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06 mingming05:廖梦君“盗窃-行刺-自杀”结论不能成立!

廖梦君离奇坠楼案,不是一件简单的个案,已经演变成为公共事件,在社会上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之所以出现如此被动混乱不堪的局面,完全是由佛山市政府和警方不正确作为造成的!警方在“通稿”中对该案的定性结论存在重大缺陷和错误,不能使其中一方当事人即廖家和关心此案的民众信服,后来的“释疑”,更是没有起到丝毫释疑的作用,它回避了核心问题,为释疑而发表的“释疑”,却没有就存在的重大疑点作出任何说明,这更进一步加剧了廖家对警方的怀疑,使大众更加确信该案存在黑幕!结合警方发布的“通稿”、“释疑”以及廖先生对警方提出的诸多疑问,本人认为:

一、警方“通稿”和“释疑”中认定的廖梦君“盗窃”行为不能成立。

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其证明力必须要达到法律所要求的唯一性和排他性,而警方所取得的证据远远达不到这样的标准。

警方的证据一:邓玉海的证言。

廖梦君“盗窃”、“行刺”、“逃跑”等情节,只有一方当事人邓的叙述,他是唯一“证人”,但是,邓也是该事件的利害关系人,他的证言是孤证,不应轻易采信。然而,从警方对廖梦君“盗窃”、“行刺”行为过程描述看,显然是采信了邓的“证言”,警方是偏听偏信,造成了先入为主。邓的证言主导了警方以后的侦察方向,使侦察活动围绕着廖梦君“盗窃”、“行刺”展开,而无视证据的矛盾点,造成了侦察方向发生偏差。

警方的证据二:现场提取到的廖梦君8个鞋印。

警方送达给廖先生11份法律文书:“佛公南刑鉴通字(2006)2147、2148、2149、2150、2151、2152、2153、2154(均为鞋印鉴定)、2224(廖梦君死因法医学鉴定) [廖祖笙注:是只有一句话的鉴定结论,而且对伤情严重“偷工减料”,并非有详细伤情记录的法医学鉴定材料,换言之并非俗称的尸检报告。尸检前、尸检中,警方均承诺会在15-20天之内把尸检报告给我,并会附上每一处的伤情照片,后来却反悔了,尸检报告成了“机密材料”,律师和家属至今看不到尸检报告和“破案”卷宗。] 、2225号(邓某伤情鉴定) [廖祖笙注:也只有一句话,说是“重伤”,伤在哪无记录。] 鉴定结论通知书和佛公南刑撤字(2006)20233号撤消案件决定书”。

11份文书中有8份是鞋印鉴定,鞋印的提取地点为“盗窃”现场,警方称:“8张办公桌抽屉前面地下提取到廖梦君的鞋印”,警方还在三楼廖梦君“放”毕业证、毕业集体照片和录取通知书的三楼茶水间提取到廖梦君的鞋印,但廖先生称:“我们17日到殡仪馆辨认孩子的遗体,发现他右脚的鞋子不见了,而警方提供给我们的鞋印报告全部是这只鞋子的鞋印”。面对廖先生和公众对这一情节的强烈质疑,警方在释疑中回避了,说明警方默认了:在“盗窃”现场提取的鞋印的确全部是廖梦君右脚上的。 [廖祖笙注:前段时间我们到殡仪馆看孩子的遗体,发现孩子脚上剩下的那只鞋子现在又不见了。孩子的遗体变形得厉害,我们想带走孩子的一缕头发,殡仪馆不允许。]

证据“鞋印”,恰恰成为了该案的最大疑点,因为就是三岁小孩也知道,既然走路,正常人都是要用双脚的,而在廖梦君“盗窃”的现场,提取到的却只是“同一只脚”的鞋印,包括从茶水间提到的鞋印。这种情况下,大家完全有理由认为,警方提取到的鞋印是事后有人拿着廖梦君右脚上的鞋子到现场补按的,这些鞋印是伪造的,在留痕条件相同的地面上不可能只能提取到同一只脚的数枚鞋印!这样的情节是极其荒诞的,这样的鞋印提取得越多,则事后补按的可能性也越大。警方对现场的足印哪怕是不做承重实验,哪怕是在现场能够提取到一两枚左脚鞋印,也能够证明廖梦君确实进过办公室,能够支持一下邓玉海的证言,但遗憾的是没有,这更加佐证了邓玉海的“证言”不可信,是谎言!

警方的证据三:廖梦君“盗窃”现场的办公桌有11个抽屉被不正常打开,抽屉内物品有被翻动的迹象,且在下方地面上提取到廖的鞋印,以此情节印证廖梦君的“盗窃”行为。但是,在廖梦君“打开”的11个抽屉上、在他翻动过的诸多物品上、在他拿过的7本书上、还有他长时间拿在手里的毕业证上、毕业集体照片上以及录取通知书上提取不到一枚甚至半枚廖梦君的指纹,说明了什么?结合前1、2点,说明了廖梦君根本就没有动过这些东西。

警方的上述三点证据均不能证明廖梦君到过现场、在现场“盗窃”并行刺邓玉海!起码证据存在着重大的缺陷,无法排除有人蓄意伪造现场,加害廖梦君的嫌疑,所以,警方在其证据不充分不确实的情况下,即对廖梦君做出了“盗窃”、“行刺”的结论,这个结论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是错误的!在此前提下,注定了警方对后面所发生的一系列事实的认定也是不能成立的。

二、警方称廖梦君逃至六楼顶,向下攀爬进五楼“教工之家”,也是不能确定的。

警方没有证据证明廖梦君是从六楼顶向下攀爬进五楼教工之家的。且不说廖先生所质疑的平时有铁门锁着通往楼顶的路,单说受伤后的廖梦君有没有能力完成这样高难度的动作?显然是不可能的。警方应该就此做模拟实验证实其攀爬的可能性。再者,如果廖梦君是这样攀爬了,必然会在触摸过的墙壁上、窗子的窗框上、玻璃上留下指纹、掌印或者留有蹬擦痕迹——脚印血迹等,警方提取到了吗?从警方的“通稿”、和“释疑”中所列举的证据看,没有这样的证据!那么,廖梦君攀爬是不可能不用手和脚的,更不会生出翅膀不留任何痕迹地飞进教工之家,所以,警方的这一结论没有证据能够支持!那么廖梦君是怎么进入教工之家的,如果警方没有提取到上面列举的痕迹,那么,就不能说明廖梦君是自主进入教工之家的,不能排除是被他人胁迫进入的。这也是该案件的一个重大疑点,在一定程度上关系到廖梦君是他杀还是自杀的重要情节。

三、警方认定邓玉海受伤在先是荒谬的。从警方描述的过程看,廖梦君和邓的肢体接触的打斗只是数十秒的时间,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法医能鉴定出谁受伤在先?实在是天方夜谭!再试想,一个有着对花甲老人大打出手暴力记录的壮年邓“老师”,与一个不满16周岁的弱少年打斗会是什么结果?人们是非常清楚的!

廖梦君“盗窃-行刺-自杀”结论不能成立!邓的“证言”是谎言!廖梦君是冤屈的!警方应该排除干扰,切实履行职责,对该案重新立案侦察,查清事实真相,给死者及其家人,给广大民众一个可信的答案!

另外:

一、警方曾经有个表态,声称警方在该案件中“保持中立”,对这样的表态,让人疑虑重重!作为政法机关的公安部门,其职责是依法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其职责是忠于法律,忠于事实真相。在进行的侦察活动中,不因外力干扰而左右。但是,在廖案中警方却表态“保持中立”,使用了这种国际上惯用的外交辞令,由此看出警方在办理该案中放弃了忠于法律忠于事实真相的职责,他们为了向某种势力妥协而保持“中立”,这样的做法本身就是对法律的不负责任,是对职责的亵渎!警方这样的表态和做法应该受到强烈质疑和谴责!

二、有网友口口声声要廖家出示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是正确的。这样的说辞是极其荒谬的。作为刑事案件,侦察取证并固定证据,是法律赋予公安机关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公安机关不正确履行这一职责就是渎职行为!而对当事人,法律则没有赋予他们这样的权利和义务。因为该案不是民事案件!又有的网友声称,廖给遗体拍照是非法取证!像这样反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论调实在另人厌恶!

三、有人口口声声质问廖先生为什么不再次做法医鉴定[廖祖笙注:遗体至少已被尸检两次,我和律师至今看不到被称为“机密材料”的尸检报告,律师也调看不到“破案”卷宗!] ,本人认为,在一个错误结论(廖梦君“盗窃-行刺-自杀”)的前提下进行尸检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在一个荒谬、错误的倒果为因结论的指导下所做的一切,皆为毒树之果!廖先生当然会愤然拒绝!

佛山政府和警方必须要正面回答廖先生和公众的质疑,用强有力的证据加以说明,消除民众的猜疑,还事实真相给大众,平息民怨,安抚民心,重建其公信力。

来源: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
?boardID=1&ID=1450260&pag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