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2-01 黄振迪:猫眼不是“猫宣部”怎么就骂不得了

广东一个叫廖祖笙的人,一直在为他的亲生儿子廖梦君的死鸣冤。中年丧子之痛,这是不用体验都能感受的痛。因此,每见之,我必顶上一回,以示支持。奇的是,这类帖子在各网站渐渐绝迹,而猫眼看人独存。由此可见,有关方面的努力,似乎在发挥效果;而猫眼所承受的压力也可知。但是,我今天却并没有想到探究廖案真相、是非之意,而是就这次廖案的一些人的表现,有种不吐不快的愤懑!

事情原来如此:最近在廖鸣冤帖中,一些来历不明的人,却作廖案的支持者态,以“刷屏”频频向猫眼发难。“刷屏”发一跟帖只需两秒,而值班编辑删一帖至少需20秒,这样重复发同一跟帖,使值班编辑应接不暇,因此只有以锁帖来制止。因此,“反廖帖”在频频得手之时,而“申冤帖”却屡屡被封。

正如政治家的伎俩一样,尽管都是简单拙劣,但却很孚实用。这一简单伎俩,竟然真见奇效:一方面,据说廖祖笙竟然在他的一个申冤博客中称“猫眼”成了“反廖基地”(廖祖笙插话:是网友声称,不是廖祖笙声称。几个小丑在论坛里日夜蹦跳的景象我见过几回,也曾出离愤怒,但似乎还不值得我去“声称”什么);而另一方面,又有一些我知其根底,本来并无特定立场的人,竟然也跳将起来,呼吁将廖案“相关帖子全部撤出凯迪”。

在廖而言,确实证据确凿,被封的帖子都明摆着;而“呼吁者”,则更有廖帖的白屏黑字作证。现在两下里,势同水火,似乎只待猫眼看人的智者在两者之间来作抉择了。但是,在我认为,现在也正是考验猫眼的时候。

在博客中国的社会关注就曾有一个讨论。在一位版主的倡议下,曾做过这样的建议草案:对鼓吹独裁专制的帖子删无赦!我在这个倡议的回应中,当即表示反对:为独裁专制唱赞歌,自然是反人类、反人民的。只要他没有形成“实际的危害”,我们有什么权力堵上人的嘴?既然你能够倡民主自由,怎么就不能让反对者发声呢?到底是谁给了你封人口舌的权力?当张志新被反人类份子割断喉管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四人帮”及其走狗的喉管也割断?到底是谁给了你我垄断的权力?

正如在上帝面前一样,在猫眼里,每个网友都是猫眼的堂堂正正的公民:为猫眼唱赞歌的、骂猫眼的。

为猫眼唱赞歌,可以上《凯迪周刊》,怎么批评批评猫眼者,就不能有其一席之地?以猫眼之海纳大川之所成,为何却容不下一个可怜的鸣冤者微弱的声音?——这究竟是要置“客观、公正、理性、宽容”的“凯迪精神”于何地?

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我不管是因为个人的短视也好,感情用事也好,所谓封口者只不过是打着猫眼的旗号,行反猫眼之实罢了。只不过是在《猫眼看人》六年风雨中,玩弄猫眼,却称作爱抚;强奸猫眼,却当做爱的又一新例罢了。

——猫眼不是“猫宣部”,怎么就骂不得了!怎么就骂不得了!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u/542f8f250100077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