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04 jun231615:也说16岁少年廖梦君的蹊跷死亡

我没有国家相关执法机关工作的履历,也不曾系统地学过法律相关的知识,我也只是通过网络,意外地了解了一些廖梦君的死亡前后的故事,关于佛山执法机关的定论,关于廖梦君父母及网友的质疑。

我无意、也没那个能耐,充当所谓铁面无私的判官,我根本无从判别谁是谁非,这是个歌舞升平的时代,不需要仗义直言的鲁智深,也不需要慷慨赴死的谭嗣同,我们只需要稳定。

我早过了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青涩年代,在这个全民努力营造着和谐社会的今天,掺和到这样不清不楚的事件里,似乎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但我犹豫再三,还是觉得有责任写下这些冗乱的言辞,因为我也是一个父亲,也有一个至爱的儿子,也因这短短的几句话“他冤屈和惊恐的魂魄还在游走,渴望得到安息!哪怕他‘无权’活着,他也有有权安息!”

但那些相互矛盾、互相对立的证据,总该有人告诉我们:是谁在说谎?是廖爸?或者是……?

我不相信这是一场蓄意已久的谋杀,就象我不相信:区区7本书、1个U盘,就可以让一个居尊处优的孩子铤而走险。

就算他真是意图不轨的窃贼,我也不相信:16岁的孩子,可以像老江湖般在受伤后飞檐走壁、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一条性命。

我更相信:他罪不当诛,即使死有余辜,也该有人,能体谅他绝望的父母,让他们一解心中的疑惑。让他们心服口服,而不该,让这许多的流言、在网络上肆意地喧嚣。

常言道:沉默是金,但有时候沉默,只会加剧猜忌,虽然说“谣言止于智者”,但有时候,良知也会在无意间,因为善良或者无知,沦为恶人利用的工具。

就象网络学者杜骏飞先生所说的那样:“网络所起的作用,也就是给无权无势、一时缺乏消息来源的大众一种信息传递的基础平台:从开始时期对消息封锁的打破,到后来的添油加醋,从描述事实到盲目议论,从透视真相到风传谣言,诸如此类。一味强调对网络传播作某个方面的控制的结果,总是会吸引更多的好奇,萌生更多的谣言,产生更多的反制力,然后就会产生“雪崩效应”——恐慌会像雪崩一样愈演愈烈。因此,对网络谣言的最好控制,就是在尽可能早的事件前期,在传统媒体上,始终力求信息的公开化和及时化——如此,网络谣言才可能会失去孳生的土壤和传播的市场。”

从网上列举的问题而言,廖梦君的死,的确会让很多活着人充满疑惑和担忧。就算是自杀,也应该让他的父母心服口服,不必为此空耗余生。

人和动物的不同就是人有一颗心,一颗善良的心。在强大的执法机关与弱小的草民之间,我们都很容易在不知不觉间倾向于弱者,一时间喧嚣日上,这种愤怒的情绪,其实于和谐社会而言,更是一种不安定的因素,更容易激化矛盾。

该如何将这矛盾化为无形?是置之不理、充耳不闻?只能使传言日益喧嚣。

一味地打压封杀?恐怕也注定只是一时的权益之计。

坦荡面对,直面矛盾,恐怕才是我们的职能部门该做的吧。

至少,我是这样期待着,期待着我们的政府,能本着“为和谐社会计,为依法治国计”,早日“还案情以真相,予罪恶以判决”,将事件的真相,完整还原给所有关心这件事情的人们。

即使最后的事实确实说明:这本就是一个简单的“盗窃伤人后跳楼自杀”事件,无须质疑。

我相信:只有事实,也只有铁证如山的事实、不容辩驳的事实,才能最终让人心悦诚服。

常想:在对待各类突发事件的态度上,我们的各级政府官员是不是能够采取更加开明、更加开放、更加负责的姿态来面向世界、面向公众、面向舆论呢?经过了许多事,我已经变得畏缩胆怯,我的血也不再火热,我不是蚍蜉,也无意撼动大树,我只想安定地生活。

发这篇博,转载这些内容,不是为了表示我对廖先生质疑的认可,那该是我们的执法部门该做的事,我在这里,只为表示我,对廖先生遭遇的同情,因着他绝望的悲哀,因他对事实真相的不懈的追求。

虽然网友们曾这样告诉我:怀疑的精神虽然很重要,但是怀疑你改变不了的东西就有点多余了。所以,还是闭嘴吧。

但我还是相信:或许此案至此已经终结,或许时间流逝洗涤旧迹,人们的疑惑与追问,终将无力、无奈地结束,但与这些结束同时发生的,也许是司法系统公信力遭受的伤害。

因为那毕竟,是一个16岁孩子的淋漓的鲜血。

来源:http://jun231615.blog.hexun.com/6295784_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