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16 华歌:如果徐建新绝了后,我甘愿受骗!

廖梦君被害,已经半年多了,我也关注了半年多。中年丧子,人生大痛,更何况爱子如此乖巧,死得如此悲惨,如此不明不白,我完全能够想象得出廖祖笙夫妇肝肠寸断的痛苦,也曾经夜不能寐。我曾经两次前往廖家,看望了处于人生巨痛中的廖先生夫妇。一芥草民如我,既没有像徐建新那样“无意中帮助温家宝当上总理”的能耐,也没有“徐维权”那样的名气,我能做的,就是去看看处于巨大悲痛中的廖先生夫妇,说些“节哀”、“保重”等试图给他们以慰藉的苍白无力的话语;给廖先生夫妇捐些钱,希望能给困窘中的破碎家庭以一点点经济上的缓解。老实说,廖祖笙先生与我素昧平生,也许我孤陋寡闻,尽管近在咫尺,在梦君被害之前,我甚至没有听说过廖祖笙的名字,更没有读过他的文章。做这些,完全是出于对廖先生夫妇惨遭不幸的同情,是孔子所说的“人皆有之”的那种“恻隐之心”。

而徐建新“徐维权”先生,我几年前在网络上已拜读过他的大作,当时印象挺好。如今在凯迪“猫眼看人”上看到他的《我看“廖梦君死亡案”,廖祖笙在说谎、陈启棠等破口大骂加大骗捐款嫌疑》一文,看过后真如吃了苍蝇,恶心得不吐不行;又如鱼骨鲠喉,不吐不快!对“徐维权”的美好印象也一扫而空!

伤口撒盐,助纣为虐——人啊,怎能堕落到如此地步?怎能卑劣到如此境地?

“徐维权”口口声声要廖先生的证据,廖先生做梦也想得到证据哦!可是最根本最关键的证据——尸检报告被警方列为“机密材料”,连破案卷宗律师也无权过问,司法机关赤裸裸违法,大约除了“影响总理人选”、“能请得动公安部”的“徐维权”徐大人,“穷酸文人”廖祖笙等平民百姓能奈他何?既然人家尸检报告成了“机密材料”,律师无权查看有关卷宗,廖先生连给爱子的遗体拍照也被禁止,行动也被监控,难道还能允许廖祖笙私自请人做尸检?在“黄静案”中,至少尸检报告给了黄家吧,至少黄家的行动未被监控吧,至少媒体没有被统一宣传口径吧。退一步说,即使廖祖笙能够自己请人尸检,司法权控制在人家手里,媒体也被统一了口径,如果警方不承认尸检结果,廖祖笙又能怎样?

“徐维权”说:“如果警方不允许,这种情况就直接给廖祖笙所控诉的佛山黑暗提供了一个真正的证据。网络舆论的压力将使得佛山警方根本抬不起头来,因为这种情况是不能出现的。”好一个天真烂漫而想当然的“徐维权”!为什么其它明显违法的事警方干起来脸不红,心不跳,独廖祖笙私自请人尸检警方禁止不得?所有媒体被禁声,网络上除了廖祖笙自己被一删再删的博客还能发出一点声音,凯迪的“猫眼看人”除了像你“徐维权”一班马甲在“幸灾乐祸”,在“血口喷人”,google连“廖祖笙”三字都已屏蔽,哪里还有网络舆论?还好意思说什么“网络舆论的压力将使得佛山警方根本抬不起头来”,拉倒吧,“徐维权”!

“徐维权”说:“廖祖笙如果想通过网络舆论打破他猜想的勾结黑幕,就必须获得网友的信赖和支持。必须将那10份鉴定结论通知书(包括廖梦君死因法医学鉴定)发到网络上并提出质疑,这种质疑就是有根据的质疑。”呵呵,真的很佩服“徐维权”“要证据”的较真劲!然而,真正的“死因法医学鉴定(尸检报告)”已成了“机密材料”,廖祖笙苦求不得,能拿到手的,只有一句话的鉴定结论。请问“徐维权”,没有尸检报告,你怎么对鉴定结论质疑?凭什么质疑?“徐维权”说:“廖祖笙一直说警方不把尸检报告给他,后来说他得到的只是一句话的结论,这些话特别需要证据支持。”也就是说,“徐维权”们不相信警方没有把尸检报告交给廖祖笙,因此需要廖祖笙出示证据。呵呵,看来“徐维权”对佛山警方是充分相信的,就是不相信廖祖笙!既如此,那你“徐维权”为何不直接让警方公布尸检报告?如果廖祖笙拿到了尸检报告而不公布?就说明尸检报告对廖不利,警方还有什么理由不公布尸检报告?再说了,如果警方对你的要求不予理睬,你“徐维权”不是有通天的本事吗?这次何不再显一次神通,叫公安部派人南下?这又是你“徐维权”扬名立万的好机会呀!

佛山政府、佛山警方在廖梦君被害一案中,形象严重受损,公信力大打折扣。常识告诉我们,如果没有黑幕,佛山政府、佛山警方会容许廖祖笙无端指责、肆意攻击吗?有必要封锁舆论、统一口径吗?公权力这样做,不是自取其辱吗?真如此,廖祖笙恐怕早就蹲“班房”去了,还会在他的博客上喋喋不休,惹得你“徐维权”大人不快吗?死了人,对死者家属来说,的确是悲痛的;但死了人,就可以凭空污人清白吗?污人清白都不行,更何况是污政府的清白?死人的事,天天有,如果没有冤屈,没有黑幕,让那些死者家属去凭空污政府清白,看看会有什么果子吃。你“徐维权”如果不信,哪天你的亲人死了,你也可以试试。

“徐维权”嚷得最凶的,就是廖祖笙“募捐”的事。“廖祖笙在搞募捐,不拿出让人相信或者可能相信廖梦君死亡案确实有冤情的根据,不表现出他在切实地要为廖梦君申冤翻案,募捐就是又一个重大的道德诚信问题。”“这一切只能够让人怀疑廖祖笙是不是想骗取捐款。”我想问问如此阴毒的“徐维权”,什么叫骗取捐款?如果廖梦君安然无恙,而廖祖笙祭出“廖梦君被残杀”的旗号,随之公布捐款帐号,那才叫骗取捐款。而廖梦君陈尸校园,是明明白白的事情,且不管梦君死因如何,其死亡没有得到政府、学校的一分钱赔偿,就凭这,养育了梦君16年的廖祖笙夫妇就有权向社会募捐,获得社会的援助。捐款完全是人们凭着自己的一颗善心,向遭受巨大损失、生活陷于困顿的人伸出援手的一种自发行为。廖祖笙靠写作为生,梦君遇害以来,廖祖笙封笔喊冤,丧失了经济来源,靠着举债以及善良人们的捐助,度过了非人的日日夜夜,政府不闻不问,他难道向社会求援的权利都没有吗?是不是要得到你“徐维权”的恩准才行?否则就是骗取捐款?你“徐维权”是道德判官还是圣人耶稣?

我还想问“徐维权”一句,你给廖先生捐了钱吗?捐了多少?如果捐了,可得拿出证据;你如果觉得廖先生骗了你的捐款,你可以要求廖先生退还;如果没捐,就请你这阴毒的小人闭嘴!

我还得声明,如果你“徐维权”哪天死了孩子,绝了后,即使你的孩子是小偷,是“自杀”,而你口口声声说是他杀,我也一样会给你捐款,即使知道真相,我也不会说你骗取捐款,只要你的孩子的确死了。你若不信,你也一定有这样的机会,也可以制造这样的机会!如果说我受骗,我甘愿受这样的骗!如果你原本无后,那就抱歉了。

天理先生说:“徐建新这条当局豢养潜伏多年的老狗,面对当局在廖案中的危机,护主心切,按捺不住,终于赤膊上阵,彻底暴露了本来的面目。”铁笛先生说:“这个不阴不阳来路不明的徐建新,缺乏民主意识,一副专制嘴脸。他可以像疯狗一样,随便毁谤一个与他素无瓜葛的人,可以胡说八道,可以落井下石,可以雪上加霜,可以为了出风头,践踏常识出卖良知,无视公民权利,极力捍卫无法无天的公权……”其实,说“徐建新是当局豢养的一条狗”,我倒不以为然。因为当局豢养的狗,往往躲在暗处,咬了就跑,让人难觅踪迹,而且素质这么差,技能如此拙劣,当局也不会看上它。我倒更苟同铁笛先生的说法——徐建新是一条疯狗。既是疯狗,自然谈不上良知,自然会落井下石,逮谁咬谁!只是来路是明的——那就是江西省德兴一中的“徐维权”徐建新。

来源:http://jdfs.blog.sohu.com/29856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