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09 天理:从廖梦君遇害案看人民“公仆”与人民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俺天理琢磨很久了的一个词:人民!在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里,人民应该是一种很高的身份,而且也是很有份量的一个什么来的。小时候看电影,最终的就是什么“我代表人民……”。记得有一首叫什么来的歌,其中有这样的歌词:“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这首歌当时是风靡大江南北的。

所以,“人民”一词应当是一种身份。看一看现在什么都是人民的,如: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民警察,人民……连官也叫“人民公仆”什么的。政府的办公大堂多数都挂着一牌子,上书“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但现在俺天理疑惑想不通的是,谁是人民?这真的是令人费解。那么,我们来听听中国的商店售货员关于“人民”的理解,就可以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当顾客对售货员的傲慢表示愤怒时,说:“你是怎么为人民服务的?”售货员当然也振振有辞:“我为人民服务,但不为你服务。”顾客顿感奇怪:“我就是人民啊。”“你就是人民吗?你能代表人民吗?”售货员据理力争。当然不是,顾客决不是人民,也不能代表人民,他只是人民中的一分子,所以,顾客不免有些理屈,而售货员则优游自得:“对不起,我为人民服务,但不为你服务。”

这听来是不是很怪?为人民服务,但不为任何个人服务。那么俺也不知这国家的人民是怎样组成的,生存在这国家的你,我,他,当然也包括俺天理和失去儿子的廖祖笙,任何一个人都是人民的一员,但又不算是称作为“人民”,因为,为人民服务的衙门不帮助人民的一员的廖祖笙。“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和“为人民服务”这是理论上的说法,宣传时的说法,真正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民”是为“人民”一词的那些人。

过去,反映民意的途径,主要依靠传统媒体、政府机构等。但现在,社会的进步和互联网的出现,为人民的言论表达开辟了新通道,传递的信息更直接。数以亿计网民的声音汇集到一起,民间声音对社会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当然,传递过程难免有所折扣。但传统媒体、政府机构等对弱势群体利益被忽视,地方官员自己是人民的“公仆”,爱挂上一张“为人民服务”的牌匾,但用不作为来对他们的人民,在千百万网民的面前,不是一句“不作为”就可以敷衍过去的了。同样也不是一句玩忽职守就能解释得了的。

廖梦君遇害问题上,“公仆”们对廖祖笙确凿提出的事实而不顾,为了维护所谓的权威和形象,不择手段地为自己的错误行经进行抵赖、推脱,对廖祖笙的正常申诉采取一概不予理会的办法,完全暴露了其沦为既得利益集团代言人的嘴脸,丧失了国家机关公正、廉洁、清政的起码品质,不惜牺牲国家的公权、人民的厚望、法律的尊严。

难道说廖祖笙这等弱势群体一生下来就注定要被“修理”的?他们也许不需要“公仆”们廉价的同情,他们也不在意自己是否会得到优待,但也不是随便欺侮都可以的。他们要的,只是公平,这社会最起码最基本的公平。廖梦君遇害问题的案件,当公平永久地失去,当正义远离了真理,就是最危险的时候。他们可以忍受一时的屈辱,但他们也有自己的力量,而这种力量一旦爆发,谁都逃脱不了。

最后,借一网友的跟帖来结束这评论:“矿工不断死去,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因为我们不用下井;农民工被欠薪,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因为我们还没有被欠薪;贫困儿童失学,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因为我们自己的孩子还有书念;穷人看不起病等死,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因为我们还付得起医药费;农民土地被强制征收,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因为我们不需要种地;妓女被拉到大街上公开示众,我们没有为他们呐喊,因为我们还不会被示众;等到哪天不幸降落到我们头上,谁来为我们呐喊?”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丧钟就是为你而鸣。一个不为社会公正呐喊的人,就不配得到社会的公正!

2006-12-09中午于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