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16 华歌:让我们共同关注一个花季生命的消逝

这是一个异常悲惨的故事!这是一桩神人共愤的冤案!这个悲惨的故事就发生在佛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发生在7月16日的血色黄昏!

7月16日(星期天)下午,南海黄岐中学初三毕业生廖梦君,一个16岁的孩子,被其班主任谭××叫去学校领毕业证,结果一去不回,被残忍杀害于校园(详情请登录http://blog.sina.com.cn/m/liaozusheng,或者用百度搜索“廖祖笙”,然后进入“廖祖笙的BLOG”)!

事件发生后,广州、佛山等地多家媒体记者前往现场采访,可校方阻止记者进入现场。随后,佛山的记者被领导召回,广州的媒体,报道甚至已上了版面,结果在有关部门的禁令下被撤稿!

事件发生5天后即7月21日,佛山地方媒体《佛山日报》、《珠江时报》均抛出一篇署名“佛公宣(佛山市公安局宣传科?)”的报道:《一中学生刺伤老师后坠楼身亡》,一面倒地采用校方的说辞,认定该校初三级毕业生廖某因涉嫌窃取教师用品,被发现后刺伤该校教师,在逃离现场过程中,从学校综合楼五楼坠落到一楼地上,经抢救无效身亡。……该报道漏洞百出,被网友们批驳得体无完肤(详见《乱读“佛公宣”》)。

廖梦君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孩子:这有其诸多荣誉证书、奖状为证;有其初一、初二的班主任评语为证;有其同学们为证;他曾经拾到两百元钱,主动交还失主;他有着良好的家庭教育:父亲是位退伍军人,也是一位作家,为人正直。这样一位品学兼优、拾金不昧的孩子,怎么到了初三,就成了某些老师的眼中钉?在学校让其去领毕业证、母亲在校外等他的情况下,怎么突然就去偷几本书,被发现后持刀杀人,然后又跑到教学楼五楼的教工之家跳楼自杀(或者摔死)(警方至今都未能在“行窃”现场提取到死者的指纹,显然有伪造现场嫌疑)?廖梦君的尸体伤痕累累,且看其父的描述:头部:头发全部被凝固的血液浆住,因为不许触碰,看不到头顶伤在何处;七窍全部流血,血液凝固,牙齿被打得暴突;整个面部全是凝固的血液;右前额塌陷,右脸有明显被利器刺破痕迹,脸上也有明显被拳击后遗留的瘀痕;右下巴出现一个血洞。颈部:喉管部位有明显手掐的瘀痕。前胸:整个前胸部位伤痕累累,找不到一块好肉。因为不许触碰,无法确认哪些肋骨是否断裂。左肋有被利器刺伤创口(腹部被捅穿)。臂部:左上骼膊和右上骼膊全被打断,有明显骨头暴突错位痕迹,皮肉组织也呈肿胀状态;整个左骼膊有3处匕首捅扎创口,创口深浅不一,宽度不一;腿部:右膝盖下方被血淋淋剜去鸡蛋大的一块肉,创口深可见骨;右脚有大片瘀伤,并有明显骨头断裂痕迹;左大腿和左小腿各有一处被匕首捅扎创口。如果真象“佛公宣”所说的那样,廖梦君“行窃——杀人——坠楼身亡”,那他身上的累累伤痕是怎么来的?为何对他身上的伤只字不提?

伴随着命案的,是一系列反常行为:相关方面封锁消息,禁止媒体报道,后抛出一篇漏洞百出的“新闻通稿”;家属拿不到尸检报告(警方以“机密资料”为由拒绝提供),也不允许家属对尸体拍照;律师也无法调看任何资料;事件发生后,警方从未主动找过死者家属了解情况!更为荒唐的是,如此命案,警方居然一直未予立案!家属与律师三番五次前往派出所、公安局,警方居然没有专人负责本案,不知找谁!

后来,越来越多的目击者勇敢地站了出来,为死者家属提供了目击证据:有人亲眼目睹追杀过程,有人亲眼目睹尸体摔落地上时的状况!种种证据表明:这是一桩十分凶残的杀人案:合伙杀人,然后抛尸(这些证据廖祖笙都已保存,可随时提供)!

廖梦君同学遇害已半年了,可少年的冤魂依旧得不到安息,新闻依旧被封锁!廖梦君再也不能像往常一样,背著书包上学堂了!他面目全非的遗体,至今还躺在殡仪馆里。廖祖笙夫妇,痛失唯一的孩子,家破了,人也亡了!这是怎样的悲惨啊!如今,凶手们依旧逍遥法外,执法者明显庇护校方,廖家经济本不宽裕,还要供房,发生这样天塌的大事,顿时陷入了困境。他们该如何为爱子讨回公道啊!

这件事已引起了极大的民愤!当地群众甚至与警方发生了冲突!怒火在燃烧,激愤在蔓延!尽管媒体失语,但人们还是通过廖祖笙博客等方式了解了有关案情,纷纷谴责杀人凶手的残忍以及执法者的不作为,声援廖祖笙夫妇。在这个网络时代,任何希望用纸包火的行为都是徒劳的,更何况还有为数不少的目击证人。

如今,执法部门依旧坚称“没有凶手”,但回答不了廖家提出的近80条疑问,对家属的诉求也不予理睬。更有甚者,廖家的住宅电话、手机以及电子邮箱全被监控,廖祖笙夫妇出门也被人跟踪,其上访之路严重受阻!面对如此惊天冤案,面对如此剜心之痛,廖祖笙夫妇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为了给爱子讨回公道,他们夫妇俩真是哭干了眼泪,跑断了双腿,很多时候是在靠喝水维持生命!

这起案件,并不复杂,有目击证人,有当事人,有尸体伤痕,有廖家与校方的过节。然而,就是如此简单的一起刑事案件,却被某些幕后黑手全盘操纵,沉冤难雪!

这起惨案的如此结局,将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受害者不能讨回公道,凶犯得不到惩处。邪恶一旦被放纵,将有可能孕育更多的邪恶:学费可以继续乱收,师德可以继续堕落,教育可以继续腐败;今天可以杀廖家的孩子,明天就可以杀李家的孩子、张家的孩子,只要对方跟我有过节,只要对方在什么地方得罪了我,就可以如法炮制!

任何罪恶都惧怕光明,任何谎言都经不起阳光的曝晒。执法部门欲消除廖祖笙夫妇以及广大民众的疑虑,就应该公布尸检报告,应该允许律师调看有关卷宗,应该让新闻记者自由采访,让一切操作在阳光下进行。否则,执法部门就难逃庇护凶手、掩盖真相的责任。

欲构建和谐社会,必须依法治国,必须保证公平和正义的实现。如果像这样的花季少年都可以被残杀,如果像这样的惊天冤案都可以被强行掩盖,构建和谐社会就只能是扯淡!

人世间最宝贵的东西莫过于人的生命。可在当下中国,有太多生命的消逝,留下了重重迷雾,有太多的冤魂,得不到安息!湖南湘潭的黄静、湖北襄樊的高莺莺,浙江温州的戴海静,还有近在咫尺的廖梦君以及在三水打工的湖南籍民工罗立安……这些曾经鲜活的生命,倏然间便消失于无形,没人能听到他们绝望的呼号,痛苦的呻吟。他们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留给亲人的,只有无尽的悲痛!

二战结束后,一位叫尼默勒(Martin Niemo ller)的牧师写下了沉痛的忏悔:“德国(纳粹)最先逮捕共产党员,我因为不是共产党员,所以没有抗议。随后他们逮捕犹太人,我因为不是犹太人,所以没有抗议。后来,他们逮捕工会会员,我因为不是工会会员,所以没有抗议。再后来他们逮捕天主教徒,我因为不是天主教徒,所以没有抗议。最后他们逮捕我,这时已经没有剩下几个人起来抗议了。”是的,我们每个人都是血脉相连,如果我们的同胞遭遇了不公,如果我们身边的同类遭受杀戮,我们都不关注,都不抗议,那么下一个遭殃的,也许就会轮到你,轮到我。“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也为我。”

让我们来共同关注廖梦君——一个花季少年的非正常死亡。将这个悲惨的故事告诉身边每一个相识的人;发给远方的朋友;为廖祖笙夫妇捐献一点善款;在廖祖笙的博客里发出一句抗议的声音。一个人的力量也许是渺小的,但无数人的关注,就会汇成愤怒的江河,正义的海洋!

表达是权利,关注即力量!

每个人都拥有天赋人权,每个人都不是任何人的奴隶!

来源:http://jdfs.blog.sohu.com/19746166.html

华歌简介:华歌(笔名之一),作协会员,某月刊执行主编,工作、生活在佛山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