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26 剥皮队队员:论猫巷群犬的死掉

听说,猫巷的不吵老狗和它的一群狗兄弟死掉了,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未死的不吵不舒服,吠吠狂叫并雌牙乱窜于猫巷。网人见识了犬首不吵老狗日日咬人的狗性,替它取名为“不吠就想死”。“不吠就想死”不以为意,为了多吃大坨坨,对冤民咬得尤为凶猛。“不吠就想死”等的真面孔,我是见识过的,非常之恶心,我私下以为。

然而一切猫巷胜迹的名目中,我知道最早的却不是“不吠就想死”。经常有网友对我说,“不吠就想死”及那群狂犬只是一堆挂了狗牌的ID,ID而已,一日十换。有黄静、高莺莺、廖梦君等若干孩子死于非命,景况惨不忍睹,衙门处事不公,百姓汹汹然。猫巷经常有知名或不知名的村民探究这些孩子的死因。大约“不吠就想死”精神受到刺激,看不得事情真相败露,坏了主子的颜面,于是狂吠并搅屎于猫巷,引来猫巷一片讨伐之声。不吵老狗被村人打折狗腿多次,但咬人的习性长期不改。

初始,不吵老狗很是兴奋,大抵以为能吸引猫巷村民的眼球,并博得主子的欢心,后来渐渐消失于猫巷。有人说:不吵老狗死掉了。村民在猫巷的垃圾堆里,曾看到过猫巷群犬腐烂的尸体。那股臭味,邻村的老少也是曾经闻到过的。

我唯一的寄望就是不吵们一个个倒掉,等到现在,我到猫巷,看到不吵们随处留下的狗粪,心里就极不痛快。我想猫巷应该多的是纯正清朗的气息,不能天天见着的是不吵们随处遗留的狗粪的。

现在,不吵居然死了,和一介村夫同葬于猫村西东方向,则猫巷之村民,其欣喜可遏乎?

这是有事实可证的。但凡走出猫巷,遍访田夫野老,蚕妇村氓,除了几个脑髓有贵恙者之外,可有谁不为黄静、高莺莺、廖梦君等屈死的孩子鸣不平?猫巷虽只是一条小巷,但也看不得不吵老狗们随处留下狗粪和咬人的!

不吵本也能修炼成仙,未必要去领取狗牌。它却非得挂着狗牌,吠吠狂叫并雌牙乱窜于猫巷,想是受了不知名维持会的派遣罢——那简直是一定的。

听说,后来维持会也怪不吵等群犬吃大坨坨的技术实在低劣,以至断了它和群犬的狗粮。它窜来窜去,听说窜出了猫巷,丢下7803号狗牌,回到荒山野岭去了。饿得久了,“不吠就想死”果真死了,那条当年和它狂奔于猫巷的非洲犬,也死掉了。村人看了狗牌,但见狗牌上确真写着英文犬名wangzhaoyu2。残留的那几条虽只是变种犬,但也是长有不钝的犬牙的。

当心!

来源: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
.asp?BoardID=1&ID=1436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