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22 小企鹅的BLOG:我们需要真相!

每一次点击廖祖笙的博客,我的心也随之疼痛一下!

第一次读到他所描述的该事件的文字时,我不讳言,热泪盈眶,那种“切肤之痛”似乎就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我承认自己是个很感性的人,很容易被外在的情绪所感染。这样的性格很难做记者,太易动容就必然导致自己对事件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

然而刘畅说得也好,“新闻就是一个感性的人从事的理性工作,一个活泼的人从事的严肃工作”,做记者需要客观公正、需要尊重事实,但悲天悯人、同情弱者是人类最大的人文关怀!

对待廖祖笙之子——16岁的廖梦君之死的事件,我们需要的是冷静、客观,需要平衡、公正。廖先生有权利在新浪博客上向公众展示他所理解的事件始末,正如他的郑重声明一样“若封掉我的新浪博客,有毁灭证据和协同包庇杀人犯之嫌!!!”,或者至少说是对他言论自由的一种践踏。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应有甄别事件真伪的判断能力,而不是一味的为情绪所感染。虽然历来类似事件发生时,绝大多数的公众都站在了弱势群体的一方,可我们也不能忽略了当事另一方的说法,虽然现在我们无法看到。但至少我们应该想到他们也有权利为自己的行为给大家一个解释!

对于这个事件中,媒体的集体失声是一个值得追问的现象。但其实理由大家也都心知肚明,知道是当地政府为“统一口径”的封杀行为。政府有权利命令媒体这样做,在中国你就得承认。只是我们所要追问的是为什么当地政府要为这样一个普通作家儿子的死而统一口径?是什么利益在驱使他们要这样做?他们这样做背后有多少保障的屏障?

因此,我们也就不用苛刻我们的媒体没有骨气,采访好的版面最后也不得不撤换下来。媒体记者有关注新闻事件、揭示事实真相的义务,但也有求得生存与发展的权利。况且很多时候他们也身不由己。刘畅告诉那些搞调查报道的记者说:“当你辛辛苦苦花了很多精力做出来的报道在最后关头被通知拿下时,你需要做的是找个地方,洗个热水澡,告诉自己不要自杀!”

正如闾丘露薇在她的博客上所说,廖祖笙作为一个文人,至少能想到借助网络、博客来申诉,达到讨还公道的目的,相比其他更加弱势的人们,他是幸运的。但虽然该位父亲的博客点击量已逾百万,廖梦君同学之死的案件却依然没有什么进展,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因此,我有种预感该事件不是廖祖笙先生所言仅仅是因为他的直率、天真揭露教育乱收费而遭到报复那么简单,一定还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操纵着事件的发展!除非事件出现一个根本性的契机,否则极有可能在中国冗余拖沓的官场潜规则下,最终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中,当然这也是我们和廖祖笙夫妇极不愿意看到的!

法律在这个案件中起到什么作用,或者说还能起到什么作用,也是需要关注的一点。即使廖梦君“涉嫌偷窃”、“刺杀老师”、最后“跳楼畏罪自杀”,按照法律程序是可以立案调查的。但很失望,我们的法院似乎在这个案件中表现得很是乏力。闾丘露薇主张廖先生走法律程序,其实也要看是哪种体制下的法制,没有一套完整独立的司法体制,光靠法律途径似乎走不通!

廖先生说他要上书总书记、国务院,而且他也确实付诸了行动,新浪博客上有文章的链接。但我却很怀疑廖先生的书信能否送达最高领导人手中,而且我也不太明白廖先生为什么要在博客上这么高调展示自己的上书,在他现在的处境下,这样的高姿态是极容易遭到阻截与封杀的,最终也达不到书信抵京的目的。

为廖祖笙的精神所感动,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都希望他们夫妇俩坚强的挺过去,同时祝愿天下好人一生平安!我也会一直关注此案的发展。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u/3d8b2447010005c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