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19 天理:畜牲的凶残,人性的堕落!

如果说廖梦君被残杀这案子没黑幕,谁相信?今天,在《“廖祖笙儿子死亡案真相大白”纯属谎言》一文的跟帖中,又看到“无主浪人”动杀机了。“无主浪人”恶毒警告廖祖笙,说他很快就会见到他儿子了。看看吧,那几个恶毒“围剿” 廖祖笙的马甲心黑手辣的嘴脸,已经是暴露无遗了。“一个优秀学生被人叫到学校去一下,死得那么惨,给他冠上“小偷——行凶——自杀”的恶名还不够,现在,有人还要把他父亲的命也给拿走?某人中考前两天打梦君,已经暴露出了杀机。今天,我们在这里又看到有人暴露出了杀机!”(一网友告诫说)

老夫子曰:“人之初,性本善”。可见“无主浪人”这些残杀廖梦君之徒并非是自出娘胎便如此残暴。其实,他们作为社会之一份子,除了食、色、性之外,应该还有些廉耻和道德。但是现在正是这些凶残者跳出来向主子表衷心的时候,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现在不表,更待何时?它总是要跳出来表演的。像“无主浪人”这样的小丑毫无人性,不难辨别为何廖梦君被残杀案一片迷雾。更加深信凶手像“无主浪人”等都潜伏在暗处,伺机出来作恶。有他们的存在,谁敢去做张志新、做林昭?不管他们信不信,因为,在高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剑的寒光下,敢于不顾一切舍命为自己的权利抗争的廖祖笙们毕竟是极少数。

在这样的一个有法不依、无法无天、凶手横行、冤魂遍地的时代,人民只有被镇压和被奴役的命运。做人,固然记着“举头三尺有神明”,大禹治水,堵不如放。但在现实中,这样的简单常识,不是人民不明白,而是握有行政管理权的官员,也就是所谓的“公仆”们不明白,或者不愿意让被管理者明白。“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抱着这古老的毒害中国人几千年的专制信条,是绝对没有出路的。

是人民依政府而存在,还是政府因人民而产生?这问题宪法中规定得很明白,应该是这个社会的一种简单常识。人的尊严包括不被歧视,不被非法强迫,不被无端怀疑。公民信任自己的政府是一种权利,政府信任自己的公民却是一种义务。公民被自己的政府信任也是民主政治派生出的一种权利。在特定条件下,人的尊严比他的生命还重要。政府如果针对某个公民提出不信任要求,必须要有法律明确授权。这是公民被信任权利的体现。除非法律特别规定,公民没有向政府证明自己可以被信任的义务。政府相信自己的公民是维护公民的尊严最重要的体现。要知道,人的尊严是人的权利的重要内容。

因为,治人者终究是极少数。人性的堕落,并不仅限于统治阶级。有人说: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话并不全对,当然,人性丧尽者不在此列。但是,如果仍将“防民之口胜于防川”进行到底,而对社会的弱势群体无动于衷,或者对弱势群体采取歧视的态度,甚至发展到将无辜者廖梦君那样摧残致死,那就不仅仅是政府的失职,而是政府的犯罪了。

在这样的一个没有民主自由、法制不健全的国度里,人民的言论自由不但没有丝毫的改善反而在不断恶化,一方面大批农民、下岗工人、普通老百姓生活日益困苦、走投无路,另一方面贪官污史日渐猖獗,黑社会遍地开花,警匪一家,政匪一家,有法不依,无法无天,甚至是草菅人命。对这些国计民生的大事,民众通通被剥夺发言权。这不是天灾而是人祸。而人祸的根源是什么?

俺天理不知他们所说的“公正”何来?种种法律也约束不了一个人的心,而且更关键的是,他们以法律的名义,制造法律上的不平等!他们以法律的名义,践踏着法律的尊严和神圣。自古是升堂问案,裁决是非。如今的执法却是按上头的旨意来办案的,办案的标准是否公正?人民是有目共睹的。但若是办案的不是本着法律的精神来办案,只凭上头的旨意违法胡来,甚至制造冤案、假案,监控传媒,掩盖真相。这样的一个缺乏依法治国的社会,纵然嘴巴说得好听,也无法构建一个真正和谐和稳定的令人满意的社会。

最后,俺天理要警告“无主浪人”们,廖祖笙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和你们的主子就是千古罪人!

2006-12-19于廖梦君遇害地——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