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02 怡雅轩:为什么还有人强迫我们作奴隶?

廖梦君喋血在即将放飞梦想的校园里,含冤的灵魂伴着阴云在半空飘荡,无声的注视着这个世界的反响。

诚然,孩子是无辜的,是正义与邪恶较量的牺牲品,是幻想螳臂当车的惨痛代价,但有人就说,这是廖祖笙自作自受。对此,我实在无话可说。

可是,当别人妄图强奸我们的意志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心悦诚服的接受侮辱吗?当有人别有用心地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到我们头上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心甘情愿的拜赐风波亭的饮恨之刀吗?奴隶社会已经结束了几千年,可是为什么还有人强迫我们作奴隶?为什么我们又要为自己做成了奴隶而沾沾自喜呢?可悲的奴隶心态。

廖祖笙反抗了,为争取平等的而不是奴隶的价格,可是,我们在做什么?在旁观,在嘲笑,在幸灾乐祸。庆幸自己还是奴隶,还具有奴隶的价值,我们还可以略等于牛马。哈哈。

今天,廖梦君是受害者,但受害的不仅仅是廖梦君,更是我们,这些麻木的没有血性的还在苟且偷生的人。有人用强权夺走了我们的热情,阉割了我们的分辨是非的能力,在我们脑门上烙上了奴隶的印记,用锁链套在了我们的脖子上,我们兴高采烈的摇头晃脑。

庆幸吧,趁我们还可以等于一头牛,等于一匹马的时候;欢呼吧,趁我们的奴隶身份还没有被剥夺的时候。

来源:http://zwdwjw.blog.sohu.com/21020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