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11 天理:这是“依法治国”国策的耻辱

广东佛山南海区黄歧中学廖梦君同学在学校惨死案,在网络上已沸沸扬扬,而警方没有任何具有说服力的解释。这是“依法治国”国策的耻辱,同时更加让千千万万的学生家长和网上的网民寒心。这桩惨死案从发生到今天已过一百八十天了,纵观这一百多天,网络和廖家发生了什么事?

廖案发生几天后,网民断断续续从网上了解了整个案件的大概过程。当然也以廖家说法为多,但警方的两次注解不但解不去网民心中的疑虑,反而被网民认为是黑幕重重。网友怀疑廖梦君同学之死,在网上发文质疑,提出不同的观点。本来,对廖案帖的一些观点来反驳实属正常,但一些人却是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耍尽搅帖伎俩,这不得不令网民起更大的疑心。对此,俺天理不得不出来澄清一下事实真相。

据天理所知,声援廖家为孩子的死查明真相的网友来自五湖四海,全世界也有,却没有一个是与廖家沾亲带故的。俺天理受维权网友的委托介入廖案,也只因为天理是本地人,懂当地的白话语言与地理环境,给廖家提供方便。据俺天理了解,廖家要讨回公道的难度在于:廖梦君在学校惨死案是由学校报警的。警方撤销和终结此案是指终结学校报的案,而非廖祖笙状告学校杀害儿子案。廖家在案发当晚到公安机关报失人口,警方给廖祖笙夫妇做了笔录,却没有依法给廖祖笙夫妇出具报案凭据。

廖祖笙要状告学校杀害儿子案,就得要警方配合出具儿子的验尸报告,允许律师调看卷宗,才能状告学校。但警方及政府相关部门不但不配合廖祖笙,而且更加是诸多刁难。廖祖笙委托的两个律师,到现在还看不到廖梦君死因的卷宗档案和验尸报告,律师到殡仪馆取证,欲给廖梦君遗体拍照也被阻止。各部门将廖祖笙踢来踢去。最后,廖祖笙只得上诉到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警方查明真相,把验尸报告和相关材料复印给原告。(尚在等待中,是否受理还是个未知数。)

作为一个父亲,对自己亲生儿子是怎死的真相也不给知道,只是从警方嘴巴里说出来,说是“自杀”。写在纸上的证明说是“符合高坠死亡”6字。更加可怕的是由广东■■■■■一纸通令,媒体一律封口。试问,你们叫廖祖笙怎去想?孩子是怎样死的?到底黄岐中学内真正发生了什么事?网友声援廖家要真相就是这个目的!也不是要给政府难堪,佛山警方可以光明正大将廖祖笙提出的80个疑点逐一解释清楚,因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给予廖祖笙的权利,廖祖笙有权提出来,佛山警方有义务也必须对这人命关天的血案做出详尽的解释。

可惜的是,廖祖笙为儿子讨真相到哪个部门办任何相关的手续,政府的工作人员全是不敢面对廖祖笙质询的,全是交头接耳的,一定要请示上级才敢作答。试问,有这样办案的吗?再者,千方百计逼廖家尽快要处理廖梦君同学的尸体、威胁甚至暴打廖祖笙,连黑社会手段也用出来了,网民还会认为廖案没有猫腻吗?

如果佛山政府在廖案中公正有理,为何不敢开放媒体采访自由,让公众在辩论中去判断事非呢?若是由自己一手操办控制舆论,控制司法。完全是从政府的角度去说廖案,那么,网民又能从什么地方才能知道廖案的真相呢?他们没有任何渠道,他们所知道的东西都是从政府和廖家那儿来的。资讯受到限制,当廖案某些问题被回避了,网友只能从其它渠道听取并不准确的答案,那么,政府的诚信损失到底有多大?

政府提出“依法治国”的国策,但看一看廖案事件无疑是“依法”天大的笑话。“依法”是要政府以法服人,以身作则。人不守法则法制无效。同样理由,政府也一样。若是政府的诚信变得岌岌可危。这关系到这社会的道德与政策和法律的公正。当人们面对的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政府,这整个社会的公民就会变得无所适从。这样的话政府就算天天说是要“依法治国”,也只能治理出一个有法也不依的黑社会来。

从廖案警方和政府部门的办事中看到,政府自己都不依法,用那么个手段对付廖祖笙,岂不是贻笑天下?要真正的“依法治国”,从严执法,国家才真正有希望。否则,“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当人民连死都不怕时,再用什么来威胁的有何用呢?最后,廖梦君同学在学校惨死一案再长篇大论也是空谈,政府要想赢得人民的好感和信任,首先是给廖家和网友一个真相,然后改善当地的法治机制。因为,法治是现代文明的一块镜子,就看佛山政府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2007-1-11于廖梦君遇害地——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