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05 道破天机的BLOG:无法无天的公权力欲置廖祖笙于死地

像章文先生一样,我“实在看不下去”。关注廖案几个月时间,我大致得出了一种可怕的结论:这是不明势力对廖祖笙先生的血腥迫害!无法无天的公权力欲置廖祖笙先生于死地!

品学兼优温文尔雅的廖梦君,被电话招进黄岐中学,母亲在附近等他一块回家,这时候小梦君有没有可能突然神经短路,铤而走险“行窃”?常识告诉我们:概率为零。事实上警方也提取不到小梦君“涉嫌行窃”的指纹。退一万步说,就是小梦君偷了几本书被邓玉海发现,也绝无可能去而复返“刺杀”教师。学生对老师有敬畏之心,这般疯狂的举动,别的学生做不出来,生于书香门第的廖梦君就更是做不出来。佛公宣的通稿在证据方面不但不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而且前言不搭后语,漏洞百出。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无法无天的公权力炮制拙劣的谎言颠倒黑白,企图掩盖真相,是在侮辱民众的智慧!

“廖先生博文被一删再删,论坛禁声,媒体无影,上诉无门”;凯迪大量公认的5毛云集,对廖祖笙先生日夜诋毁辱骂,同情支持廖家的网文被删被锁,“挺廖”者的ID动不动被锁或发言一再被屏蔽;在江西省德兴市一中任职的徐建新,历来十分在意提高自己的“声誉和影响力”,这次不惜赤膊上阵,突然扮起了糊涂,搞不清一句话的尸检结论和真正法医学鉴定报告的区别,对廖先生大放厥词……没有公权力的作祟和怂恿,这些现象不会出现。网友zczpza论断“事发之初,就有公权谋划于中,凶手施暴于后,互为呼应”,已然逐步得到证实。网上苍蝇追着廖先生要证据,根本就是追错了对象,我看为的是再次出通稿,以利进一步圆谎,好平息众怒,一锤定音。

徐建新的毒辣文字《我看“廖梦君死亡案”,廖祖笙在说谎》,与那些终日在论坛里蹦跳的网评员如出一辙,其目的无非是想千方百计把廖祖笙“刻画”成一个没有诚信的人,从而削弱这位作家的文字影响力。遗憾的是,人们从廖先生的笔下,看到的恰恰是作家中少有的率真,他真实地反映了底层民众的心声,指出的也是中国亟需面对的现实问题。这种率真行文的言说方式,往往为既得利益者所恼怒和忌惮。徐建新等费尽心机给廖先生扣上“说谎”的帽子,也同样是在侮辱民众的智慧!一个失去了孩子的父亲,在悲痛中希望有人给他惨死的孩子讨回公道,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廖先生有没有胆量说谎?他有没有必要撒谎?战士倒下了,苍蝇围拢来。这群嗡嗡叫的苍蝇里,现在个头最大的非徐建新莫属,名是出了,可惜出的是一身臭名,多年积攒毁于一旦!

这些网上苍蝇对廖先生接受捐助一事大做文章,更显无法无天的公权力欲置廖祖笙于死地,可以断言如果能随手逮到那群苍蝇里的某一只,那一定是“公”的,正常的网民不会是这种心态,也没有时间整天挂在网上“逢廖案帖必守”。政府对迷雾重重的惨案不闻不问,对遭受了灭顶之灾的廖先生也不给予任何关怀,廖家大概至今看不到政府在哪里。官方不顾廖祖笙夫妇的生死,民间难道不能自发帮廖家一把?更何况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多少人就是想帮廖先生也是有心无力。苍蝇们拿住这细节做文章,当然不是怕廖先生会“发财”,主要是为了旁顾左右折磨廖先生,对他实行多方位的精神折磨。昏天暗地,苍蝇成群,不懂这是啥世道!

小梦君惨死校园近半年,各级政府对廖祖笙先生的泣血呼唤和民众的疑虑不理不睬,只想到动用大量网评员到网上“灭火”,也似乎进一步证实了“和谐”社会需要制造一个像廖祖笙这样的悲剧人物。你不是能用一篇篇犀利的文章指点江山吗?你不是“胆大妄为”到谁都敢点名道姓批判吗?现在看你还怎么跳?杀了你的孩子,再从精神上天天折磨你,让那些妄谈国事者看看——不知天高地厚就这下场。以为这样往后舆论的管制就容易了,以为这样惨案就成糊涂账了。殊不知真相是无法磨灭的,何况这件惨案虽然被统一了宣传口径,露出的马脚却太多。这分残忍和冷漠,激起的是更多的民愤。5毛们疲于奔命,网上“灭火”到现在,民众果真相信了廖子是“自杀”吗?影响了民众对廖案的判断和评说吗?事实证明,一直以来就没有!

廖祖笙犹如子规啼血,他的笔下要的东西很具体:给民众以看病、上学、买房的权利。谁的手头掌握着这些资源,不给民众这些权利,他就点名道姓锲而不舍地“骂”谁。他文笔的犀利有些高官已经领教了,只怕有人恨得咬牙。可惜,廖先生真的高估了社会的文明度,因为在专制社会里,强权是不会屈服于一时的舆论压力的,他不但没有代民众要到所该要的权利,反而使自己的独生子离奇命丧校园,死后还得背负莫须有的污名。这是时代的悲哀,也是廖祖笙的宿命。连晨先生说过:“文人最大的灾难是遇上如此对手:一只手拿着笔,另一只手握着枪;自以为有理时就用笔和你论理,理屈词穷了就把笔扔了,拿起枪对着你的脑壳,道:闭嘴,再不闭嘴崩了你!”直接“崩了”廖祖笙脸上不好看,这般“消遣”廖祖笙,“好看”了,“好玩”了。你看那些嗡嗡叫着的网上苍蝇,那叫声有多欢,说不准那里面就有杀害小梦君的幕后黑手或凶手呢。

任何人在公权力的碾压下都是容易破碎的,无法无天的公权力欲置廖祖笙于死地,心急如焚的网民看在眼里,恨在心里,无数双眼睛在静观着事态的发展。作为关注廖案的网民,所能做的也正如程益中先生所说:“用常识为武器,我们必将摧毁恐怖和谎言编织的梦魇。不要和常识作对。不要和良心作对。警惕卑鄙无耻的政客用真理的名义打击真相,以政治正确之名泻一己之愤谋一己之利。”

也要奉劝有些人:适可而止,别把民心摧残得太厉害了!把廖祖笙逼到这程度,还不够吗?该住手了!

来源:http://blog.sina.com.cn/u/4bdc3d06010007j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