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13 陶君:中国,一个制造冤案的世界工厂!

——兼谈廖梦君案

今天是廖梦君被害第181天,这个案子已经拖了很久了。面对受害者家属和全国民众的质疑,当局一直没有给一个有力的说法,难道这个案子就这样不了了之?

我与受害人家属廖祖笙一样,也有一个儿子,因为我儿子因我坐牢、离婚而离开了我,半年都见不到一次,我思念孩子的心情也很强烈,廖先生的遭遇让我感同身受,我们都是一个父亲,孩子遇到危难和不测,作为父母就应拼了性命也要营救,廖先生的苦难我非常难过,他永远失去了孩子,而且孩子还是枉死,到了今天都没有得到最终的解决,甚至永远得不到当局的客观、公正的处理,我们要持久的关注和呼吁下去。我之前写过关于高莺莺案的文章《高莺莺案点燃了中国人的怒火》,感觉这两个相似的案子都是当局制造的悲剧。廖梦君案向世人宣示了当局有持无恐的草菅人名、徇私枉法。共产党主政下的中国,又制造出一起冤案。

由于中国的司法系统(公、检、法)接受党的领导,不能独立的侦查、判案和审案,人为因素或者受利害人影响非常大,如廖案涉及学校的利益,他们会共同结成利害同盟,甚至政府考虑到负面影响也会与校方自然的达成默契,形成统一战线,就象湖北的高莺莺一样,定成铁案,普通的老百姓如何对抗?何况廖父还是一个多年揭露当局黑暗的作家。

近年来,中国的冤案被曝光的越来越多,从“杜培武案”、“湖北佘祥林案”、“河北李久明案”、安徽赵新建“故意杀人”案、“河北李志平案”、“湖北黄爱斌案”、“辽宁营口市李化伟案”、“聂树斌案”、“黄静案”、“高勤荣案”、“高莺莺案”,还有刚刚曝出的“王芬芬案”(通过上访花费了巨大的成本才翻案)等等,还有很多冤案没有曝光,中国已经成为制造冤案的世界工厂,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一样,层出不穷地出现冤案,而且还在大量制造。

对于廖案,我们不难发现,疑点太多,警方不作答,也不去调查,因为网络言论对当局没有什么约束力,老百姓手里没选票,当局做官不关老百姓的事情,所以在制度上,司法系统不可能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帮百姓的忙。

廖案的重要疑点如下:

一、有目击群众看到有3个老师和1个保安把廖的孩子从操场上追打到3楼。目击者说孩子一落地便一动不动,已经是一具尸体,血流得很少,面积只有饭碗口大小。专业人士在了解了廖梦君的落点和尸体扑倒的方向后,认为这绝对是抛尸,而非谣传的“跳楼自杀”。

二、孩子被人打得脑出血、右额塌陷、七窍出血、面部伤得不成样子、有明显被拳击过的瘀伤、颈部有明显手掐瘀痕、两只骼膊全被打断、左手被捅3刀、右手被扎1刀、左腹部被捅穿、脾部被打烂、肝部有伤、肺管脱开、左腿被捅2刀、右脚面青肿、右腿一大块肉不见了、连骨头都露了出来……

三、廖梦君的班主任谭×南当晚已在社区民警中队接受调查,说明死者身份此前已被确定,可警方却在事发8个小时之后才肯告知家属死讯。

四、凶杀案发生的次日即有《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6家媒体的记者对此事件进行了采访,可已经采编好的新闻稿当晚却突然被一纸通令给压下。随后又有多家媒体记者前往当地采访,要么采访被拒,要么已经决定刊发的稿子又突然被撤掉。

五、廖父前后3次想对亡子的外伤拍照,3次均遭到野蛮阻止;律师想到殡仪馆取证,也同样未能遂愿;案发次日,就有5家媒体的记者想拍摄廖梦君的伤情,均遭阻拦;血案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可直到今天为止,死者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律师也调看不到本案的任何卷宗!

六、死者还是被涂抹成了“涉嫌行窃”,把受害者弄臭,自己占据道德制高点。这个与高莺莺案有类似的地方,高案到后来警方把高父关起来,说死者内裤的精斑是高父,恶人先告状,并且说高父过去做过牢。

廖案的存在和当局的故意不作为是对全体国民的威胁,因为这样的冤案随时会发生在我们自己或亲朋身上。所有的冤案都非常相似,因为冤案发生了,以前的所有参与这个案子的办案人员包括政府部门会结成同盟,把案子钉死,他们的利益相同,若是翻案了,会涉及很多官员的乌纱帽,甚至有的办案人员会负责任。这种时候若是没有独立的第三方介入,很难翻案,而独立的第三方,在中国就不会有,因为中国的政治体制决定了。专制制度必然会制造冤案,而且永远不会停止,中国现在号称是世界工厂,其实也是制造冤案的世界工厂。

 2007年1月12日 广州

来源:天理夜话

作者简介:陶君,异议政论、诗歌写作者,多次被抓、入狱。作品散见于国外《人与人权》、《北京之春》、《自由圣火》、《民主论坛》等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