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04 天理: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斯人已去,血腥惨死之下的廖梦君在泉下是否得到安慰,这对政府如何处理廖案是个关健。我们认为:当然也包含我们这些生者,同时包含这次惨案中的死者廖梦君,还包含这次惨案之前的所有成为恶政祭品的孙志刚、李思怡等冤魂。如何面对人生面前被人活生生杀死。他们何以招惹杀身之祸?

俺天理不知道政府知不知道人民的情绪、意见和行为,这些将会是构成了社会舆论和社会稳定的基本内容。同时,人民的愤怒具有预报社会的进程、警示社会和谐之危机的作用。若果是舆论不张,信息堵塞,俺不知政府是如何了解国情民意的信息,用什么来作治理政务决策的依据。面对今天这样的一个局面,有法不依,以权代法正是这个社会严重的病症所在。

对廖梦君之死,佛山警方不相信另类人的说法,只是把这命案视为“自杀”事件。这正是国内地方警察类似事件的处理手法和态度,不敢将实情公开正是问题的真正所在,在行政机关与利益者们互相勾结的情况之下,有勇气报道事情真相的记者和敢于公开依法办理冤案的警察将会遭遇到很大的危险。但是,佛山警方在廖梦君之死一案中匆促以“自杀”了结廖案,而且媒体也害怕起来不敢报道,这似乎是有什么丑闻要隐藏。证人也在威胁恐吓下不敢作声。

由该校的几个凶手来作证自我辩解案情的发生经过,这已经是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廖梦君“自杀”的有关置疑不仅不是空穴来风,而且更是有着基本事实的根据。对这一点,佛山警方出来经自己之口澄清十分重要,事实上出来澄清这些重要的疑点,使对所有关心廖梦君“自杀”一案的国人来说至关重要。同时也针对人们对政府的诚信问题给予一个解释,让那些 “无中生有,故意诽谤”政府的人之“歪理指控”完全不能成立。换句话说,若是政府自己对廖梦君“自杀”一案的相关辩解能让人民信服,这就恰恰可以作为“诽谤”政府告他们,同时也证明政府自己的真实性和合理结案的最好证据。

当然,在现在的政治体制下,权力可以一个人掌握,廖梦君“自杀”一案如何妥善公正处理、还廖家一个公道,对于幕后人来说,一人是不可能只手遮天的。为什么?因为权力的行使还需要依靠一批下面做事的人,即需要依靠这些人才能办得成这件冤案。人是有局限因素的,受到形势、压力等因素下参与制造冤案,一旦他们解除了束缚,廖梦君“自杀”一案肯定也就会见光,那时,社会还会有持久的稳定?

当局继续利用所谓“佛公宣”的传媒题材呼风唤雨,从狐假虎威、不可一世到不声不响、不理不踩作起无赖来了,这既是无道,而且是无义,更加是无德。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一个无义无道无德的三无政府,有什么冤案不敢做出来?一旦倒台也就是咎由自取。

总而言之,廖先生所发表的置疑,绝对不是只图自己之利,逞一时之快,过过嘴瘾而已。若是当局真的是一个人民政府,就得要扭转廖梦君“自杀”一案这一被动局面,政府必须纠正廖案中的一切干预因素,切实落实有错必纠,有法必依来侦查廖梦君“自杀”一案,惩办凶手。用对人民负责任的现代政治手段来解决现代的政治问题。

如果真的要想将此案永无止境地拖下去,请当局记住,廖先生也不是孤掌难鸣的一个人,因为,在他的背后,有千千万万有正义感,有同情心,而且是不怕死的中国人在支持他!这样,无论政府于现时、将来在和廖梦君“自杀”一案的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只会是输得更惨!输得更加可怜!

最后,奉劝参与制造这一冤案相关的人: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2006-12-02晚 于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