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25 “教书匠”的天地:一位时评作家就这样“走了”吗?

我所想到的:一位时评作家就这样“走了”吗?

最近上网发现,已很难看到廖祖笙的新评论。自从失去了亲子开始,就没有再做评论工作了吗?难道就以这样简单的方式,让一个有良知的作家失去自我了吗?

一个人活在世上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能为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做有用的事。一个人如果因为无法忍受自己的痛苦,而忘记自己做为人的职责,那就失去了活着的意义、人生的价值。人在这世上走一回,其最大的意义不在于他得到了多少而在于他奉献了多少。人的一生与人类历史的长河想比,可谓弹指一挥一样短暂无比。人只有把握了人生路上的每一个时刻,才能做到有意义的事情,有所成就、有所收获。

人生最大的痛苦无非是失去亲人,失去自己为之倾注一切的人。但,人不能只为自己活着,而要为着其周围千千万万的人而活着。所以,人就算受到再大的打击,只要一口气尚在,就要证明自己的存在。用自己的奋斗,用自己的努力去做有益于他人、有益于社会的事。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别人能使你失去幸福、使你痛苦,但不可以让他人夺去你奋斗的精神、意志。我们的社会是社会主义社会,但仍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更不是共产主义社会。我们的社会仍在某些方面存在着需要改正的地方,这就需要像您这样的时评作家去发现问题、想办法、找出路,帮助决策者解决问题。再加上改革开放以后,受到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影响,有些人就产生了现世主义、享乐主义等不良思想。这种思想不受职业、行业的限制而迅速在社会上传开、蔓延。这就要求我们去分析、判断其中的是非、正邪,对群众做教育。

解放思想,要解放的不是有文化之人的思想,而是解放那些缺乏正规教育的那一部分人。由于教育资源的匮乏,教育体制的落后、教育方法的不当,使很多人失去受教育的机会、得不到很好的教育。结果,这些没有受到正规教育的人,很容易受到西方资本主义不良思想的影响和侵害,误入歧途。我想:像您这样的时评作家要做的事情就是给群众当眼睛,让群众看清世间百态;给群众当头脑,让群众弄清其中的是非曲直;给群众当向导,引导他们向着正确的方向走;给群众当榜样,让群众学习和效仿。教育群众、引导群众永远是我们这样有知识、有文化之人义不容辞的职责。

做为一个知识分子,笔就是我们手中的武器。拿起自己的武器,就不能松手,到自己生命的结束。我相信您是一个坚强的战士,会经得起丧子之痛,重新使起自己的武器——笔投入新的战斗。用自己手中的武器,给那些封杀舆论的人予以还击。

说服群众,教育群众是一件很了不起而且很不容易的事情。从事多年教育工作的经历告诉我,说明学生、教育学生仅有正确的道理不行。也要讲究教育的方式、方法,用学生接受的方式、方法,还要保护学生合理的眼前利益。只有让学生心悦诚服时,教育才会取得最好的效果。我想:当一名时评作家说服群众、教育群众,同样如此。不只是因为自己有了困难才觉得某一政策有不正确的地方,不只是因为某一政策涉及到自己才去分析、考虑此问题。

说服群众、教育群众是一件很细致的工作,毛泽东的“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到江泽民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决策权》,不也说明此问题吗?教育部也不是周济部长一人的一言堂,自然也不应该把教育出现的一切问题都归罪于他。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把我们知道的事情、了解到的情况,都反映到社会上、反映到上级部门、领导那里,又要用我们自己的分析提供正确的解决方案。

写到这里,觉得自己太罗嗦。如果,我这一篇文章使您重新拿起笔发表时评,那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为了事业、也要使自己坚强,为了事业、也要使自己健康,你看是不是这样?我也要去锻炼身体了。望廖梦君学生的事情早日得到完满的解决。

(廖祖笙读后:中国更需要的不是“说服群众、教育群众”,而是“说服官员,教育官员”。普罗大众在这年月本已活得不易,你还鼓动我在孩子的冤魂面前充当“钢铁战士”,去“说服群众,教育群众”,恕我直言:我无此遐思,更不想成为虐待狂。在《官黑勾结猛于虎豹》一文中,我曾说过:“在改革的大潮中,要让国家和人民稳步迈向更为晴朗的明天,让官场保有纯正应成为执政改革的重中之重。我们不断出台种种本意良善、措施到位的政策,而政策的执行者是谁?是公职人员,是每个公权机构的负责人。也正因此,要改良社会,首先就得激浊扬清,加大改良基层官场的力度。好的政策落在心正行端的执行者手里,才能“类君子之有道,入暗室而不欺”,百姓方可如沐甘霖;而近墨者却常令政策扭曲,甚至在基层根本得不到实施。只要有官黑勾结的存在,就会有民怨的存在。以史为鉴,当坚决肃清狼狈为奸者! ”当然,回首看这也同样是一通废话,公权唯我独大,人民只有用脚投票的资格,肆意妄为的官场人物还真怕了谁的“说服”、“教育”不成?死人的事都没人管,谁有资格去“说服群众、教育群众”?在这种离奇的社会环境里,又有多少群众能真正被谁“说服”和“教育”?)

文章来源:http://lienhao2004.blog.163.com/blog/static/85263502007022102052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