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10 博野的BLOG:廖梦君“自杀”是一个独立事件吗?

在社会事件中,一些事件属于独立事件。也就是说事件的发生具有随机的性质,与事件发生周围的人文环境及事件各要素,并没有必然的横向与纵向的相关性。比如最近发生在青岛街头的“歹徒为抢手机刺死少女被害人曾是跨栏冠军”的事件,歹徒抢一个15岁女孩子的手机,女孩子家里很贫困,好不容易省吃俭用攒钱买的新手机,挂在自己的脖子上,那种单纯的喜爱是多么的幸福呀,女孩子当然万分不舍得就这样被别人抢跑,本能的反抗是必然的。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歹徒竟然为了得手而用刀子捅她的脖子,而最终要了她花季的性命。但是,通过我们的感觉和理解,这个事件的各要素之间,没有必然的相关性或者说相关性不大。就是说,在相同的社会环境下,这个歹徒有必抢得必然性,但是抢谁或杀谁,确是随机性的。这样的事件相关要素与社会环境有必然的联系,但相关要素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还有一类事件,就是与上述类型相反的事件即非独立事件。这样的事件的发生与社会环境有一定的必然性,但是,事件的个要素之间也存在着内在和直观的逻辑。也就是,在特定的社会环境下,事件的参与者之间,参与者与社会存在之间,都有横向和纵向的逻辑联系。这样的事件就是系统事件。系统事件并不因为事件表象的简单性而能够得到立马的解决,而往往在简单的表象之中都掩盖着较大的背景。就像水面之下的冰山。这样的事件往往也是复杂事件。

比如廖梦君“自杀”事件,高莺莺“跳楼”事件和黄静“猝死”事件等。

廖梦君事件的发生,按其父著名作家廖祖笙的说法是“黄岐中学的乱收费、高收费由来已久,在全国义务教育实行“一费制”收费后,也还一样在乱收费、高收费。我儿念初二下学期时,我已在黄岐购房多年,该校却仍然要我孩子念高价,我为此给该校写了一封信,题为《坚决抵制教育乱收费》,拒绝再被盘剥。校领导把我找到学校,表示可以“特事特办”,此后也果真对我孩子实行平价收费。” (廖祖笙的搏客)

“我也仔细读了廖祖笙在其子死前关于教育的一些时评。锋利大胆,并且指名道姓。这本是一个有忧国忧民品质的杂文家的本分。但目前有很多人认为这直接造成了廖祖笙儿子的惨死,更有人认为廖祖笙间接害死了自己的儿子。真是悲哀。如果事实真是如此的话,那么杂文该死,杂文家该死,鲁迅先生您害了多少人啊?!”(摘自海幕下的铁轨的BLOG——谁来庇护普通人的脚步)

因为孩子的上学问题,教育乱收费问题,学生廖梦君之父廖祖笙的行为和言论与廖梦君学校及社会结构之中的重要的要素——教育管理者之间发生了一些负性的联系,这种联系的结果,致使廖祖笙之子“自杀”的直观事实。

在法律上,我们重视证据。但在对证据和事实的求证过程中,我们依然要注重基本的逻辑与推理。也更要重视直观判断的重要性。因为,只要是在同样一个系统中存在着的人们,都存在合理的经验判断。如果一个案件的结论,仅仅存在于公安部门的简单结案,而被普众严重的质疑,这样的结案有什么意义吗?这样“掩耳盗铃”式的、经不住逻辑考验的结论,是我们公安部门在“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吗?

我们要问:廖梦君“自杀”是一个独立事件吗?我想,只要有一点社会责任和人的良知的人,都会给出否定的回答。

我想,对于许多系统事件的缺乏公众信度的“结论”,都是对普众的不负责任,都是不严肃的。当然,对系统问题结论的简单化,也是回避问题和责任的现实方式。

我倒觉得,大众的沉默,是对系统的彻底失望。而现在,只有廖祖笙却还在希望着……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u/47537356010006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