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01 秋子依风:以文贾祸,写文章得罪人儿子被害!

第一次感到灾难和悲剧离人这么近。

好几天没上网,打开QQ,看到一则消息,廖祖笙的儿子在学校被老师和保安打死了。

我和廖祖笙并不认识,只在QQ上聊过一两次。因为那时我们都写评论,经常能在报纸上网上看到他发表的评论。

他儿子的死,和他写文章有一定的关系。

他因为儿子学校的乱收费,写过一些文章,得罪了学校的领导和老师,关系交恶。但谁也没有想到,学校也能置人于死地。

今年七月,学校已经放假,老师以学校发证为名,让学生给他家打电话,他的儿子廖梦君到学校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有目击者称看到三个老师和一个保安追打廖梦君。

以文贾祸。今天又看到了。

令我心惊的是,全国有那么多的评论写手,写评论肯定是对社会上的一些现象不满,得罪一些人,也不否认其中有一些就是为了评论而评论,为几元稿费而去的。可是,代价竟是这么惨重,一条人命啊。

推人及已,我呢?以前经常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对社会上的不平指点不已,肯定也有人对我比较痛恨吧。可能是因为当时报纸的原因,领导告诉我,不要对本地的事件进行评论,所以,我也很少对本地的不平之事进行评论。(另一方面也是自己的自觉,我有一种河南人的自豪感在里面,不想把不好的一面展现给大家,河南在外地的形象本来已经受到歪曲,写评论又经常是写负面的,如果发到外地,自然不利于树立河南形象)也许,因为写的都是外地的事,有痛恨之人,也不会轻易过来报复吧。

身处媒体,我也知道所谓的言论自由能自由到什么程度,那是有框有边,有楞有沿的。甚至,我们在某种程度上认可了对某些发表过过激文章的人的冻结,但是,这种赤裸裸的刑事伤害,却实在令人震惊。

廖祖笙是一个作家,一个评论写手,用我现在的话说,他是一个拥有一定话语权的人,相对一个不认识字或者认识却不能写文章的人来说,他已经有很大的优势可以把自己所遭受的情况说出来,甚至,他的社交圈子,他的社会关系都要比一个普通的公民更有优势,可他,仍然无法为自己所受到不幸来呼吁。因为他的文章,他可爱的儿子永远地走了,不知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如果,如果时间可以倒退,他还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吗?

他所遭受的不幸其实不代表“正式”的言论自由的问题,甚至是两码事,他得罪的是学校,是领导,是另外的报复,属于社会性的。就如同我们对一个人不良行为进行谴责,从而受到报复是一个性质的。但是,社会性的报复,同样也说明人们的强权意识,不允许别人干涉自己,哪怕是言论上的,而且,法律在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上是多么地滞后,直至悲剧发生,直至今日,仍然无法申诉。

思绪已乱,把廖祖笙的悲剧贴出来大家自己看吧:http://blog.sina.com.cn/m/liaozusheng

来源:http://qiuziyifeng.blog.sohu.com/15841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