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28 章飚的BLOG:还有多少个廖梦君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第一次知道廖梦君被杀事件是通过韩寒的博客,寥寥数语,当时并未引起我很大的注意力。而等我真正了解这个事件还是在大约一个月前,当我在网上把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大致了解清楚以后,却没有了像以往那样评之而后快的冲动。我对廖梦君的冤死不抱任何的怀疑,只想冷静地看待这一幕正在发生的人间悲剧,看看悲剧的导演者和悲剧的受害者会怎样的针锋相对,看看这一切是否会有个结束的时候。到了现在,我终于决定好要写些什么了。

我想写的不是为廖梦君鸣冤,而是为中国大地上无数个廖梦君们鸣冤!在中国,当个人面对体制,往往是个人的牺牲成就体制的完好,所谓“服从大局”。若这种牺牲是出于为国为民的角度,实为难得,理应嘉奖、推崇;而若这种牺牲只是为了为体制遮羞,为了满足体制内某些蛀虫的欲望,那我觉得这样的牺牲完全没有必要,被加害者大可揭竿而起维护自己应有的权利。

可惜在中国,像后者这样的牺牲太多,而又因为体制强势的存在,牺牲者往往无从申诉,只能迷失在历史的洪流中。除了自己的亲友,没人记得他们,没人怀念他们。廖梦君一案便是经典例证:那么多人都服服帖帖的交了高额择校费不发半点牢骚,凭什么就你廖梦君可以不交?还有个作家老爸拿笔当投枪来吓唬我们?人人都可以服从体制内的潜规则而保持缄默,凭什么你廖祖笙总是在媒体上大放厥词,搞得某些既得利益者坐立不安?人人都在为“和谐盛世”而欢欣鼓舞,凭什么你廖祖笙把教育、医疗、房地产这三大当今最赚钱的产业骂作压在人民头上的“新的三座大山”?所以才会有今年7月发生在校园里的那一幕血案,所以才会有冤案至今不得昭雪的困顿,所以才会有全国上下媒体的集体沉默失语,而这一切肯定都是体制内某些人早已预谋好了的!

廖梦君既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之所以不幸是因为自始自终他的死更多的可以视为是体制对廖祖笙个人的警告和恐吓,决不是针对他个人而来。但廖梦君又是幸运的,因为他的父亲是一位被誉为当代鲁迅的著名作家,他的父亲绝对不会就此屈服低头退让!他的父亲以及所有关注此事的人们的努力决定了,他的冤情终有一天会得以昭雪!但是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像廖梦君这样因为他父亲与体制的对抗而死去、而受到区别对待的人,还有多少呢?他们是否也能有一个作家父亲为他们的不平鸣冤呢?前不久刚有一位因为报道某地花大钱造虚假害民工程的记者被释放出狱,明眼人都知道他的被捕、他的入狱、他的罪名都是因为他的报道损害了体制内某些人的既得利益,不顾体制内的潜规则而造成的,但数年的上诉没有任何结果,该记者的出狱不是因为他的案子被纠正,而是因为他在狱中的表现出色而得以减刑!八年的光阴和自由,比起廖梦君来,还算幸运的罢!而我们也可以预计到,这样的一名“不听话”的记者,出狱了也没有哪个单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录用他或者委以重任!再想想那些在矿难中死不瞑目的民工,想想那些在沿海血汗工厂里失去自尊、自由乃至肢体、生命的工人,想想那些在城市化过程中被野蛮剥夺了赖以为生之耕地的农民,想想那些在国有经济改制中满怀激情却被无情剔除的下岗工人,想想那些在教育、医疗、房地产等暴利行业中失去受教育权、医疗权和住房乃至尊严、自由、生命的无辜民众,想想这个社会所有的不公与黑暗,像廖梦君这样含冤而死或者勉强存活的受害者,难道还少吗?而还有多少个廖梦君,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可以肯定的是,基本上体制内的任何一次风吹草动都会直接影响到一部分人的生存,任何一项政策的制定和落实都会带来一部分人的生活的改变。但这些改变至少是要向着好的方向努力啊!你看看廖祖笙先生所说的“新的三座大山”,哪个不是因为体制的失职与缺漏而造成的?哪个不是实实在在摆在桌面上无法回避的?哪个是可以被“和谐社会”纳入其中作为其重要组成部分的?这些问题已经无从遮掩,你自己畏畏缩缩装鸵鸟就算了,还不准百姓自由发表关于这些问题真实的意见,这算什么?

发现自己最近看的《越狱》和廖梦君事件有几分相像,都是个人面对体制,面对国家机器的不公而做出的抗争,都是在抗争的过程中,无数的无辜者被灭口、被剥夺自己应有的权利和自由。《越狱》里的麦克尔·斯科菲尔德和他的哥哥林肯·布鲁斯最终逃出生天并不屈不挠地与体制抗争着,现在虽然仍未拍完,我们大概可以预计到剧情的结尾,一定是兄弟俩重获清白,不管付出多大代价。这样的设定应该可以给我们带来些安慰,但现实是不容设定的,谁能保证廖梦君案一定能得到澄清呢?谁能保证廖祖笙往后不会再遭到类似的报复打击了呢?谁能保证,像廖梦君这样的冤案,在中国再也不会发生了呢?像廖梦君这样的受害者,不会再出现了呢?

我想,当年关于鲁迅的一个回答可以告诉我们一个隐约的答案:鲁迅先生要是不死,毛泽东说得很坦率——要么不作声,要么蹲班房。

…………

来源:http://blog.sina.com.cn/u/41884eaa0100071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