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09 铁笛:廖祖笙在说谎?徐建新在撒谎找抽!

惯于吹牛皮讲大话的江西省德兴市一中的徐建新,最近又“出名”了,在网上扔出个烂帖子,题目竟是《我看“廖梦君死亡案”,廖祖笙在说谎!》,对痛失爱子的廖祖笙先生落井下石,大泼污水。

这个找抽的徐建新,不愧是一大网络流氓,抛出毒帖后,又摇身一变,用“波涛浩淼”等网名跳到自己的烂帖子后面,和几个不明身份夜以继日攻击廖先生的人混在一堆,玩左右手互搏。那些人过去常涮他的老脸,他们现在穿连裆裤了!知道徐建新底细的人,也知道徐建新就是“波涛浩淼”,“波涛浩淼”就是徐建新在互联网上招摇过市的马甲!

我说江西省德兴市一中的徐建新惯于吹牛皮讲大话,半点没有冤枉他。看看他的满嘴谎言:

“这是一篇还没写完的文章,但中国国家安全部介入了,本人在2002年10月24日,被三个国家安全人员带到了旅馆中,失去自由近12小时,本人的计算机被扣,最终以“散播危害国家安全的信息”罪名被没收。思考后结论很简单,原因是这文章影响了中共十六大,影响了总理人选。历史上,只有傅斯年的名文《这个样子的宋子文非走开不可》能够相提并论,本人与傅斯年的主要不同在于:名望极大的傅斯年是明确要宋子文下台,作为无名小卒的本人,文章只是想讨论中国教育问题。”丑文出处http://shuobudema.blog.sohu.com/28233170.html,引文在丑文最后一段。

徐大吹啊徐大吹,你的“雄文”如此威猛,下次你“思考后结论很简单”,影响了联合国秘书长的人选,当心联合国拧断你徐建新的脖子!

网友看了徐超级搞笑的这段文字,笑道:“哈哈,我的眼泪都笑飞了!”见了这种牛皮吹破天的文字,谁的眼泪能不笑飞?大家去看看他那篇“没写完的”《全面退步的中国中小学教育》,值不值得“中国国家安全部介入”,能否“影响了总理人选”?徐建新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把国家领导人温总理的上任归功为他那破文章的“影响”,有损国格,有损人格,性质恶劣且涉嫌犯罪!岂止是在找抽,是在说谎?

徐建新有爱出风头和炒作自我的老毛病。他弄了个《中国国际互联网高手名人名篇榜》,然后立马噗通一声跳进榜中,称“属于理性型的:第一号高手当然是本人徐建新”!徐建新是谁?谁是徐建新?网络流氓的这种自我炒作,是无耻的表现,也是自我膨胀的再次病发,“当然”是找抽,“当然”是说谎!

乐衷于在互联网上提高“自己的声誉和影响力”的徐建新,在网上极不负责地抛出绝对论,诬蔑“廖祖笙在撒谎”,其论据没有一条能够站得住脚。

他认为“人命关天的这事情要掩盖,必须教师、学校、警察全部烂掉才行”。网友对此论据已做了很好的反驳:“不必全部烂掉,烂掉几个就够了。我们看到听到那么多不可思议的霸王司法,有几个需要“全部烂掉”?

徐建新认为教师为了几万元的择校费没有杀人动机。他刻意回避了廖先生曾经激烈抨击教育积弊和当地教育乱收费,刻意淡化廖家与学校的过节,刻意对廖案的种种疑点只字不提。以徐建新之矛攻徐建新之盾,教师为了几万元的择校费没有杀人动机?那好,向来品学兼优的学生为了几本书,又哪来的“刺杀”老师的动机?在同一思维过程中,一个思想及其否定不能同时为真,这是逻辑常识。徐建新的说法自相矛盾,有违逻辑常识,是自抽嘴巴!

廖祖笙的博客到今天为止也在说“拿不到被称为机密材料的尸检报告”,他和他的律师为此已诉诸法律,警方的“释疑”也证实寄给廖的是鉴定结论,而非有详细伤情记录的尸检报告。结论和报告是两个概念,前者可以精简到一两句话甚至三五个字,报告则可能是洋洋洒洒数千言甚至数万言。比如,我们得出“徐建新是网络流氓”这一结论,就8个字;而《关于徐建新是网络流氓的调查报告》,却可能是6000字。“徐建新是网络流氓”的鉴定结论,肯定不如与之相关的鉴定报告来得详细具体,说服力也更加轻飘。自吹在维权方面有成就的徐建新,不会不具备这方面的常识。他自称给廖先生发过邮件没有得到回音,廖在博客上称从未收到过徐建新的邮件。徐建新在诬蔑廖先生之前,难道就不能打个电话确认一下,问问廖先生或当地警方,再大放厥词也不迟?呀,不能!他要故意混淆两个不同的概念,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找抽,在一惊一乍找“名气”,找投机!真正在欺骗网友的不是别人,正是惯于撒谎的徐建新!

这个来路不明的徐建新,似乎正在和别有用心者唱同一个腔调,试图借一次多余并再次摧残受害人家属情感的行为方式,帮助有些人圆谎!他们是否想倒果为因,借着某个蓄谋已久可加以控制的动作,把廖案一系列的疑问和奇怪的公权反向作为全面抛开,以避免公众追究,以求快刀斩乱麻化解某种危机,还有待时间验证。假如他们想借着某个动作掩盖什么,那么实质上就是沦为帮凶一族!

就像徐建新自称那篇“没写完的”的文章“无意中帮助温家宝当总理”一样,他在毁谤“廖祖笙在撒谎”时,又故意把话往大处说:“廖祖笙自己控诉共产党封锁新闻,自己也在自己能够删帖子的地方删别人和他的意见不同的帖子,让别人不能够说话,普通人一看,只能够看到和他一样的说法。廖祖笙自己就在用共产党的办法对付共产党和那些教师。”就凭徐建新这段话,我看到他不但是一个网络流氓,还是一只毒蝎子。廖祖笙在哪个地方“控诉共产党封锁新闻”了?请他找出来,找不出来,就是诽谤!个人行为和部门行为代表不了整个党派,这同样是一种常识。徐建新在这里使用的招数又是无中生有,故意以偏概全颠覆常识,混淆概念!他诬蔑廖先生“删别人和他的意见不同的帖子”,证据何在?多少网民亲眼见证了廖先生的博文和跟帖被人一删再三,廖的博客上也有证据表明这并非他本人所为。徐建新这个瘪三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廖先生所为?这个徐建新,整个儿是欠抽!

再说博客是博主的“私家花园”,园主就是铲去了哪堆狗屎,也不能成为徐建新毁谤园主的论据之一。这就像有人恶意跑到徐建新家中的客厅去拉屎一样,维权“前辈”徐建新有权请拉屎者出去。徐建新以此毁谤廖先生,难道他有容忍恶人在其客厅拉屎的雅量?不,他是个小鸡肚肠,我在文末会说到。

更让人不得不抽他的是,以维权“前辈”自居的徐建新竟然穿上“波涛浩淼”等马甲,在他的烂帖子后面叫嚣“人已经死了,没有名誉权了”!这种话从他的嘴里冒出来,一不小心就掉出了他“维权”的底裤,说明他在维权方面不过是浪得虚名。徐建新,我问你:你的祖宗十八代是死人,不是活人,对此任你怎么混淆概念舌灿如花,你也不能否认这是事实,对吧?那么,按照你的逻辑,那就是你徐建新的祖宗十八代“人已经死了,没有名誉权了”,任何人都可以像你那样,毁谤或是诅咒你祖宗十八代!呵呵,徐建新啊徐建新,你说你这不是找抽,是什么?

徐建新维权是一大笑话,他连自己的基本权利也维护不了!比如他“请方舟子不要血口喷人,诬蔑本人剽窃他”,“请他在两天内知错就改”, “但是,方舟子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徐建新怎样?他跑到网上骂句“他(方舟子)以为他算哪棵葱”、咒对方一句“芙蓉哥哥”,拉倒。啧啧,这多像阿Q,扔了石头就跑!

徐建新满脑子的专制毒素,他一方面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人命关天疑问长串的事件上神经短路,抢了个“全国第一”,以真名实姓加马甲玩弄各种小伎俩,信口开河在网上恶毒毁谤廖祖笙先生,一方面在遭到网友纷纷谴责后,不但没有应网友们的要求向廖先生道歉,反而恼羞成怒,威胁沉浸在巨大悲痛中的廖先生,称廖不删除博客上转贴的网友批评他的文章,他就要廖“好看”。看看,这就是徐建新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雅量”!这就是他的维权套路!他在一些论坛让廖先生“好看”的毒招,果真“好看”——网民看到了网络流氓徐建新在自曝其丑!在落井下水!在投机!在撒谎!在找抽!

这个不阴不阳来路不明的徐建新,缺乏民主意识,一副专制嘴脸。他可以像疯狗一样,随便毁谤一个与他素无瓜葛的人,可以胡说八道,可以落井下石,可以雪上加霜,可以为了出风头,践踏常识出卖良知,无视公民权利,极力捍卫无法无天的公权……对他看不过眼的网民,却不能指出他的不是,否则他就要迁怒于无心与他过招的人,找被他毁谤的那人撒野。江西省德兴市一中的徐建新,你习惯于这样维权吗?你就是这副德性吗?你维的是人权还是狗权?维的是你胡说八道诽谤不幸者的特权吗?

“活宝”徐建新,你说说你说说,你这不是在找抽,在说谎,是什么?

徐建新在恐赫廖祖笙先生时称,他要廖“好看”,廖不要怪他,要怪就怪那些写文章批驳他的网友。这个岂有此理的徐建新,我也模仿一下他的口气:我铁笛为廖祖笙先生打抱不平,写这个帖子剥了你徐建新的画皮,你也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徐建新太不自重,怪你徐建新犯贱,怪你徐建新找抽!再怪,就怪你徐建新欺世盗名,还有一次次的自我吹嘘和撒谎!

来源:与君同悲的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