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01 廖祖笙:是盛世?还是乱世?

(2006年12月30日被删1次,2007年1月1日被删2次。拜托删帖者别再删了。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2006年于我不堪回首。在这惨痛的一年里,我不但从开春以来就遭受着种种莫名的困扰,无法专注于写作,而且家破人亡,经受着前所未有的油煎火燎!在止谈风月的岁月里,弥散的血腥气息终于令我渐渐学会了惜墨如金,学会了忍辱负重,在生不如死的生存境地苟延残喘。然而为时已晚——这世上再也不会有廖梦君,他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带着累累的刀口,代我而去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的生命是如此短暂,短暂得连16团烛火还没有来得及吹熄,就被一群恶魔推到了另一个世界!他单薄的人生书卷里,是如此洁白,洁白得以至有人要诬其为“小偷”,在“涉嫌行窃”的现场和“赃物”上却提取不到他的指纹!有近尺高的奖状和证书为证,有同学们、老师们赞不绝口的评价为证,从踏进校门以来,他生命的每一圈年轮里,无不沾染着品学兼优的光辉。然而,这世界却容不得他继续享有某种骄傲和荣光——他被一个电话叫出家门,就再也没能走回家门了!

凶杀现场持刀者在喊“救命”;被杀者“自杀”了……史无前例的杀戮,不但给人民带来了恐惧,还继续在强暴着正义、党纪国法和良心。“铁肩担道义”的媒体在淫威下噤若寒蝉;律师调看不到被称为“机密”的尸检报告和“破案”卷宗;法院不受理廖梦君案;近80个疑问相关方面无言以对;统一宣传的口径在某论坛鬼鬼祟祟粉墨登场;杀人者不但得不到应有的制裁,还受尽公权的庇护;几个恶棍在某论坛不分昼夜搭台子唱戏,对受害者及其亲属百般诋毁和辱骂;为受害者说话的文字不是被频繁删帖,就是被批量锁帖;官场一面唱着“盛世”、“和谐”的欢歌,一面对泣血的呼唤充耳不闻……是盛世,还是乱世?逢此境况,我真如林觉民《与妻书》所云,“泪珠和笔墨齐下”。敢问苍天,你不能“匡乱世反之于正”,这天下又哪来的盛世与和谐?

《孟子·离娄下》有云:“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饥者,由己饥之也,是以如是其急也。”此等情怀,感天动地!反观现世为官者,多桀贪骜诈,予人民于水深火热,却还容不得人民攻瑕指失。以强权打压民意,以冷血应对苍生,以盘剥代替发展,以谎言代替真相,以“自杀”掩盖杀戮……凡此种种,均为乱世之象。何来的盛世?何来的和谐?

苦口婆心的结果是家破人亡,这固然是惨痛的。但和天下众生的惨况相比,廖家的悲惨遭遇的确也算不得什么。多少花季少女,在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等种种状况的逼迫下,不得不自我摧毁青春的圣洁和羞涩,在花街柳巷典当着自我;多少民工为摆脱生活的困境,带着某种人生的憧憬走向他乡,结果却尸骨无返;多少本该在学堂内求知的儿童,在“世界工厂”里沦落成了童工;多少人病痛难忍,却不敢走向张开了血盆大口的医院;多少下岗工人,苦苦挣扎在生存绝境的边缘……一株花草哪怕表面的花瓣或枝叶再油光,根部烂了,就风光不久。雇佣再多的“5毛”谎言欺世也是白搭,天地之间的许多自然规律是无法违背的!

专制的机器轰轰作响,官员再铁石心肠,人民就只能履汤蹈火。某些官僚的冷血和无耻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现有体制长期培养出来的。倘使民主继续缺席,体制的痼疾得不到根治,中国官场的腐败非但得不到有效的遏制,相反在贪欲横生的感染下将愈演愈烈。商务部的一份调查报告称中国近几年外逃官员数量大约为4000人,携走资金约500亿美元。这500亿美元是哪来的?不是天上掉落的,全是民脂民膏!在当官不为民做主、只顾疯狂敛财的官场氛围里,官情纸薄、狼吞虎噬、冷血盛行均势所必然。历史教训不能不吸取,去翻翻泛黄的书卷,就知道官逼民反是怎样写就的!

不少官员表里不一,这是人尽皆知的。但官场冷血到了何等程度,我还是在家破人亡的这一年才亲见。血案发生后,我为亡子的冤魂四处奔走呼号,前后给中央、省、市、区的官场人物写过上百份申诉材料,眼看半年时间就要过去了,但至今没有得到任何答复,连“节哀”二字也没有!几个混迹于某论坛的恶棍整天拿我接受捐助这一细节大肆攻击,攻击什么呀,如果不是靠了好心人的捐助,而徒然祈盼政府帮我度过难关,那么我夫妇俩在这等状况下无疑要饿死一百多次了。12月11日,我以特快专递和挂号信的方式,在广州再次给26个大小官员寄出了申诉材料,到今天(2006年12月30日)为止,仍然看不到任何的答复。羡煞古人,可以击鼓鸣冤,而今衙门深似海,已无鼓可敲!

一个学生被人叫到已经放假的学校去一回,短时间里就惨死校园,哪怕提取不到他“涉嫌行窃”的指纹,也成了“小偷”!一个在暴行下惨死的学子哪怕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也成了“自杀”!这就是2006年中国法制环境下诞生的一大“奇迹”!这就是我们的人权状况!有人以为压制了新闻自由,卡住了尸检报告和“破案”卷宗,再派出一支“打冤队”在某论坛耍尽流氓,就能使世人犯迷糊,可笑至极。别让廖梦君事件,令整个政权继续这般蒙羞!

在“上面”没有展现查清这起血案的诚意之前,别妄想我夫妇俩会同意给我的孩子进行第3次尸检!我们在孩子生前没能保护好他,他这般惨死后,就更不想让他的遗体一再无谓地遭罪。如果公权有意要将此惨案办成冤案,别说尸检3次,就是尸检100次也只是对我夫妇俩进一步的精神折磨。杀得死我的孩子,杀不死我的信念!哪怕有一天我也同样惨遭不测,我的灵魂也将坚信未来的世界容不得吃人。吃人的恶魔必将下地狱!

也别自欺欺人,忙于挂出“盛世”、“和谐”的两面破旗。不想让人指认这世道是乱世,就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先把廖梦君遇害校园案给查明白了再说!

附:以下为廖祖笙2006年12月11日以特快专递和挂号信方式向其申诉的官员名单,目前尚无一人回复:

1.党中央胡锦涛总书记

2.国务院温家宝总理

3.全国人大吴邦国委员长

4.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

5.中纪委吴官正书记

6.中央政法委罗干书记

7.公安部周永康部长

8.最高人民检察院贾春旺检察长

9.最高人民法院肖扬院长

10.全国妇联顾秀莲主席

11.教育部周济部长

12.中国作协铁凝主席

13.广东省委张德江书记

14.广东省政府黄华华省长

15.广东省人大黄丽满主任

16.广东省人大游宁丰副主任

17.广东省纪委朱明国书记

18.广东省公安厅梁国聚厅长

19.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张学军检察长

20.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吕伯涛院长

21.广东省教育厅罗伟其厅长

22.广东省省妇联赵东花主席

23.佛山市委林元和书记

24.佛山市政府陈云贤市长

25.佛山市南海区委李贻伟书记

26.佛山市南海区政府区邦敏区长

以上寄特快专递和挂号信的凭据,本人将永久妥善保存,必要的时候会一一扫描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