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22 纯光的BLOG:耿直的代价

今晚在网上浏览到廖祖笙的儿子廖梦君遇害的事件。

廖的作品我几年前是非常喜欢的,当时河池日报也不时发他的一些散文随笔之类的文章,我现在的书架上还有他的两本书:一本是《静泊如湖》,另一本是《不亦快哉》。总的感觉是廖是一个很有天分的作家,也许是因为恃才而傲,其人有些狂,是一种不能随众的狂。

廖因为经常发一些文章,针砭时政,与某些人物产生矛盾,在他认为自己的儿子也因此而在学校遭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2006年10月23日,是廖16岁儿子廖梦君遇害的100天忌日,我在廖的博客上读到了有关的情况,为廖中年失子深感悲伤。如果事实如廖所说的,儿子是因为自己的与当权人物的矛盾而遭受到伤害致死,那么这个社会也真是黑暗到了极点!到底廖的儿子是为何而死的,至今还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定论。

廖是一个文人,文人大抵都喜欢认死理,因此廖的文章也就不免有些锋芒毕露了,与当政者产生龌龊是难以避免的。放不下架子,不能够让自己的良心去苟同世情,几乎是文人的通病。不久前在网上读到了广西梁宇广的博客,也有此同感。梁是个有才情的文人,因为与所在岑溪市的部分领导产生矛盾,于是出走到南宁,在南宁居无定所地漂泊,甚而回到岑溪也是一片喊打声。

这就是文人的耿骨头!

但是有一些文人,却能够与当政者保持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同样是在今晚上网,看到了广西的几大作家如东西、黄佩华、凡一平、黄土路……虽然他们不喜欢当官,但却与当官的互通声气,成了广西签约作家,因此日子过得好不快活,有房子有车子,吃酒、办沙龙、玩游等,与神仙的日子差不了多少啦!

在当今社会,如果还是如廖这样的耿骨头,绝对没有好日子过的。因此,有位作家说过,如果鲁迅活在当代,恐怕连死都很难看了,遑论要写作到终老……社会就是这样,一个人是无法改变的,惟有去适应才能生存,这也与达尔文的进化论相符,谁不适应社会,社会就会让他滚蛋!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u/4a991e4b010006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