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08 廖祖笙:刺激一把,杀个学生玩玩吧。

倘使时光能倒流,那么我必定送孩子10个字:宁可不识字,不作读书郎!

请得起家教的,最好请人在家教育孩子,而且家长最好时时刻刻亲眼看护孩子。没能力请家教又想让孩子活得长寿些,则最好把孩子拴在家里,哪怕他(她)一生是个文盲吧,也比你亲手把他(她)送到学校去让老师虐杀强一些。

读书啊读书,读书固然重要,但若是为着读书要冒着家破人亡的风险,那么这样的书不读了也罢。

事实已证明这绝非激愤之语。在教育领地早已转化成盘剥百姓阵地的时代,有些手执教鞭者是可以傲然得手执屠刀的。你的孩子不在校园内出事则罢,一出事,八成也得同我一样,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凶手得逞后,帮凶涌上来,为了维护那阵地的“清誉”,他们是不遗余力,什么伎俩都能耍出的。

街头的地痞流氓,为了争“码头”,可以大打出手,可以遑顾廉耻。利益集团为了校园的高收费和乱收费能延续,同样可以痛下杀手,并不择手段地掩盖血腥。

你在网络的那头看不到我的神情,但无奈和悲哀已是写在我的脸上了。我这边在说公权不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半夜还有人猫在我的新浪博客里删帖……那边呢,如何?

照样连日来深更半夜有人把置顶帖一再删入博客的回收站,8日凌晨甚至再次彻底删除!到目前为止,该帖被删无数次,累计丢失跟帖逾6000条,累计丢失阅读数逾30万。我夫妇俩痛苦得夜不成寐,删帖者也“勤奋删帖”夜不成寐。如果来者深夜看不到此博客的置顶帖,那么就到我的搜狐博客去看看吧。要是您想看的话。

别的帖子他们也照样是想删就删。你说没有言论自由,他们连装作有言论自由的样子也“不屑于”做出了。宪法白纸黑字,极具观赏性,但也只能是让你观赏而已。

一个学生在校园内被无辜虐杀,竟有人不让媒体自由报道,既不肯出示尸检报告,又不让律师调阅卷宗,对我提出的近80个疑问也无言以对;请求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督促或判令相关方面查明真相,把尸检报告与相关材料复印给我或律师,检察院和法院又不受理;向多方面千呼万唤,人民“公仆”又纷纷置若罔闻;网上喊冤,也一再遭到这般对待?如此,我该上哪儿去讨公道?我能上哪儿去讨公道?

不胜悲凉。深夜面对梦君的遗照,我唯有泪水盈眶,痛彻心腑。谁说中国没人权?中国的人权状况比西方国家“好”一万倍!廖梦君在校园内一命呜呼之前,一定是万分“庆幸”他投生在中国的。

福建莆田又有一个学生疑遭人民教师殴打致死。她的父亲没有揪住教育部部长不放,没有脑袋发热说要彻查教育部,但愿她家能早日为惨死的孩子讨回公道。 

也但愿这家人的孩子不会又像是湖南永州惨死的那个学生一样,竟是被患有“精神病”的老师给打死了!

倍受鼓舞的人民教师们,往后总算是可以对学子们大开杀戒了。杀人“不犯法”,而且有公权拼死把你保护,你还等什么?你还怕什么?教书教得闷了,那么就刺激一把,杀个学生玩玩吧。

2006-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