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20 mingming05:对“释疑”的质疑

作为执法机关的公安部门,所做的结论性意见,必须具有充分证据能够证明被认定的事实证据,又必须是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的。然而佛山警方所做的几个结论能否达到这样的要求呢?很显然不能达到!他们的“释疑”,对廖祖笙和广大民众的疑问一点也没有能够释疑。再问:

一、廖梦君进校领取物品的时间。校方称:廖梦君4点30分左右领走了物品,而廖梦君的母亲证实两人一起逛商场又购买体育彩票,而彩票廖带在身上,彩票上应该有购买的时间。从4点11分接到电话,扣除路上的时间,再由彩票上的时间相印证,应该能够得出廖梦君进校的时间,而这时间与校方所说的时间是否有矛盾?为什么会有矛盾?是廖方或校方故意制造的矛盾吗?为什么故意制造时间上的矛盾?矛盾是否得以排除?警方应该公布从廖梦君身上提取到的彩票证实这一点。

二、认定廖梦君偷窃,证据是:1、邓的证言;2、现场廖梦君的鞋印;3、打开的抽屉。那么邓,作为两个当事人中的一方,且是利害关系人,公安机关不应该在廖梦君不能开口说话的情况下,仅凭邓一人的说法作为依据,向人们描述了廖梦君那天在学校里的行为过程,很显然这是偏听偏信,先入为主,不能令人信服。关于现场的鞋印,廖父称警方提供给他的全是一只脚的鞋印,而且是梦君遗体上丢失了的一只鞋子的鞋印。警方对现场所提取到的鞋印是否只是一只脚上的,“释疑”没有做出说明,而纵观其“释疑”关于鞋印的说明,只是在教工之家的窗台上提取到两个鞋印,在其他现场所提取到的鞋印是否如廖父说的一只鞋印,为什么不做出说明?如果是,廖梦君只长了一条腿?还是他单腿跳跃着在办公室并行窃的吗?在留痕条件相同的地面上为什么只能提取到同一只脚的鞋印且提不带半枚指纹?对提取到的鞋印特征有无做过承重实验进行比对?警方能够排除是有人事后补按的吗?抽屉是别人伪造现场打开的,警方能够排除这样的置疑吗?

另,办公室有11张桌抽屉被打开,在8张桌子的抽屉下方地面上提取到死者的脚印,那么,地面上只提取到死者的脚印吗?有没有提取到其他人的脚印?另外三张桌抽屉下地面上有没有提取到其他人脚印?这三张桌地面上的灰尘和留痕的条件是否与另几张桌下地面一致?如果一致为什么却没有死者鞋印的痕迹?如果这三张桌下方没有廖的鞋印而有他人的鞋印人们完全有理由怀疑:是有人拿了梦君的一只鞋到现场补按了鞋印,伪造了现场,警方如何排除?

三、对廖梦君的死因称为符合高坠特征,并排除了外力所致,5处锐器伤不是致命伤。那么对廖梦君遗体上的累累伤痕是怎样形成的?5处锐器伤虽不是致命的,几处比较严重的伤痕是怎样形成的?骼膊在坠楼时双手、双肘没有撑地的情况下,平摔能否造成双臂同时折断?

廖梦君胸部首先着地,着地后呈什么姿势?廖父称,面部朝向墙壁,头的左侧着地,右侧朝上,而其头部右额有一处致命塌陷伤,这个伤是否存在?如果不存在应该直接作出说明,而如果存在,如果是致命伤,那么警方应该查明:是生前形成的还是死后形成的?是谁、是怎么给他造成的?警方能够凭高超的技术鉴定出“邓”受伤在“先”,那也应该也能够鉴定出这伤是坠楼前还是坠楼后或者是同时形成的?这对廖是自杀还是他杀具有关键性的作用,为什么不解释?

廖父称其子腿部有一大块肉不见了,有么?如果有,能不能排除坠落过程遇到过刮擦?如果能够排除,警方应查明这伤是在什么情况下谁造成的?这个伤如果存在非坠楼过程形成的,就可以佐证廖是他杀的存在,起码证明遭到过残酷伤害!

四、警方称廖梦君从楼顶向下通过窗子爬进教工之家,廖祖笙对这一说法存在强烈质疑,警方应该说明在楼顶、外墙沿、墙壁及窗子外面的顶端是否提取到廖梦君的血迹?如果廖梦君确实从顶端爬进窗子,身体前面的大部分部位应该与墙面有大面积的接触,就必然要留有血迹,因为其身体上有警方所述的锐器伤,而且廖梦君经过或停留过的地方都提到了血迹。警方没有解释在上述现场是否提取到血迹。再一点警方有没有做过这样的爬窗模拟实验?一个受伤的人有没有能力从楼顶向下爬进窗子,完成这样惊险的高难度动作?平时该窗是关闭的,在已经放假的学校,窗子当时是关闭的还是打开的?如果开着的,已经放假了,是什么时间、为什么、是谁打开的窗子?如果窗子是关闭的,窗子玻璃完好,那么廖梦君是怎么破窗而入的?如果是梦君打开的窗子,在窗的外面玻璃上,窗框上应该留有清晰的指纹,因为廖要有攀爬的动作手上必然粘有灰尘,必然会留下指纹和手印,警方有没有提取到?

五、在廖梦君“行窃”的现场,为什么连他的一枚指纹都没提取到,地上有尘土,桌上,抽屉上就没有吗?他拿过的毕业证上、录取通知书上、照片上、他“盗窃”的U盘上、拿过的七本书上,难道就检不到他的一枚指纹?警方有没有做提取指纹的工作?有没有提取到别人的指纹?如果检不到廖的指纹却检出别人的指纹又说明了什么?

六、警方为什么只给廖先生一个死因结论而不能把详细的尸检过程记录的复制件给廖先生?亲属对死者的详细伤情好死因不能有详尽知情权吗?为什么尸检报告是“机密文件”,什么法律这样规定的?法无明文规定既为正当,警方为何无端剥夺了廖一家的合法权利?如果廖先生夫妇和律师看了尸检报告会泄露了什么样的机密呢?

七、警方释疑就应该就关键的根本性的问题做出答疑,而这份“释疑”却绕过了许多廖先生提出的核心的问题,就廖先生不收死亡的鉴定结论说了不少的说明,请问尸检报告和死亡结论是同一文书吗?廖先生不收这些东西就会影响到了案件的实质吗?在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廖梦君行窃的情况下,让死者的亲属接受强加的罪名,在不能排除重重疑问的情况下在死者家属看不到详细尸检报告的情况下,死者亲属当然不能接受自杀这样的结论,拒收行为不难理解!而执法机关应该解决实质性的问题,对枝节问题不必多讲。

八、公安机关是执法机关,对于发生的刑事案件,侦查取证并固定证据具有不可推卸职责,这是法律赋予的职责,而法律没有规定、当事人也是没有手段、条件和责任取得证据的,他们只能提供线索,并有权对执法机关的结论提出质疑,执法机关有责任和义务为其查明真相,这里有些人张口闭口要廖家提供铁的证据,真是本末倒置,是非颠倒!

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不能独立进行,而要接受政府的领导,也是存有很多弊端,法律规定法院、检察院独立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不得干预,而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却不能这样,试想,人、财、物都受政府的支配,公安机关很难摆脱干预!在个别案件受到较大干预的情况下侦查出的案件,能够完全保证是忠于事实忠于法律的吗?经常报道的冤假错案已经否定了这一点。那么在此基础上侦查出来的案件,到了检察院和法院再谈什么独立行使职权,有些已变成了空话!所以,公安机关也应该独立行使侦察权!尽管有时候警察的行为身不由己,但如果因为渎职行为造成后果,是没有任何人出来替他们承担责任的,法律后果和责任只有警察自己承担!!!

文章来源:http://club.cat898.com/newbbs/list.asp?boardi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