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27 旷野孤狼:纪念廖先生独子:弱者是否有权活着?!

广东作家廖先生的爱子被杀了,或者按照主流媒体的说法应该是“类似自杀”或者“逃逸时自杀”,甚至是“偷东西作案并刺伤老师”而坠楼身亡!

伟大,属于传奇的媒体人!

网络上开始了对廖先生作家身份及其案情的质疑,我们不需要去看,诬蔑如子弹般飘洒!

是的,人已经死了!按照你们的推定,一个偷书的孩子该死,一个敢于和诸多人对抗的孩子该死!

该死的已经死了,你们已经郑重地发出了“认尸”通知!这就是完成了对年轻死者的最郑重地承诺了!

但是,你们讨伐廖先生的用意何在?质疑他的作家身分?质疑他的人品?质疑他的一切?!

伤者的余悲未销,一些“自以为明白真相的合理推断家”如“醉月禅”等开始了给死者化缘的闹剧!

很好!因为死去的人与你们无关,“可可西东”在跳舞,有人在合拍而歌唱!

据说是因为掌握了孩子是“小偷”的真相!

我不是廖先生,但是我感同身受!我支持廖先生的网络呼吁行为!

廖先生为何不求助公安?为何不求助当局?为何不去寻找第一证据?而是求助网络,顺便去辨认死尸?!

——这是弱者最无奈的选择!我也曾经写过网络求助信,要是我认识廖先生,我会劝他,咽下这口苦水,记住这分仇恨,不要做任何的求助!因为中国人善于在尸体边跳舞!善于往伤者的伤口上撒盐!这个民族的劣根性让人感到极端的可耻!

廖先生,你的孩子的被杀源于你的无知,你写的文章挑动了某些人卑鄙的神经,你不只一次的挑衅他们卑劣的特权,于是他们只能对你的家人动手!你应该早就料到的!

作家以笔吃饭,以文会友,你所有的能力不过是笔端的曲线,可是你的申诉书却不像出自作家之手,这是因为你不是在写别人,而是在写你自己死去的孩子!

让我们重新读一遍著名诗人北岛的诗《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文章来源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1200283&pag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