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2-31 冉云飞:寰宇洒泪哭廖君

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天,我要把今年最难受的一件事说出来。这件事就是广东佛山南海区黄歧中学廖梦君同学在学校惨死案。这桩惨死案已过一百六十九天,在网络上已沸沸扬扬,而警方没有任何具有说服力的解释。教育部对此不闻不问,新闻发言人王旭明也从未提及,这真是今年中国教育界最大的一桩耻辱,也让千千万万的学生家长寒心。

我几乎每天去廖祖笙先生的博客看看,希望能看到凶手被惩、案子公正处理的好消息,但每次去几乎都是沉痛揪心的失望。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道?作为学生家长的廖祖笙先生只是批评了中国教育的弊端,只是批评了学校的滥收费,其品学兼优的儿子廖梦君,就不明不白地惨死校园里,而警方和校方没有给家长任何一个站得住脚的说法。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道,难道这就是一个被称为法治国家、文明政府、和谐社会的所作所为吗?俄罗斯诗人涅克拉索夫说,在俄罗斯谁能过上好日子?我要说,在中国谁能过上免除恐惧之忧的好日子?

我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深爱自己的孩子。我深深理解廖祖笙先生的爱子之切,丧子之痛。这样惨无人道的事,居然发生在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少年身上,不能得到公正的司法处理,既是中国法律的耻辱,也是中国教育的耻辱,更是中国这个国家的耻辱。我们作为维护自身权益的中国人,我们作为热爱自己子女的家长,都与有辱焉。

有许多网友给我写信,或者到我博客来跟帖,请我对廖梦君惨死案发表一点自己的意见。每次临屏敲键,我都悲愤填膺,不知从何说起。大家都要过年了,在新年里,我想到廖祖笙先生一家的丧子之痛,家破人亡的惨痛事实,怎能心安?我新年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廖梦君惨死案能得到真正公正的处理,还廖祖笙先生一家一个公道,不然十六岁的廖梦君死不瞑目,不然众多家长都担心像黄歧中学这样惨无人道的校方之黑手,会在中国蔓延,说不定哪一天就伸向你我的孩子身上。我们每一个活在中国的人,每一位家长,都不应袖手旁观。我们不要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们不要说休管他人瓦上霜。我们要说,今天泼向你的污水,明天可能泼向我,因此我们不能坐视不管。今天伸向廖梦君的黑手,明天也可能伸向你我。让我们记住英国宗教诗人约翰·邓恩的名言:“谁都不是一座岛屿,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广袤大陆的一部分。如果海浪冲刷掉一个土块,欧洲就少了一点;如果一个海角,如果你朋友或你自己的庄园被冲掉,也是如此。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受到损失,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而敲响”。

不公正就像瘟疫,是会蔓延的;法律作为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正在溃堤,正在让老百姓失去耐心。我在写给2006年的祝辞里曾说过,“实不相瞒,我对当下中国的许多事,多有失望。我想大家也都是在锻炼一点各自仅存的耐心。只希望能在大家的耐心完绝之前,国事有所好转,民生有所起色,民主自由能稍降吾土吾民,吾愿为此替我的祖国馨香百祷。”同样,我希望廖梦君惨死案能得到公正的解决,公布惨案的真相,惩处相关凶手,还廖祖笙先生一家一个公道,不要再考验老百姓及廖先生一家的忍耐力。同时我也呼吁更多的人关注廖梦君惨死案的进展,每天登陆廖祖笙先生在新浪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m/liaozusheng),充分发挥我们这些草根互助的力量,给廖先生一家以支持,给他们安慰和声援。

来源: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
185021&PostID=8023151&idWriter=3643557&Key=0

冉云飞简介


冉云飞,著名学者、作家。1965年生于重庆酉阳。着有《庄子我说》、《沉疴:中国教育的危机与批判》等专著。一直以来,多方关注中国教育,目前正在撰写《百年中国语文教材变迁》等书。现任职于《四川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