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22 陈小青的BLOG:我感到恐惧,超过了同情和悲哀!

今天看到了廖祖笙的博客,心里感觉非常悲凉,还有深深的恐惧(http://blog.sina.com.cn/m/liaozusheng)。

他的16岁的儿子下午接到同学电话说老师要他去学校拿毕业证,他和母亲一起去。他母亲在学校附近等他。结果他儿子就在学校死了,身上刀伤无数,骼膊俱断。警方认为是他儿子偷窃不成,刺伤老师后跳楼自杀。

7月的事情到现在已经快半年了,任何人包括他、律师、记者都不允许给遗体拍照,他始终无法拿到尸检报告,律师无法拿到相关卷宗。警方的人常常在他们夫妻周围,并不是保护他们,而是监视和制止他们所有上访和鸣冤的行为。他的新浪博客经常被删,很多关注他们的网友所发表的相关文章也被删。有记者采访后想发报导,却被告之要“统一宣传口径”,而宣传口径尚未定,所以不能发表。除了每天在博客上诉说他的悲哀和遭遇以外,他没有别的办法。

看了他7月以前的文章,都是些关于时事的杂文,尖锐深刻,总是站在弱势的一方,社会责任感很强。就在11月29日儿子死了将近5个月还没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的时候,他还发表一篇请记者们每月16日到广东省公安厅信访办采访http://blog.sina.com.cn/u/4725054d010007qs的文章,还在为他看到的其他弱势群体说话。

他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时事评论家。

由于他的名气和不懈的努力,公众,包括很多名人也在关注此事。我就是从韩寒的博客里看到他的博客的连接的。还有阖丘露薇也在博客里提到此事。

对应的是媒体的缺失。报纸、电视、门户网站都沉默了。像这样一个作家的16岁儿子大白天离奇在学校死亡,应该是有新闻价值的,而廖祖笙的博客浏览量回帖量也是居高不小,说明关注这件事情的人也很多。但是媒体还是沉默了。

沉默的背后,是什么?

而政府职能部门也沉默了。既然案件已经告破定性,学生涉嫌偷窃,伤人后自杀,那就把所有证据和案卷公布出来嘛。至少,也该让死者的父母看看尸检报告,让律师查阅案卷。只要把定案的证据公布出来,对死者和活着的人都是一种解脱和证明。这样的案子应该不会涉及到国家机密吧。

但是依然是沉默。

沉默的背后,是什么?

当公众的知情权被剥夺的时候,当普通老百姓只能孤身面对不受监督的公权力的时候,我们能怎么样?

所以我感到恐惧,超过了同情和悲哀。

让人恐惧的,不仅仅是这件事情的本身。彭水诗案、高莺莺案、黄静案,还有所有省市的信访办的门口跪着的老人孩子妇女,不同的人不同的事情却有相似的遭遇:媒体的沉默,公权力的野蛮。结局也许不同,有的在公众的关注下由高层领导干预解决了,但是更多的没有揭露的却仍然在上演。

而我,还有全中国亿万的老百姓,谁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这样的一天。而谁也不知道,当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能不能有一个青天大人来为自己申冤。

所以我要问自己。

如果受害的是我的孩子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我该如何去保护我的孩子?我能为我的孩子做些什么?

如果受害的是我自己,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我该如何去保护我自己?我能为我自己做些什么?

而每一个中国的老百姓或许都应该问一下自己:

我们该如何保护我们的孩子,和我们自己?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u/538f928101000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