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10 淘气猫:看看廖梦君案到底谁在说谎?

因为太忙,有些天没到猫眼了,好容易有点时间来转转,发现猫坛又针对“廖梦君死亡案”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我一时忍不住,也码几行字来凑凑热闹。

由于廖作家中年丧子,可谓遭受的精神打击相当的大,有信口胡说来发泄的可能,况且原本说话也没有权威性,因此,对他的话我从来都不当回事,分析这个案子也从来都是采用具有合法性和权威性的警方的言论。

本文的参考文章有两篇:

1,落款为“佛山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办公室(二〇〇六年十二月五日)”的《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下文简称为《释疑》;

2,刊登于《佛山日报》,署名为“佛公宣”的《广东佛山一中学生涉嫌盗窃刺伤老师后坠楼身亡》,下文简称为《佛公宣》。

《释疑》中说:“该案发生后,佛山市公安机关迅速通过媒体公布了基本案情”,因此,可以推断这指的就是《佛公宣》。

一,廖梦君是小偷?

《释疑》中是这样写的:

“三、公安机关如何认定廖梦君有盗窃行为?

廖梦君违规进入黄岐中学综合楼三楼初一级级长和老师的办公室,在翻找室内东西时被正好回办公室的该校老师邓某发现。经侦查证实,廖梦君当时手上持有的书籍中有办公室内老师的书籍(一本《最新韩国超酷爆笑网络排行小说》属该校老师吴某所有,放在其办公桌左边抽屉里),廖梦君用来伤害邓某的小刀为办公室内老师的物品(该刀是初一年级老师李某放在抽屉内的水果刀)。而警方在廖梦君尸体的后裤袋发现的U盘也是办公室内老师的,经查证,U盘为该校老师梁某所有,记录内容为失主平时备课的内容和个人论文资料。

七、部分相关证据

(一)学校综合楼三楼陈某办公室的接待室门口有一滩新鲜血迹,地上提取到4种血鞋印(经检验,证实是该校老师邓某、廖梦君、保安李某和清洁工黄某的鞋印),门上有点状血迹;办公室的办公区摆放着多张办公桌,其中11张办公桌的抽屉不正常地被打开,抽屉内物品有被翻动的迹象,在其中8张办公桌抽屉前面地下提取到廖梦君的鞋印。”

由此可知,警方认定廖是小偷的依据是:1,邓某的“证言”;2,老师的书籍;3,老师的水果刀;4,老师的U盘;5,11张办公桌的被打开的抽屉;6,8张办公桌前的鞋印。

我们来看看这些证据能否相互佐证!

既是廖偷来的东西,必须有廖的指纹,在他翻找过的地方也必然要留下指纹,警方对此只字不提,也没能提供相关的指纹鉴定,只提供了8份鞋印鉴定通知,这就让人摸不着头脑了,难道廖是残疾人缺失了双臂?可文中明明说廖是“手上持有的”,更奇怪的是,11张办公桌的抽屉不正常地被打开,可只在其中8张办公桌抽屉前面地下提取到廖梦君的鞋印,那3张桌子前面为什么提取不到呢?另外,我们从“一本《最新韩国超酷爆笑网络排行小说》属该校老师吴某所有,放在其办公桌左边抽屉里”这句话可以推断出,这个吴老师不在这个被打开11张办公桌的办公室里办公,显然,这个吴老师的办公桌前也不曾提取到廖的鞋印和指纹!

从11张桌子的抽屉都被打开这个细节,我们还可以看出廖有个毛病:不习惯关抽屉!!!

显而易见,这些有严重瑕疵的证据无法形成证据链,因而也就不能据此认定廖是小偷。

做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刑侦人员,看到这样的证据应该做出什么合理的怀疑呢?——可能有人栽赃陷害!

这个可能的情景是这样的:有人趁人不备,把U盘放进廖的裤兜里;把办公桌的抽屉拉开,并随意翻动里面的东西,制造被盗假象;脱下廖的鞋在桌前按鞋印。由于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又处于慌乱之中,干这些事有些忙不过来,因此很可能有两到三人在同时伪造现场,11张桌子被打开而只有8张前面有廖的鞋印,很可能就是他们配合不默契造成的,而且,慌乱之中,他们也忘了去吴老师那里按鞋印。

警方必须把以上这个合理怀疑排除掉,才是称职的和负责任的表现,从现有信息来看,不能表明警方在这方面做了工作,因此,警方的渎职嫌疑增加了一分。

二,廖梦君故意伤害邓某?

《释疑》中是这样写的:

“四、公安机关何以认定廖梦君故意伤害邓某?

突然间,该男生伸出左手掐住邓某脖子,右手迅速拿出一把水果刀,向邓某面部、腹部等处猛捅几刀(省厅刑技中心主任法医师、公安部特邀法医专家通过对现场血迹分布的分析和DNA技术鉴定,以及从现场物证上认定是邓某先受伤)。邓某即时反抗,用口咬住该男生手指,再用手扳开该男生左手,用力抢夺来该男生的水果刀后,用刀捅了该男生几刀,接着拿着水果刀冲出办公室喊叫“救命”,该男生受伤后也跑了出去。(法医检验证实:廖梦君被刺5刀,属轻伤;邓某被刺10刀,属重伤。) 

很快,学校值班保安员李某和清洁工黄某闻讯赶来,在综合楼三楼走廊处见到邓某手拿一把水果刀,面部、腰部等多处流血。”

而《佛公宣》是这样写的:

“这时,廖某突然伸出左手绕住邓老师的脖子,右手从身上掏出一把水果尖刀,猛刺向邓老师,邓竭力反抗并大声呼喊“救命”!。在搏斗中,邓老师面部、腹部等处被刺中七刀。门卫室保安员李某和清洁工黄某听到喊叫声赶到后,发现了受伤倒地的邓老师,遂将其扶到门卫室,并当即报了警。”

这两段描述,猛一看似乎一样,但仔细对照着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两段描述的是两个不同的事件!

“掐住”和“绕住”是两个决然不同且决无可能混同的动作,廖只能用其中的一个;

《佛公宣》中的刀是廖从身上掏出的,而《释疑》文中的刀却是来历不明;

《释疑》文中描述廖拿出刀便向邓某面部、腹部等处猛捅几刀,而《佛公宣》文中的邓老师却是在搏斗中,“面部、腹部等处被刺中”,这之间有个时间差;

《释疑》文中的邓老师是“冲出办公室喊叫‘救命’”,而《佛公宣》文中的邓老师却是“竭力反抗并大声呼喊‘救命’”,仍然有时间差。

《释疑》文中的邓被刺10刀,《佛公宣》文中却被刺7刀,这法医难道连数数都不会?

《释疑》文中的邓被刺10刀成重伤,但没有搏斗,只用了三个一气呵成的动作(咬、扳、夺)便将刀夺下,而《佛公宣》文中的邓老师却没这么潇洒,虽然竭力反抗,但仍然在搏斗中被刺7刀。

《释疑》文中的邓老师手拿一把水果刀站在综合楼三楼走廊处,而《佛公宣》文中的邓老师被发现时却已是受伤倒地,这两个证人不会连站着还是倒着都分不清吧?

这个案情的基本描述,应该是警方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两个证人的证言作出的,可是,同一个事实,怎么就有截然不同的两个说法,而且还是来自同一个部门的声音?这让谁会相信呢?

人命关天的大事,这警察的工作做得也太马虎了点吧!除非警察声明当事人和证人又修改了他们的陈述和证言。

由此,警方的渎职和枉法的嫌疑又增加了一分!

三,廖梦君是自杀?

《释疑》中是这样写的:

“五、廖梦君是怎样坠楼身亡的?

受伤后的廖梦君独自从三楼跑到楼顶天台,然后向下攀爬进入五楼教工之家活动室,在室内大范围走动并停留较长时间,并在地面写下“杀人凶手陈某某我恨死你了”12个血字,期间在教工之家的音响控制室内有企图触电自杀(未遂)的反常行为,最后踩上茶几攀爬教工之家活动室一临街窗口跳楼自杀。上述事实有现场勘查记录及尸检报告、足迹、DNA、笔迹等物证检验鉴定证实。

七、部分相关证据

(一)学校综合楼三楼陈某办公室的接待室门口有一滩新鲜血迹,地上提取到4种血鞋印(经检验,证实是该校老师邓某、廖梦君、保安李某和清洁工黄某的鞋印),门上有点状血迹;

(二)学校综合楼三楼楼层茶水间发现廖梦君的毕业证、毕业集体照片和黄岐高中入学录取通知书,在地面上提取到廖梦君的鞋印。

(四)学校综合楼三、四、五、六楼和廖梦君坠楼处,均提取到廖梦君的血迹,其中在五楼教工之家多处提取到廖梦君一人的血鞋印和血手印痕迹。在教工之家活动室一临街窗口外下方的窗台瓷片上发现两只鞋印为廖梦君一人所留,这两只鞋印斜向窗外,反映此时廖梦君侧身斜向外的站立姿势,此处为廖梦君坠楼的起点。”

从《释疑》的描述和提到的证据中,我们看不出廖是怎么死的,但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廖其实是一个不善于“动手”的差学生。因为,除了在五楼教工之家提取到廖的血书和血手印之外,再也找不到他“动手”的证据了,甚至在他飞越时空的起点上也找不到!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足迹却随处可见。难道他真的双手有残疾?可他明明用手持着偷来的书和刀呢!

证明廖死因的关键证据就只有俗称的尸检报告了,这也是廖家和警方纠缠的焦点。

说到这里,有必要赘述一下,因为,在网上有很多被称为5毛的人在有意无意地混淆概念。

法医部门出具的鉴定文书有若干种,不同的文书在效力上存在差别,常见的有法医学鉴定书、法医学意见书、法医学检验报告、法医学会鉴定书(意见书)等等。在这些不同形式的类似鉴定结论的文书中,符合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的七类证据中的“鉴定结论”的只能是具有鉴定资格的机构、鉴定人出具的法医学鉴定书。俗称的尸检报告,正式的名称就叫《法医学鉴定书》。

廖家认为警方的尸检结论明显与事实不符,他要求看尸检报告也遭拒绝,因此,他认为尸检结论有造假的嫌疑,坚持要警方提供详细的尸检报告,而警方坚持不给。这一点,从《释疑》文得到了证实。

文中称:“侦查人员向廖梦君的父亲廖祖笙宣读了佛公南刑鉴通字(2006)2147、2148、2149、2150、2151、2152、2153、2154(均为鞋印鉴定)、2224(廖梦君死因法医学鉴定)、2225号(邓某伤情鉴定)鉴定结论通知书和佛公南刑撤字(2006)20233号撤消案件决定书,但廖祖笙拒绝接收,并拒绝签名。”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警方承认只给了廖家编号为“佛公南刑鉴通字(2006)2224”的鉴定结论通知书。

刑诉法第一百二十一条规定: “侦查机关应当将用作证据的鉴定结论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提出申请,可以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

也就是说,所谓的尸检报告并不是什么机密,警方也有告知的义务。

既然法律这样规定了,为什么警方就是不给呢?难道真的是通知书和鉴定书不相符吗?那么多有瑕疵的证据在那摆着,让人们如何信服廖就是自杀的?

由此,警方的枉法嫌疑又增加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