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10 时寒冰:我诅咒恶魔永沉地狱

今天,距离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难日——2006年7月16日——已经4个多月了。

这件惨案,一直重重地压在我的心头,让我艰于呼吸。我是事发后几天知道的,震惊之余,给廖兄打去电话,廖兄声音哽咽,充满悲愤,也充满无奈。当时,我劝廖兄静等警方的调查结果。然而,当地宣传部门,却拿出了一个“漏洞百出”的通稿,封堵媒体的嘴巴。有关质疑,廖兄一条条列出,整整1万3千余字!然而,石沉大海,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一个天真可爱的孩子的死,竟被说成是暴徒一般的罪有应得。且不说事实本身,单就这种冷酷的言辞本身,就足以让人心寒彻骨!

当人性丧失,暴虐还能够想象吗?

2005年5月19日,《南方周末》刊登了一篇令人震惊的报道《福州警匪勾结杀人夺财公安部督办真相大白》,福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振忠(现出逃境外,追捕中)等人,与歹徒勾结,枉杀无辜,侵吞其财产。被害人竟然被射150余发子弹,杀人者包括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刑警大队长刘雄(曾获“全国优秀民警”)、重案中队长陈世滨、刑警沈思忠、郑明以及岳锋派出所刑警中队长郑军。

这起惊天大案经公安部批示,最终才得以水落石出。

许多人看完报道,恐惧之感驱之不散。因为,那种黑,已经黑得超出了人的想象。没有被曝光出来的黑,又会是怎样的黑呢?

廖梦君遇难后,有关部门何以如此急切地统一口径,如此兴师动众地封堵媒体?

呜呼!梦君,可爱的孩子,你的父母现在终日以泪洗面,绝望黯淡了他们全部的希望和寄托,你也在灵间因心疼父母而无奈地哭泣吗?倘若你的确是被人残杀,你也在灵间拿那些害你的恶魔无可奈何吗?

呜呼!梦君,可爱的孩子,倘若你的确是被人残杀,你在九泉之下,能够感动上天,赢得上天的怜悯,给你苦难中的父母一个真相吗?你能感动上天,让恶魔尽快受到人间和灵间最残忍的刑罚的惩处吗?

呜呼!梦君,无辜的孩子!呜呼!廖兄,无助的兄长!

这并非惟一的血案。

不久前,与朋友一次相聚,谈到高莺莺案,我突然失控,趴在桌子上号啕大哭,让朋友们不知所措。我长时间哭泣,委屈得难以自抑。我们生活的是什么世道!

是的,惨案让我艰于视听。那些日子,我仿佛能够听到冤魂的哭泣,内心难以平静。如果我对冤魂的控诉充耳不闻,我是否成了恶人的帮凶?

高莺莺案,同样的漏洞百出,最后,被惩罚的却是一位为女儿喊冤的父亲。我无法了解真相,但是,我担心,恶棍强奸了一个无辜的少女,然后,再去凌辱一个为女儿鸣冤的可敬的父亲,给他扣上屈辱的帽子。

当时我愤怒地写道:高父不是没有感到恶魔的可怕。他迟迟不肯交出惟一的证据,肯定经过了深思熟虑。他已经无法轻信任何人。然而,最终,他还是交出来了。随后就有了内裤的精斑是他所留的结论。高父甚至在被拘留起来以后,尚且不知道这个结论。苍天啊!睁开眼睛看看这一切吧:当年的涉案人员,依然在专案组中;专家竟然认为,坠楼会把钮扣摔错位……这些专家难道不是人母所生,因而才具有了我等仰视而不能及的大智慧?

我甚至怀疑,这一切是否真的发生在人间!

程序正义是结果正义的根本前提。如果程序是非正义的,结果也难有正义可言。

也许,这位可怜的父亲再也难以翻身,也许这个案子再难改变——倘若惟一的证据真的是被篡改,一切似乎都成定论。身处铁窗的高父,你在为女儿的冤案不伸而啼血吗?你在为自己被以毁灭人伦的手段侮辱而承受愤怒之火的燃烧吗?

从交出内裤的那一刻,高父的命运已经不再属于他。这是一个自称为法治国家的奇耻大辱!没有信仰的司法的守护者,当它沦为邪恶的帮凶,它所造成的破坏力将远远超过最邪恶的歹徒与最冷酷的屠夫!当司法公正为恶魔阻挡,人类还如何找到良知的归宿?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上天绝不会一直默认恶魔的胡作非为。

丧尽天良者,天必诛之!

我诅咒那些邪恶的恶棍,愿他们的灵魂永存于地狱的大火之上,接受最炙热的烧、烤,以迫使他体验他所陷害的人的痛苦!

苍天在上,倘若我的诅咒是错的,倘若是我冤枉了那些人,我愿意承受我所诅咒他人的惩罚与痛苦,为自己错误的诅咒赎罪!

2006年12月4日凌晨

文章来源:http://shihb.blog.sohu.com/23633435.html

(廖祖笙注:时寒冰先生系著名时评家、时评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