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01 黑牙齿:躲到最后,就没地方躲了!

写完《“爱……不……”人民版问世》,我准备开始干自己的活了,但看到了随风飘散同学的留言,他说:“黑牙,请你光临我的博客,看看一个花季少年如何在校园惨死的悲剧,如果可以很想借你的人气转载一下,不用转载我的原文,能够达到扩大影响的目的我觉得就可以了。谢谢”我进了他的博客,看了那张主打照片,哦,这张照片我认识,那就是屈死的少年廖梦君。从时间的角度看,这是一起发生在今年7月份的惨剧,可谓之旧闻;从传播留滞的角度说这也是一起过气的事情,许多人知道,但忘记了,我也是这样。在这个炎热的夏季,我曾经经常廖祖笙的博客去看那一行行血泪的文字,经常感觉呼吸困难。但是几个月过去了,我逐渐淡忘了,也许是有更多的事情让我的“膺”里面被义愤填满?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博客又开始假装沉重。

我自己曾经是一个新闻从业者,我不可能不记得10年前报道深圳消费者协会杨剑昌为戳穿一个黑社会蒙骗消费者而惹来杀身之祸,我们的报道也为报社惹来了杀身之祸——惹上了标的为300多万元的“荣誉侵权官司”。我们的官司最后赢了,可是老杨呢?还在破落,不到50岁,白头发比布什还多。我原来的同事,还在这条路上走着,经常和我说到那些危险的经历以及在诱惑面前的痛苦;我的老婆也还是一个报道农村的记者,待遇远远不及一个在机房里做后期的技术人员,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让我摇摆。

黑牙齿躲开了,作为一种营生的选择,我有这个权利,但作为五年多记者生涯点点滴滴的比照,我也很难受。一个有良知的记者,一份有良知的媒体,从来就是在尖刀上行走,当然,前提是有良知。如果你要做一个吃香喝辣的娱记,除了有时候受到明星的内心的鄙夷之外,没有什么别的风险了。

说到正题,廖梦君的父亲是一个媒体从业者,或许是这个原因,让我们的死者的许多真相得以揭开——虽然揭开对于死者已经没有意义了——那我还要告诉随风飘散同学,还有许许多多像廖梦君那样屈死的亡魂永远永远走不进媒体,走不进博客,永远也走不进,媒体只是以点及面,幸运者就上了那个点,不幸者就只能不幸。

大款的币,明星的B,我们这个时代充满着让你勃起的刺激和销魂,对于公义,我们都在躲,躲吧,躲吧,总有一天我们无处可躲!

来源:http://jinguangyin.blog.sohu.com/142388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