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04 天理:看汾江河的水,浊臭难闻!

对廖梦君同学在黄岐中学内给残杀,作为丧失儿子的母亲,她应赋有公开要求当局捉拿凶手、追索儿子死亡真相的权利,更加有权利要求黄岐中学负起赔偿廖家丧子的责任。作为当地政府,他们有捉拿真凶和起诉杀人者的责任。但是,所有的这一切,统统都没有,完完全全被剥夺或搁置了。这是怎样的一个国家?这是一个怎样的政府?

学校旗杆上的五星红旗,同时也伴随千百万颗破碎的心和廖梦君同学的血腥味在风中飘扬,操场上仍然唱着八耻八荣的凯歌。从那良知的旗杆上,我们不知人权和狗权在哪里?尊严在哪里?被老师残杀的小梦君冤魂,望着旗杆上飘扬着一面与他自己的鲜血一样红的旗帜,连吭也不敢吭一声……

此时此刻,俺的良心被驱赶着,一个不满十六岁的小孩子,就是从这旗杆下被铁棍追打,一直被打到五楼,在断气后“跳”了下来,“自杀”了。当钦定对这小梦君下毒手的时候,当小梦君踏入这学校大门的时候,当小梦君站在这面红旗下的时候,普天的黑暗在丧尽天良的血雨腥风中……

难道说我们就这样被宰割着?面对那无所不在、铺天盖地的恐怖和恫吓,在泪眼模糊之下,在小梦君倒下的地方,俺站了出来!不会退却,不会绝望。对着键盘颤抖地写下了廖梦君这个带血的名字……

因为俺天理也有一个象小梦君一样大的孩子,俺不想下一个就要轮到俺天理。只要小梦君之死一天不昭雪,凶手一天不受到惩罚,俺天理会一天复一天,一月复一月,一年复一年地写下去!不屈不挠,矢志一生,去为小梦君追寻一个正义的公道。回晌余音犹存那小梦君的惨叫声,任何的解释对于俺天理来说都是多余的了……

这正是:

滚滚汾江坑渠水,

浊臭淘尽黄岐。

是非成败园丁空,

学校依旧在,

五楼鲜血红。

黑发梦君毕业上,

遇到邓玉海。

几条铁棒喜相逢,

若问真相事,

都在抛尸中。

2006-12-02晚 于佛山汾江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