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30 任尔风:作家的无奈和记者的悲哀

实在已经不想再提这个话题了!

说烂了,说烦了,说腻了!说得连说的人都仿佛成了“阿毛阿毛”的祥林嫂。

曾经为此而感慨:“一个和高莺莺同样命运的少年廖梦君惨遭毒手,他的父亲廖祖笙在为他奔走呼号,所有的媒体都集体失语……”、“善良甚至是书生气的廖祖笙夫妇,其实只是想查明真相,其实只是想为死得不明不白的儿子讨一个公道!可是,那样无望的静坐!那样无助的中秋!那样无奈的呼号!……”总想有些“话语权”的作家的呼号,应该不至于会太过长久吧。

岂料,今天再次打开廖作家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m/liaozusheng),映入眼帘的却是醒目的漆黑:“作家廖祖笙血泪控诉:中国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虐杀学生惨案案发第150天,仍处在没人管或没人敢管的状态,司法途径也被堵塞,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凶手继续被公权包庇!一介文人为百姓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呼吁,落得家破人亡!”,显然早已出离愤怒的作家,已经顾不得谴词修辞了:“中国官场还有活人吗?还有管事的吗?……”

作家依然无奈!媒体依然无言!

想想其实很简单:如果廖作家说的是真的,那么就调查取证,惩治凶手;如果廖作家说的是假话,那么就事实说话,法办诽谤;如果廖作家说的不真不假真真假假,那么就公布真相,以正视听。为什么就偏要“指鹿为马,装聋作哑”,让堂堂一个作家在大马路上“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等到冬天都来了,等到花儿都谢了”?为什么就偏要“新闻封锁,疯狂删帖”,让一个痛失爱子的父亲指着脊梁骨骂“掩盖真相,草菅人命”、“官匪勾结”、“一个阳光下的弥天大谎”?

作家依然无奈!所有的文字,所有的血泪,收获的是依然我行我素的强硬!

媒体就是无言!几十万的跟帖,上百万的浏览量,回应的就是无动于衷的麻木!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个共和国的公民有权利知道!

记者的职责是什么?媒体的使命是什么?记者的职责就是寻找真相!媒体的使命就是报道真相!至于李四的胸脯有多大、张三是否上了王五的床之类,决不是一个良知尚存的“无冕之王”一个正义犹在的“人民喉舌”所津津乐道的。

面对可能的关乎性命的冤屈,面对民众的撕心裂肺的呼号,面对网络上数以万计的质问,传媒三缄其口,便是记者和媒体的渎职!集体有意地装聋作哑,更是记者和媒体的耻辱!也许你会说,啊呀,我也没有办法我也很无奈呀,我总得“混口饭吃”吧,我得遵循“统一口径”必须与上面“保持一致”。是啊,是啊,你充其量只是“记的人”,别妄称“记者”!你充其量只是“传声筒”,莫妄称“传媒”!你充其量只是一个记录工具,一个帮凶而决非有血有肉的“人”!你充其量只是一堆文字垃圾一个木偶而决非有灵有魂的“媒体”!你与妓女何异?!

晓德先生推出了“2006中国媒体十大事件”,读来实在叫人感慨。我建议晓德先生干脆再推出个“2006中国媒体十大耻辱”,这面对作家廖祖笙为子鸣冤的集体失语,面对民女高莺莺“自杀”沉案的莫名其妙,还有那两位《第一财经》记者面对富士康公司索偿时的言不由衷,应该都能名列其中。

实在已经不想再提这个话题了!知道这个话题已经说烂了,说烦了,说腻了!真的很不想做“阿毛阿毛”的祥林嫂!可是,就这样一次次地含含糊糊,一次次地不了了之,一次次地让时间去冲刷一切,也许下次,悲剧就会在你我身上重现!

再明明白白地质问一声: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明明确确地正告一句:我——一个共和国的公民有权利知道!

来源:http://blog.people.com.cn/blog/log/showlog.
jspe?log_id=1165918312477246&site_id=1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