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27 犬耕地:公正与程序 制度与意识 悲悯与冷血

——关于廖祖笙之子离奇死亡案的一点胡乱思考


关于廖祖笙之子离奇死亡一案在网上吵了很久了,并仍在继续着这种争吵。下面是根据自己平时的跟贴整理出的一些胡乱思考,也算鹦鹉学舌吧。

公正与程序——关于真相!

真相会大白吗?我并不乐观,并且我根本无心去探究真相!或者说整体上我不相信会有真相。即或此案得到了在上帝那里的真实,那么也无法保证下一个史作家的儿子,王作家的儿子会得到上帝手中的真相。先出了黄静案,后出了高莺莺案。还有太多真相无法被揭露的案。反正我是见多了,也就麻木了。无论案件的结果是什么,这种怀疑本身就说明我国“私法”之“独立”!私法公信力之强悍!只有在一个缺乏公信力的社会才有可能出现所谓普遍的媒体无法介入司法案例,才会有所谓舆论不能干扰司法,舆论不能代替司法之说。

一个社会,公正依赖于公平公正的程序,公平总是以看得见的公平方程式出现。但当公理和正义得不到尊重,当程序不被敬重而是被普遍地强奸时,公正或许便只是海市蜃楼。当每个人、每一股社会势力面对世界,选择的都不是寻求真相,不是尊重事实,而是从本地域、本部门、本个体的利害得失出发处理自己的发言和行事方式时,很多事实是很容易被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公安无疑是这种典型!其实当秩序整体只是个装饰时,要捣点鬼还不容易?!所谓真相于是便成了一种奢望!因此这是个黑幕重重的社会,让我们节哀顺便吧!

制度与意识——关于廖祖笙先生的作为

关于廖祖笙先生为什么会不按规则出牌,不按常理行事,为什么会失去理智,陷自己于更为艰难的境地,我想这大概缘于已经溃烂的体制与人们习惯性的思维模式有关!这与制度、规则的失效有关。

我曾说过:在这个可悲的时代里,在现行体制下,对于法律及规则,不了解的人不知道遵守法律和规则(因为我们的法律和规则多得我们自己也犯迷糊),了解熟悉乃至深谙法律和规则的人不懂得、不愿意尊重法律和规则,每个人面对法律和规则都想的是如何钻法律和规则的空子,而不是如何遵守法定的秩序。立法者、执法者、平民,官吏无不如此。

在这种状况下,每个人对自己将获得公正的可能性都感到悲观!因此总想在事情发生后抢占一点先机!都寄望于剑走偏锋!寄希望于非规则的力量!廖先生首先想到了网络,我相信这也是近来很多遭遇不幸的人的一种本能选择!但事实证明:廖先生错了!他的诸多处置都起到了适得其反的作用!其实廖先生的出格,他的很多超出常规的做法和写法很大程度上恐怕也是出于他对得不到公正和正义的深深恐惧。但他的确南辕而北辙,缘木求鱼了!

关于我们平时不相信规则,不相信法律,关键时却只能寄望于法律,寄望于这个腐朽而没落的威权,也有人提出异议,认为关键时候我们还是相信只有法律才能够带来公正。我想:关于为什么我们最终还得求助政府,求助法律,寻求法律给出一个公道,寻求执法机关能够按程序依法办事这一点,关于这是不是就说明我们还是相信法律,相信威权这一点,我想:那怎么会是相信呢?那恰恰是不相信!如果相信,还用得着四处呼告么?

其实哪怕一个粪塘里的溺者也会本能地挣扎呼告的!不过垂死的挣扎而已!他们说:国家已沉睡,D在玩社会。社会在呻吟,人民在流泪。其实我想这不过是一种呻吟和流泪而已!固然绝望,却还只能在仅存的规则中尝试尝试自己的运气,只能在绝望中寻求某种微漠的希望!

悲悯与冷血——关于看客的态度

对于廖先生在最初行文中的弊病,大家都看到了!我也感觉很不舒服!但何苦苦苦纠缠于为文呢?毕竟现在不是为文的事,而是逝者如斯乎!是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年的生命的意外终结。

许多人看不惯死者父亲的作家身份,他们对廖祖笙先生在标题中使用“作家”二字极为反感。目光执着于这一点后,很多网民说了很多在我看来过于冷血的话。其中稍温和的一点便是要廖父冷静,要廖父坚强。尤其是其中一位“可可西东”先生,俺看他说了N回:廖先生要冷静!还说再不跟贴云云!如果善意尚好,但我总觉后来多少有点嘲讽和不屑的意味了。

我想你说这冷静吧,人都完全冷静了,那还会是个人么?丧子之痛啦!哀莫大于心死!这人,咋总是责人以苛,求已以宽呢?你说这廖先生也许有些技术性处理失当的地方,毕竟人家处于极度的心死!啧啧而言的其它诸君为何也会陷于这种不理不智的互相指责中呢?说明我们都有把握不好的地方!所以国人缺乏的是宽恕和悲悯,不缺的是血腥和恶斗!

要人坚强说来容易,但当命运的深重魔魇真正降临我们头上时,也许我们会更深刻体会这种要求是多么冷酷无情!其实廖先生的出格,很大程度恐怕也是对得不到公正和正义的深深恐惧,只是也许他适得其反了!

至于关于廖先生要用儿子之死来炒作的说法,以及不知何故贴上的募捐帐户被人拿来炒作,在我看来完全就是没有心肝的言论了!如果愿意以儿子的死来炒作自己的话,我希望发言者都有这种机会!其它的做法我认为不超越人伦底线的任何做法都是他应有的选择。我们需要的是尊重这种选择。况且这到底是不是廖先生的选择尚无法确定!

争论中一位网友的观点我认为是深刻的,他说:“是人类浅薄的虚荣心阻止我们给予廖先生更多的同情。” “人们施舍同情心往往是为了获得虚荣心的满足,就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快感。如对人类所有美德的深入讨论将导致这种美德的崇高性降低一样,对同情心的深入剖析也会使我们并不如看上去那么伟大。”“因此,如果同情心不是建立在对生命、人权的普遍尊重,而是建立在个人虚荣心的满足,同情心本身就已变异了。这对中国人而言,尤其值得警惕。”

圣经说:“不要把善行在明处!”这是中国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许多人看不惯死者父亲标榜作家身份。我就很不明白,强调作者作家身份与我们的同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好象这其实也帮不了他!这是廖先生的失误,或许当初他只是想说明一个问题:他的为文曾经得罪了人!而且他曾经陷于主观的臆断,并有意识地加强了这种臆断。目的只有一个:希望能在这混乱的秩序中抢得先机!能在规则外找到一点支撑的力量!这种寄望看来是错了!

总之,逝者长已矣,存者且偷生,对于一个已经远去的年轻生命,还是让我们默哀吧!再默哀一回!

文章来源:http://rcxjcywrf.blog.hexun.com/4874598_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