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11 天理:令人绝望的“维权大人物”徐建新

一个容不下好人做好事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同理,一个容不下别人做好人好事的徐建新,也是令人绝望的徐建新!正如当年刘少奇想不到他也有需要《宪法》的一天一样。1967年的8月,刘少奇在中南海被“批争”后押回办公室时,他拿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表示抗议。这一抗议似乎义正词严。落难时刘少奇也想到《宪法》了,但一早他害人时,他想到什么去了?多少违反《宪法》的事情,他是国家主席他说过什么了?而是要等到他这个国家主席失去自由了,才需要实行《宪法》吗?(摘自:王友琴:《刘少奇和文革暴力》)

廖梦君在校内给残杀一案也给我们提供了极生动的例子:一个孩子给老师叫回学校领毕业证,却给发一纸说是在学校跳楼自杀丧了性命,孩子的父亲四处求助申冤,家徒四壁,最后在网友的捐助下找到了律师,但都没有部门肯受理这个案件,因为有上头的关照,谁敢接?而当地的政府更加是蛮横,堵塞孩子的父亲走向一切法律解决这案件的渠道。

为了迫使廖梦君在校内给残杀一案风平浪静,为了达到当局所说的社会和谐,当局竟卑劣到诬赖廖梦君小同学为窃贼,还顺手搞几个鞋印来做“证据”,指纹就不好意思了,没有!反正断案就是“小偷畏罪自杀”,验尸报告呢?没有!这也可能只有流氓才会想得出来和做得出来,既卑鄙又下作的“鬼斧神工”的把鬼戏。谁说他们愚蠢?他们这个伟大的杰作将永远载入中国法治的史册。

可这还不够哩!本来践踏《宪法》的人必遭报应,对廖梦君遇害一案和对廖祖笙先生为儿子讨公道与真相大泼污水兼下毒手的“维权英雄”徐建新等“豪杰”们,他们大概以为廖祖笙的灾难永远都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正如当年刘少奇想不到他也有需要《宪法》的一天一样。怪不得王友琴博士后来评论说:“一个有权力的人,在整个社会奉行非正义的时候,也可能会成为牺牲品,而如果他未曾试图制止非正义,则他只是他自己的祭品。”这句话值得徐建新也包括一切帮助廖案的人深思,更加值得现在还在为虎作伥、自以为可以永远作恶的五毛和网管特务们的深思!

当然,一个人的人性的堕落,并不仅限于某件事,而是看他处事的本质。因为,象维权“大英雄”徐建新这种人终究是极少数。徐建新他早就一个跟斗从云霄中跌了下来,变得狗熊了!有人说:有什么样的五毛,就有什么样的五毛头领。这话并不全对,应当说,有什么能为主子出头的,就有什么人争当五毛,而且无可选择,这就是人性的堕落。而在一个五毛杂碎横行、冤情遍地的时代,谁会去做张志新、做林昭?在达摩克利斯剑的寒光下,敢于不顾一切,舍命抗争的唐·吉柯德们,毕竟也是少数。

然而,不说话也就算了,但竟然还有人昧着良心,为一个他们所并不愿接受的专制政权涂脂抹粉、评功摆好,将辱骂正义网民的聪明才智发挥到极限。这徐建新拉上二、三人便成立一个“倒廖”会之类的帮派组织。堂堂正正的维权领袖却去跟五毛混在一起,短短数日便称兄道弟起来。然后再持“维权名人”此名头率领一杆垃圾到各坛搅帖。竞相奔走在“反廖”的各个网站上,甚至不知廉耻助纣为虐来攻击支持维权的网友,徐建新利用自己的名头造谣生事,火上添油,逢人说鬼话。徐建新这种维权的小丑,如果是真的效忠党国倒也罢了,可偏偏又要打出与党国对抗的牌坊来,既要做婊子,又要想立牌坊,这徐建新人性的堕落也就莫过于此。

由此可见,徐建新这群小丑作为“倒廖”的先锋队,徐建新是他们的阴魂,是播“倒廖”仇恨种子的播种机,徐建新是在放出迷惑人们的罂粟花粉。这种危害明显在各论坛范围内表现出来了,徐建新拼命操纵着这些由专制狗渗透到廖案的各个网群,挑唆网友之间的矛盾冲突与分裂,徐建新以及帮凶们所造成廖案的灾难,也是史无前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