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14 sugeerqiwuyi:文啊文

(微型文学 虚构之作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办公室,一团冷酷的大脑在阴森气息里飞速运转。一干人都已派出去了:狰狞的、伪善的、硬的、软的、精密窜通的、假痴不癫的、咄咄逼人的、躲躲闪闪的……务必将廖祖笙的儿子“偷盗”后“畏罪自杀”做成事实,不能让人知道的,要一概掩盖和封锁,包括死者家属的取证要求。当然,适当的时候我会让你取证,不过得按我的程序走,在我们统一好,取证完以后,你才可以在我的监视下取证;而该让人知道的,要精心设计,弥合修补,然后组织采访问答,技术审核,效果演绎,最后播映宣传;其间若有不符合要求的要推倒重来。以往好几次都整砸锅了,弄得我颜面尽失,形象扫地,我被骂作拙劣的导演,世间一片谴责,教训惨重啊!所以这回一定要做得天衣无缝。

喔?你说人家好多线索微渺的大案都几小时告破了,我这里线索又多又不复杂,却长时间不能破案?这有什么奇怪,此案非彼案嘛!人家那是先发案再破案;我这是先定案再圆案,完全是两个概念。你不知道我近来有多辛苦哦!这案子花半个月一个月不算久,只要不超过高莺莺……唉!可恨这佛公宣,还都是经过世面的老江湖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案子办得漏洞百出,才让我如此被动,案发好多天开了多少会定下一个稿,现在又要把邓的七处刀伤改成十处,把偷书加码到偷电脑;有人还建议置放一点病毒到电脑里,然后定他个反革命破坏罪。问题是如何糊弄得了公众?伤脑筋哟——噫!有了有了,就说是实习生办的案,很多地方没有仔细勘察。年轻人缺乏经验,可以理解,说得过去。[忽然又转成愁脸]可是这许多的漏洞如何补呢?补一个漏洞就需添加一百个谎言,十个漏洞就要一千……怎么才能担保不出现更多破绽?

[突然不耐烦地摘下帽子一掼]妈的,破绽就破绽,有谁质疑,老子就封,封不住就抓。

[唤下属人员过来]“你们这些天工作做得怎么样了?各个媒体都打过招呼了吗?继续严密监控,对那些有正义感的时评家给我盯紧点。”

[下属恭敬地]“是,都打招呼了。但据小丫们报告,我们的人多次在网上套姓廖的底细都收效甚微呀,姓廖的好象有所警惕。唉!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哪些证据,所以这案发经过不太好编呀!”

[对下属心不够硬、脸不够厚很不满。鄙夷地看了一眼]“把现场见证、尸检报告包括事后制造的有利证据都用上,把不利的全隐去,销毁。所有证词让证人盖好手印不准翻案。那几个在场的校工还有办案人员,要他们跟受伤老师化解误会,口径一致。记住,即便口径一致也别让人接近,尤其是外国佬媒体。[小声地]那笔给受伤老师‘勇搏小偷’的见义勇为奖金不要一次性给,要慢慢给。以前有例子的,人他妈的得了钱跑到国外就把真相给抖出来了。”

[下属会意,但仍有犹疑]“可是……还有那几个凶手——不不不,那几个参与抓‘小偷’的勇士,要是犯事被抓了,供出了这件事怎么办?”

[发怒]“怎么?你们抓他们了?不要饭碗了?你知道他们何等来头?他们是……[赶紧用手捂嘴,险些泄露机密,摇摇头]他们得了钱,手头不缺钱用,短期内不会犯事,犯事也只会栽在我们手里。至于以后嘛,除非我们是泥菩萨过河——自身不保,否则不会有事。你们知道不?要是襄樊的孙书记不倒台,高莺莺的案能翻出来吗?不过要真到了那一步也顾不得了,该抓的就抓,该杀的就杀。一切随事态发展灵活运用。”

[几个大拇指同时竖起来]“哈哈,高见!”

[远处传来廖家悲呛的哭泣声]“呜呼我儿,何时地狱低见抑或天堂高见!”

文章来源:http://club2.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1218218&pag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