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05 廖祖笙:公权不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

一向品学兼优的廖梦君,还没有来得及度过他的16岁生日,就刀口累累地惨死在校园之内。一个与破案八辈子也不搭界的部门挺身而出,不但干扰、阻止媒体的自由介入,还多次开会研讨怎么对外公布此事。于是,就有了某通稿的横空出世。而那通稿,世人都看到了,百孔千疮,体无完肤,且臭名昭著。

公权力越俎代庖,在这一命案中指鹿为马,紧锣密鼓编织谎言,欺骗公众和受害者家属,为杀人凶手打掩护,这不但是丧尽天良、极度无耻的表现,也是对公民知情权、生命权、名誉权与新闻自由史无前例的践踏。如果这等血案都能以强权打压新闻自由,“别无分店,只此一家”,以一通粗劣的谎言“统一宣传口径”,那么试问:这蓝天之下,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统一宣传口径”的?

公权无耻到此等境界,本已令人愤慨和痛心,更加令人忍无可忍的是,诸如此类的无耻还在蔓延。血案发生后,作为遇害学生的家属,我们夫妇俩在公权的反向作为面前不得不强忍悲愤,拖着病躯四处奔波、千呼万唤,可奔波、望眼欲穿至今,换来的又是什么呢?

“上面”不“发话”且不去说它。在当地,我们折腾到今天,陷入的是这样的一种漩涡:我们找公安,公安说去找政府;我们找政府,政府说去找法院;我们找法院,法院说去找检察院;我们找检察院,检察院说去找公安……就是铁铸的汉子,也经不起这样的踢皮球啊,更何况是一对刚刚痛失爱子的夫妇。照这样的情形下去,别说是把杀人凶手与完全可能存在的幕后主使送上法庭,就是光拿个尸检报告,让律师依法调阅“破案”卷宗,我夫妇俩大抵也得空耗余生!

光天化日虐杀学生的事都没人管,或者说没人敢管,还奢谈什么“盛世”与“和谐”?别说盛世了,就是有些乱世,也还能适度尊重公民的生命权、生存权、名誉权、表达权,并让媒体充分享有新闻自由。然而这一血案发生后,我们看不到这些公民权利和天然自由得到了起码的尊重——廖梦君光天化日被衣冠禽兽残忍杀害,还得背负一个莫须有的污名;相关方面协同作恶,不敢亮出尸检报告和“破案”卷宗,也回答不了我提出的近80个疑问,却又迟迟不肯为遇害的学生正名,或是逮捕杀人凶手与幕后主使;我夫妇俩为亡子申冤的行为受到严密监控,现在就连凌晨3-4点都有人猫在我的博客里删帖;媒体噤若寒蝉,哪怕是辛辛苦苦采写了整版的专稿,也无法如期刊登……公权恃强凌弱,无耻到这样的地步,鬼才相信这样的境地是盛世,并拥有真正的和谐!

可以这么说,事情发展到今天,廖梦君遇害事件已经演变成了公共事件,它不仅把某些公权力的无耻和蛮横放大到了极致,也与每个家庭每个人的未来息息相关。因为它关乎公权行使、法制建设、教育公平、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公权行使者连尸检报告和“破案”卷宗都不敢亮出,却还想以无赖的方式继续装聋作哑下去,以为这样就能强行支撑阳光下的弥天大谎。如此,试问公权的荣辱观念在哪里?

当然,我相信此事件会导致这样的局面,与幕后主使和包庇者的来头不小大有关系,否则不会连省级领导、军区领导、新闻社主编、著名人士等等也徒谈奈何。但不论黑手的官位多高,他终归也得有良心发现的时候吧?终归也得反省一下自己的职务行为吧?难道为了你个人的仕途前程、身家性命,就可以永无止境这样操纵下去,不断放大公权力的反向作为和无耻?

我为什么坚持每日更新我博客上梦君遇害的天数?我就是要让世人看看:那些以“公仆”自谓、实则干着欺压百姓、漠视民生疾苦勾当的官僚,他们是怎样占着茅坑不拉屎,是怎样麻木不仁,无耻之至的。这一血案若真放下功夫去查,要不了几天时间就能水落石出,可几个月时间过去了,相关方面要么推说“人手不够”,要么就一天天这样装聋作哑,迄今还是处于没人管的状态。网民炮声轰轰,却轰不破那些无耻官僚的脸皮。难道某些官僚的脸皮已是厚比城墙?

公权的堕落将直接导致整个社会的堕落。一个社会要有序发展,首先就得对公权力的行使方式进行有效的约束。然而,不单从这一事件中,从以往太多的人事里,我们分明已看到在这片土地上,对公权进行有效约束的土壤并没有形成。因此也就有了公权的肆意妄为,乃至疯狂到了可以草菅人命的地步。

毛泽东说过,人不要脸,事情就难办了。

公权如果不要脸呢?岂止是事情难办,对寻常百姓而言,天也差不多快要塌下来了。因为对单个的社会成员而言,就凭你手中的那点资源,你如何去和肆意妄为的公权抗衡?如何去应对公权巧立名目的盘剥?

纳税人月月纳税,就是用来供奉“公仆”们包庇杀人犯、装聋作哑、推三阻四或是专职删帖的吗?

亲眼见证了公权的种种无耻,我对这世道深表忧虑。虽然我的声音已日渐嘶哑,但我忍无可忍,还是要大喝一声:公权不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