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08 东南快报:9岁女生疑遭教师殴打突然死亡

http://www.qianlong.com/2006-12-07 05:47:00来源:东南快报

背部伤痕累累


12月4日下午4时左右,莆田市秀屿区芴石镇田头村年仅9岁的二年级女孩郑少娟,被老师从学校扶回家一个多小时后,口吐白沫离奇死亡。

据同班同学郑军(死者弟弟)和郑嘉生说,4日上午上数学课时,女老师梁丽玉曾用扫把棍打郑少娟的后背和头部,致使郑少娟后背流血。

而莆田市秀屿区教育局副局长施夏迪说,据田头小学陈校长介绍,事发当天梁丽玉并未打郑少娟,并且该校平时也没有老师体罚学生的情况。

那么,当天郑少娟到底经历了什么?梁老师到底有没有打她?昨日,记者在当地采访时,秀屿区芴石镇派出所一负责人透露,由于目前各方说法存在较大出入,所以必须等尸检报告结果出来后,才能定论。

学生:梁老师曾用扫把棍打她


4日,田头小学二年级(1)班上午的三节课都是数学课。郑少娟的同班同学、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郑嘉生说,上第二节课时,梁丽玉老师叫大家做作业,当时郑少娟偷看右边同学的作业被发现后,梁老师从教室后面拿起一根扫把棍打郑少娟的后背,刚打几下,郑少娟就哭了。

郑嘉生说,梁老师经常用木棍打他们,班上很多同学都被她打过。家属拍下的郑少娟尸体的照片中,记者看到郑少娟的后背上一条条伤痕清晰可见。

郑嘉生和死者的弟弟郑军还说,打完郑少娟的后背,梁老师还打她的头部。郑嘉生说,这期间大概持续了1分多钟,最后,梁老师用木棍顶郑少娟后背,叫她转过身去,棍子的头都被顶裂掉一块。

坐在郑少娟后一排的弟弟郑军说,整个过程,他看得非常清楚。他说,姐姐哭了后,梁老师还不停地用木辊顶她后背,还打她的头,叫她把眼泪擦了做作业。郑军说,以前他也被梁老师打过。

昨日在田头村,记者试图采访二年级(1)班其他同学时,家长纷纷把孩子叫开,不让他们接受记者的采访。郑军说,之前,警察已经向他们询问过,所以大家都很怕。

家属:被送回后不久死亡


被打后,同学们看见郑少娟扒在桌子上,显得很没精神。

郑嘉生说,4日下午上第二节语文课时,郑少娟被林老师叫起来,问她怎么了,她说身体难受。林老师走出教室,叫三楼办公室的梁老师下来,2人在教室后门的水井口边说了一会话后,梁老师又上去了。

郑嘉生说,由于他坐在教室后门口,所以看得非常清楚,但他没听清楚老师在说什么。

回到教室后,林老师叫郑少娟出去。郑少娟走出教室后门口约4米的地方摔了一下,郑嘉生说,林老师一边扶她起来,一边叫郑军出去,后来林老师和郑军一起把郑少娟往她家里扶。

“我当时正在离村一里多的寺庙里干活,是西田卫生所分所郑阿养医生喊我回去的。”郑少娟的堂叔郑飞芳介绍,4日下午3点多,他听说郑少娟快不行了。由于郑少娟的父亲在温州打工,母亲在东莞打工,郑少娟和她两个弟弟一直都由郑飞芳和她奶奶照顾。

郑飞芳说,回到家时,他看见郑少娟口吐白沫,心跳很微弱,一旁的郑阿养医生叫他赶快拨打120,下午4点40分左右,120急救人员赶到现场,但郑少娟已停止呼吸。

随后,郑飞芳给郑少娟父母打电话。当晚10点,其父亲郑凤兵赶到家。次日凌晨3时许,郑少娟母亲林秀容也回到了家。看见女儿的尸体,林秀容当场昏了过去。

出诊医生:赶到时郑少娟一直昏迷


西田卫生所分所医生郑阿养是第一个给郑少娟诊断的人。她说,她赶到时,郑少娟嘴角吐出很多白沫,两眼无光,心跳很弱。

郑少娟奶奶使劲掐她的人中,人中都被掐破皮了,但郑少娟还是没有醒过来。郑医生说,当时郑少娟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她意识到情况很危险,便跑去叫郑飞芳回来送孩子去医院,郑飞芳回来后,拨打了120,约4点40分,120救护人员赶到现场时郑少娟已停止心跳。

教育局:小学校长称老师没打人


事发后,家人怀疑郑少娟的死与梁老师当日上午打人有关,便将尸体抬到学校。因此,田头村小学5日、6日被迫停课两天。在当地政府和警察的干预下,昨日,郑少娟尸体被送往莆田市殡仪馆冷冻。

莆田秀屿区教育局施副局长介绍,今日上午,田头小学将恢复正常上课。对梁老师打人一说,施副局长说,据教育局初步调查时,田头小学陈校长称,梁老师当日并未打学生,该校平时也未出现过老师体罚学生的事。

昨日,记者试图联系被指打学生的梁丽玉老师、送学生回家的林老师以及学校负责人,但均无法联系上。

在芴石镇派出所,一负责人向记者透露,12月4日当天,梁老师是否有对郑少娟实施过暴力,被调查的师生说法分歧很大,但该所已经就此事进行调查,待郑少娟的尸检结果出来后,对其死因方能定论。本报记者弓少星/文陆乙鑫/图(来源:东南快报)

新闻链接:http://society.qia nlong.com/4330/
2006/12/07/news200612070546169783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