavatio.blogcc.com/
user4/zolano11/archives/2006/61211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