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30 任尔风:作家面对强权的无奈

好几天没有上网。一回“强国博客”,就看到“不说不快”先生的留言:“一个和高莺莺同样命运的少年廖梦君惨遭毒手,他的父亲廖祖笙在为他奔走呼号,所有的媒体都集体失语……”;在我小别“强博”时最后的文字《公开》后面,“不说不快”先生留着这样的字句:“公开有时也是需要勇气的,有的人就不敢公开。任兄,请看看这个博客http://blog.sina.com.cn/m/liaozusheng,再谈谈你的感想!”

于是登陆“不说不快”的“领地”,果然就读到了先生转载的几篇“血和泪的控诉”的文字:MHAL先生的《纪念廖梦君》,以及水仙先生的《朋友,请把您的悲伤坚强地放下——致廖祖笙夫妇》和萌小猪先生的《给廖祖笙先生一个声援》,还有那“总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的可爱少年和一大叠奖状证书的相片。

MHAL先生显然套用了鲁迅先生《纪念刘和珍君》的文字(想来这是颇有深意的):“品学兼优温文尔雅的廖梦君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他自己的尸骸为证;以肩扛道义为己任的媒体死掉了,以他们的沉默为证;只有痛失爱子的廖祖笙夫妇还每天在为儿子的死而痛苦哀号。当一个作家为自己无辜被害的儿子讨回公道而孤独地转辗于政府各个部门之间,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社会和谐的伟绩,横扫黑恶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行凶者竟会这样的凶残,一是中国的受害者维权之路如此的艰难……”

真不明白:一个16岁的少年,到底犯了多大“过错”,竟要遭到如此的毒手——事后“当地职能部门对这位死于校内学生的‘统一口径’”便是他“盗窃”?!真不明白:一个“阳光学子翩翩少年”为什么要这样莫名其妙伤痕累累地了结自己的生命——因为“两天后有‘新闻’通稿说廖梦君是‘自杀’”?!真不明白:一个痛失爱子的父亲会用这种方式进行“炒作”——“接着就有流言,说廖祖笙是借儿子的死来炒作”?!真不明白:为什么“请允许律师调看死者尸检报告,请允许公开死者的真正死因,……请公安机关依照司法程序立案调查,……请新闻媒体出于社会的公正和透明,公开报道深度挖掘此事”竟如此之难——事实上“警察不去追查嫌疑犯,却对死者家属穷追不舍”?!……

打开廖祖笙先生的博客,漆黑的“沉痛悼念廖梦君同学”字迹旁,便是身为父亲的“哀告”:“君儿,你在天有灵,一定一千遍一万遍地听到爸爸、妈妈心底的声音:抱歉!你被那些杀人的恶魔夺走生命这么长时间了,爸爸、妈妈身心俱疲,也还是没能为你讨回公道。为父亏欠你太多,我高估了社会的文明度,高估了……唯望有来生,下辈子好还你!吞声忍泪,夜半泣之,不只为你而泣。”

读着《心灵淌血的日子》,不知不觉泪水早已涌出了眼眶。善良甚至是书生气的廖祖笙夫妇,其实只是想查明真相,其实只是想为死得不明不白的儿子讨一个公道!可是,那样无望的静坐!那样无助的中秋!那样无奈的呼号!……

不知道廖祖笙夫妇还要“等待”多少日子,抑或要就此永远“等待”下去?抑或某一天会突然爆出消息“廖祖笙夫妇精神有问题”或者“廖祖笙夫妇涉嫌提供伪证”,谁知道呢!至少作家廖祖笙先生,手中的笔以后会更加沉重……

来源:http://blog.people.com.cn/blog/log/showlog.
jspe?log_id=1162054157287779&site_id=1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