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09 天理:政府为何总靠不住?

记得一千多年前曾参与“永贞革新”的柳宗元在《送薛存义序》中说:“‘势不同也’,精当之至”。“势”者,情势、具体情况之谓也,即地位、权力、人际处境之类。官在上,民在下。人间许多事,按理论,谁都承认该如何如何,但实际,你却不敢或无法依理而行,硬要认理或明知不可而为之,那么,就要陷自己于困境甚至碰个头破血流。

大家都在关注、追寻着廖梦君遇害的真相。然而,事实就是,佛山当局对这案件不立案了,真的廖梦君遇害已渐趋沦为一件平淡的政治事件了。如何面对自己的血腥污浊,终于成为了统治者的政府最大的难题。人们强调历史之罪的救赎,但现实却是凄凉与无奈。道歉与反省,必定会是当局付出极大的政治代价,当局已经认为廖案成为政治和利益的一部分。网民也应该懂得哪些是该说的和哪些是不该说的了。

话又说回来,网友在坚持真理时是要付出代价的!最好不要将真理太执着认真了。我们得知一些勇于说真话的人,也统统惨遭打击报复。据说在有的地方,最后的检举信会被平平整整地放在被检举的官员面前。人们总是说正义是要战胜邪恶的,但是为什么只看到的是 “惟有牺牲多壮志”的壮丽画面?

廖梦君遇害一案是否得以昭雪,许多人兴起无限。谁也知道人类的历史是一部受苦受难的血泪史,没有统治者能够保有一双干净的手。于是,在面对由于自己的失误和不负责任的决策时,当政者既缺乏为人正义献身的人民公仆的豪情壮志,而且,还在夹杂 “棍棒底下出孝子”的狗屁古训。以为用强权就可以让老百姓屈服。当然他们不会理会人民咒骂这些“爱民如子”的狗官。至于后来被老百姓戳着脊梁骨骂的政府“狗官”,已经不是恐惧而是兴奋而且是得意极了。

当然,对于不肖子孙怎么不严格管教俺可不知。幽黯的历史总是充满了罪恶的,事过境迁之后,到底是会有多少个老百姓拥护这个政府?谁也不敢站出来呐喊和指责?可能是人人索性都学乖了。这样的论断并非无理。若真的如此,那么廖梦君遇害一案不只是廖家的悲剧,更是时代的悲剧了!也是中国人类历史上的悲剧。

正因一个国家在法治上有一只不干净的手,在廖案犯下了一系列的错误和悲剧,将共产党的政府从错综复杂的事件的悲剧中形成为加害于廖家的万恶不赦的妖魔。要掩盖廖案真相的人又何尝不是如此?这何尝不也是在拷问整个统治者的道德与情操?

法治之路是政府自己走出来的,口碑也是政府自己建立的。政府在廖案真相一案中的处理手法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这与“永贞革新”时的柳宗元深思说过的:“地方上的官员是干什么的?是民众的仆人而不是奴役民众的。”可是政府的官员也可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呀!

但是,拿纳税人的钱而不认真为百姓办事的官到处都是,说白了就是岂止不认真,而且还要敲诈老百姓。按说,古时候官大人贪贿如盗,老百姓敢叫他卷铺盖走人。但是如今,连柳宗元那时代也不及。所以,要想现在的官能“官为民役”?发梦吧。最多也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梦想。

2006-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