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15 天理:请你们尊重自己

——致各论坛反廖的网友


请你们珍惜自己的权利。你们有权了解真相,至于对廖案你们认为如何,那也是你们自己的权利。但请你们也得尊重别人,包括尊重别人言论自由的权利。人人都有权了解廖梦君遇害真相、表达自己疑问的权利。维护网友的基本人权,请从自身做起。

依法治国包含很多概念,不能在此尽录。但办案应否建立在依法的过程中,法治的原则和理念,最少法律必须以保障基本人权和自由为依归,不容许武断和滥用。程序客观透明,那么“法治”不能因其个人喜恶和价值取向有所偏差。司法独立,法庭审理案件必无畏、无惧、无私地秉法以理作出判决。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法治社会中建立的法则,以保障社会成员基本生存权和自由为依归。人治社会中建立的法,只是统治者用以治人的工具。两者南辕北辙,绝不能混为一谈。事实上,在法治社会中建立的法律系统均服从于律官以严、律民以宽的指导原则。在法治社会中,法庭严苛地要求行政当局尊重程序和秉行公义的例子屡见不鲜。这也是自然的。因为,面对政府庞大的资源,需要保障的就是社会最下层的人民。

基于上述的原则,廖梦君遇害惨死的悲剧既已发生,它将成了无法挽回的现实。俺天理一直认为,对于一个如此重大的惨案事件,当事者的学校是有必要进行反思的。反思不只是要追究谁的责任,更重要的是要妥善处理好它的政治后遗症,不要造成使惨案已经发生的错误再次成为更多的错误继续发生的理由。

凡是种种社会发生的事情,不同于一些自然界的现象,说来就来。所谓令社会动荡的事件,造成的原因恐怕有一个过程,关键是要看清现实本身究竟是怎么样发生的。曾几何时,每一突发事件,所有传媒都是根据需要该唱的唱,该收声的收声。莺歌燕舞的好、不是小好而是大大好的叫好声也好,其实呢,这正是在走向灾难的深渊,从廖梦君遇害惨死案看“主流”,有权在手得过且过的“公仆”们,有没有出来对廖家的质疑负责地说过一句子的?

更有甚者,网民自发为廖家公开在网上讨真相,却遭到网上那些泯灭良知、助纣为虐的“正义”人士来辱骂,而这些专职来对廖家抹黑搞臭的“正义”人士,只要想想他们如果是正常的人,为什么要这么恨廖家?难道说廖家和他们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俺天理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干活的。说实话,有人说他们是网管,俺天理笑一下,据俺天理所知正规的网警都是学电脑出生,大多都是本科毕业,他们一般是不参与栽赃陷害抹黑搞臭一类无聊兼无耻活动的,他们只是技术上的监控。俺本人实在是很好奇,想知道这些专职来对付廖家的人内心世界的真实想法。

昨夜凌晨时分,在某坛终于看到一ID的真实话,就是牺牲一个数字ID来换取搞臭廖家(大意),其得意之时,毫无羞耻之感。如果说这小子的智力没有大碍,应该不至于如此糊涂吧。你昧着良心说话,是否另有苦衷?无论如何,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不要认为网络是虚拟的别人就奈何你不得?你就可以肆无忌惮对廖家大泼污水、大放厥词?搞歪曲误导无非是各种毒心、恶举的肆意表演!要知道有人青史留名,有人遗臭万年!历史潮流是不可扭转的!就凭你这小子就想扭转乾坤?真的无异是痴人说梦!

另一些更加是连做人最基本的道德也没有,为了五斗米泯灭良知,助纣为虐,把不同的批评意见都往自己的身上扯,好像支持廖家都是被收买了来搞事的。许多形形色色的各色人等都笼络过来帮腔,一些人在背后一手操纵,为了达到其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无异于玩火,引火烧身!小的不学好的,专来喧嚣起哄,观此辈者的德性,必是社会生存能力极差的劣等人群,他们如果毕业后放到劳动力市场,可能甚至连一份稍微体面一点的工作也找不到!还是不要学的好,上来闹就是了!

还有一些“名门大虾”浪得虚名,世间上真正的不平事就不敢吱声,只会对身边想站起来做人为正义的同类眦牙,那套抹黑搞臭的把戏还是少耍点吧,免得污了你的半世薄名!再不就换ID继续意淫吧,你们最好说没有人还在披兽皮,饮兽血呢,和你们玩相反的意淫俺天理不会?说真的,廖案的跟帖俺天理不忍再看,因为俺天理觉得难过:人类历史上居然有这样卑劣的尔虞我诈,居然有这样丧心病狂的对文明法治的摧毁,居然有这样的丧尽天良,连最下流的垃圾也闹不出和所做不出的兽行和丑闻!

最后正告一些人,俺天理和支持廖家的网友为的是公平与正义!全都是独立的自由主义分子,除了伟大的事业能让我们折腰的,不管任何组织和个人,如果没有一丝的良知,俺天理大爷不尿你那壶!所以,别学那种痴汉怨妇的往其它网友身上栽,有本事有招数尽管往俺天理身上使。此事件可称之为维权运动有史以来,最严重最可怕最为惨烈的颠倒黑白的事件。

廖梦君遇害一案,按照你们的思路,可从不同的角度来“意淫”出完全相反的结论,你们“爽”了把?你们会意淫就意淫吧!正所谓“有哗众取宠之心,无实事求是之意”,这就是你们眼中的廖案!但是,怕就怕“认真”二字,只要能说人话,办人事,不立牌坊,廖梦君遇害惨案,是一定能水落石出的,真相定会大白!对于俺天理,谁又能奈我何?

逝者如斯,夫复何言哉,呜呼!

2007-01-15下午,写于梦君遇害地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