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30 任尔风:我——一个共和国的公民有权利知道!

今夜上去“不说不快”先生的博客,又见到《问梦君:天堂里有没有圣诞》这样的文字:“梦君,天堂里也过圣诞吗?你是否也在平安夜里祈祷过、是否也在圣诞夜里狂欢过?那里是否也有学校?是否也有虎狼般的教师?……”!再去廖祖笙先生的博客,两条“祖国啊,可曾看到惨死学子的冤魂在颤栗?!”“祖国啊,可曾听到惨死学子的冤魂在饮泣?!”黑幅下面,是沉痛的哀告:“12月29日是廖梦君同学惨烈牺牲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的第167天。……遗体至少已被尸检两次,学生家长至今拿不到被称为机密材料的尸检报告,律师也无从依法调看本案卷宗,家属、律师、记者均不被允许给梦君的遗体拍照……”

过两天就是新的一年了,新年的第一天便是那位曾经那么天真烂漫的活泼少年不明不白地夭殇的整整第170天!这个元旦,作家廖祖笙先生将如何度过?!

还有被千万网民(公民!)关注的同样不明不白的花季少女高莺莺!还有……

竟然可以麻木到这种地步!竟然可以冷酷到这种地步!竟然……!!!

就在今天的上海《文汇报》上,有记者倪既新先生的一篇文字《透明的和隐秘的》——在一位美国教授家的书房里,令我们的倪记者大为震惊的是,一份“在校内到处可以免费取阅”的大学校报增刊上面,竟然清清楚楚地列明了教授所供职的大学“2006年度从校长到勤杂工人的全部员工工资数额”:“它先将学校一级的领导和他们各自分管的行政范围用图表标示出来,在一张张肖像照底下,就是他们的在职职务和年薪数额……”,据说,刚开始这样公布的时候,确也“有人认为个人经济隐私由此受到侵犯而提出过抗议”,但校方的态度也很明确:“作为一所州立大学,花费的都是纳税人的钱,纳税人就有权知道钱是怎么花的”!“因为所有公益机构职员的工资都是公共信息,所以理应任何人都可以查询”!

倪记者后来终于发现:“即使没有这份纸质的校报增刊,从网上同样可以查到它的电子版。……而在网上则连市长、州长乃至总统的工资都能够查到”!“与这相似的还有,这里的居民所住的各家小楼,凡是房子的地段位置、室内和花园面积、建造年月、纳税评估价值等等,也大都可以在网上查到……”

忽然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纳税人”,什么叫做“公民的权利”!

“中国民众将有权知悉除涉及国家机密、依法受到保护的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以外的政府信息”,这是全国政务公开领导小组办公室的一位负责人日前透露的信息。据说这是正在制定的“中国首部有关保护民众获知政府信息权利的法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对于实施政务公开已有10多年历史的中国政府来说,这意味着一个里程碑式的跨越”。据全国政务公开领导小组副组长干以胜先生介绍:中国政府所推行的政务公开,是指行政机关、法律法规授权或行政机关委托行使行政权力的机构,将其掌握的信息和履行职责的情况向社会公开。它既包括政府信息公开,也包括行政权力及其运行过程的公开。

知情权!没有这起码的权利,什么“参与”、“监督”、“当家作主”,都不过是一纸空谈一句十分漂亮却实在十分空洞的口号!“信息不对称”打破了,“内部人控制”就不那么容易了,权力寻租,暗箱腐败也就彻底曝晒在阳光底下了!

零零星星的新年炮竹已经响起,高莺莺、廖梦君们的冤魂,还要这样“游荡”多久呢?

来源:http://blog.people.com.cn/blog/log/showlog.jspe
?log_id=1167412611026337&site_id=1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