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01 心情日记的BLOG:一声叹息

大概是十月中旬吧,我无意间发现一个博客,那是广东时评作家廖祖笙的。刚打开他博客的那一瞬间,我的心紧地一缩,脑袋“嗡”地一下,小梦君的黑白照和一行行痛彻心肺的哀告直逼我的心底,让人不由地感到一阵阵的寒意。

廖先生是一个很有社会责任感和良知的时评作家,他写了很多针砭社会的文章,尤其是对新的三座大山进行了不余遗力的揭露和批判,在文章里他总是站在社会最底层百姓的立场思考问题,为老百姓鼓与呼。他的文笔可谓锋利,措辞可谓大胆,有时笔锋直指教育部和卫生部最高领导者,他的斗争风格完全可以跟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杂文家鲁迅相媲美。当教育乱收费高收费魔掌具体到他本人身上时,他更不可能息事宁人装聋作哑,他用他的如刀剑般锋利的笔杆同当地学校和教育系统进行了毫不妥协的斗争。然而他太高估了这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就在7月16日的下午,他的爱子——一个名叫廖梦君的阳光少年被一个莫名电话骗走,从此再也没能回到他的亲人的身边,“终结他生命的地方,正是他展开梦想的母校!”

最令人不能接受的是,这样一个有着诸多奖状和荣誉证书的翩翩学子不但被剥夺了生的权利,遍体鳞伤地惨死在给他那么多荣誉和证书的校园内,而且就在他失去生命的那一刻忽然就变成了“小偷”忽然变成了“跳楼自杀”!这样的定论叫屈死的冤魂何以安息?这样悲惨的事实让死者的亲人何以承受?这样的颠倒黑白让民众何以信服?廖先生说“哪怕他‘无权’活着,他也有权安息!”

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就在那么短短的一瞬间变成一个“小偷”到一个“自杀”者,这需要多么大的想像力和联想力!我除了目瞪口呆地佩服他们的脑筋急转弯转得那么快外,一时竟然要失语了!

暂且不论一个优秀学生干部一个得过众多奖状证书的学生怎么会忽然间去偷学校的东西。就算退一万步说,小梦君当时真的是忽然迷了心窍偷了学校的书和U盘什么的,被老师当场逮着然后动刀子捅老师接着就跑教学楼五楼(想像不出为什么不往楼下跑)那么纵身一跳。那这也顶多算是一起平常偷盗自杀案,可是为什么不让死者的亲属给一身是伤的遗体拍照?为什么不公开尸检报告?为什么不让记者采访?为什么不让媒体报道?为什么不让司法介入?

时至今日,惨案的发生已过去了5个多月,这160多个日日夜夜案情没有丝毫的进展,听到的只是痛失爱子的父亲无望悲哀的声声呼告和众网友一遍遍希望获得真相大白的呼声,看到的只是媒体装聋做哑集体失声和网管无数次疯狂的删贴。

从走进廖先生博客的那一天起,我就无时无刻不在关注这个案件的变化过程,但也只能从廖先生的博客中得到一些消息。最初的一段时间里我只要一上来就打开先生的博客然后读先生新发的文章再就是跟贴,借此表达自己的态度和心情;到后来我就把先生的博客网址粘贴到新浪一些名人的博客评论里,希望更多的网友来关注这件事情;可是到了现在,因为失望我早已没了那时的热情。时至今日,我由开始时的震惊愤怒到后来的伤心落泪再到迷茫无奈再到现在只剩下一声叹息。这件事就象一团乱麻绞得我心绪不宁,即使是在有阳光琅照的日子里也总有阴凉的感觉。

来源:http://blog.sina.com.cn/u/4af7ff5b010006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