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2-04 李将军:廖祖笙,不哭!

廖君,给你念一段鲁迅先生写的文字。大约你是看过的,但我还是认为有必要念一念。

今天的事让我想起80年前鲁迅先生的文字,想想有点不可思议。我本以为那个年代一去不返了,看来我错了。

中华民国十五年,鲁迅说: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尸骸。……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身体上还有棍棒的伤痕。”

但**政府就有令,说他是“小偷”。接着就有流言,说廖某人是在炒作!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凶残……”

打住。

念了一半,刚才又翻看了几页Blog,发现原来已有MHAL君给你念过了。就此打住。

廖君,鲁迅半生逃亡生涯,今天我不禁又要担心起来。

来源:http://andyzham.blog.163.com/blog/
static/3156121200691505515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