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05 pa的枕头:不平

其实我一向是对不公平的事没什么同情心的,比如路边的乞丐我不会给钱,无论他们是老迈不堪还是下肢残疾;比如我也不会为白血病的孩子捐款,因为总觉得捐了一个还有下一个,没有个尽头,而我也帮不了所有人,又何必去做那偶尔一次的好人呢?

这种理由总是名正言顺地为我的冷漠制造借口,但这次实在是不能忍了。

一个比我们还小上几岁的孩子就因为揭露他父亲写文章触到了教育界的痛处被活活折磨致死,老子写文章儿子被害,现代版的父债子还竟是如此代价么?几个大男人挖了人家的肉,打断了人家的手,打塌了16岁孩子的脑壳,捅得他身上到处是刀口,却还自称是被“袭击”的被害人;从高楼上抛下的残破尸体也被说成是“偷窃不成,畏罪自杀”,这种谎话已经无耻到令人笑到想哭的地步了。媒体“统一口径”,“自杀”孩子的验尸报告成了“绝密档案”,更别说是尸体的照片了……

我这个冷血的局外人尚觉得悲伤,那让死者的父母何堪呢?自己的孩子在10分钟左右变成了模糊的肉块,做母亲的是否一直在自责当时没有陪同孩子进校?因为自己的义愤文章,16岁的生命在没有绽开的时候就消失,做父亲的是否悔不当初?不说已经几个月未见孩子的容颜,就是连孩子的清誉都被那无耻到可笑的谎言玷污,也许已经悲极而笑了吧?

在这,我知道我不能为廖先生和小梦君做什么,还连累了各位跟着一起郁闷,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如果各位有兴趣去见见那无辜的孩子,听听他的故事:http://blog.sina.com.cn/m/liaozusheng

来源:http://ginger-jiang.spaces.live.com/blog/
cns!21AB9322DC3132C3!700.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