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2-07 王人龙:我为什么要关注廖梦君案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2007年2月7日的凌晨,这一天是廖梦君同学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的第207天。

廖梦君被害案在网络上已经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2006年7月16日的血色黄昏,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906班学生廖梦君(福建籍杂文作家廖祖笙独子)被人骗到已经放假的学校,结果惨死于校园的楼下。警方不久以“佛公宣”之名发布新闻通稿称,廖梦君是盗窃伤人后跳楼自杀。廖梦君的父亲,杂文作家廖祖笙则对此表示了怀疑,经过多方的调查,发现此案疑云密布,他儿子可能死于“谋杀”。而当廖祖笙向有关部门进行申述、上访希望能够查清儿子的真正死因之时,则遭到了种种非礼对待。廖梦君案至今都没有结果。没有尸检报告,没有关于本案的任何案宗,没有找到害死廖梦君的凶手,媒体不允许采访,律师不允许插手,有关当局对于廖祖笙提出的近80个质疑没有答复。廖梦君含冤而死,无论是哪一个人知道后,都会对此关心:廖梦君到底怎么死的,为什么不能调查个水落石出?

“廖祖笙”这个名字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我也写时评,同时也很喜欢看杂文和时评文章,知道他是一个杂文作家,在国内时评圈内也是一个很有名气的人,在几年前就知道了他。他的文章大多针贬时弊,且一针见血。廖祖笙的独生子在校园里被害,我也较为及时的知道了这件事情。大概也就是在廖梦君死后的二、三天。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可能是一个恶做剧,可是后来发现这不像是在开玩笑,而是真事,廖祖笙以自己的真名实姓向网友发帖传达了这样一个让人感到悲愤的消息。又过了几天在一家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里看到了所谓“佛公宣”的新闻通稿,说是一个中学生偷老师的东西后被发现跳楼自杀,看到这则新闻时我就在想,这一定是吸引眼球的假新闻,干嘛偷完东西还要跳楼自杀,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笨贼,除非抓小偷的人要把“小偷”置于死地!不过我当时并没有将此与廖梦君被害联系在一起,是后来通过相关的报道才想到的。

转眼半年多过去了,关于廖梦君为什么会被害还没有答案。廖祖笙由悲痛转化为愤怒,也可以说我们所有关注此案的人,都很愤怒。作为行政机构,有关当局对廖梦君同学之死所表现出来的麻木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退一步讲,即使廖梦君真的是小偷,也没有理由将他杀死。现在廖梦君死了,是谁杀死了他,凶手在哪里,为什么让杀人凶手逍遥法外?

廖梦君案之所以能够引发那么多人的关注,在网上激起那么大的民愤,关键就是廖梦君不是什么小偷,而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少年,他是遭人追打后被人推出楼下,而杀人真凶却得不到严惩,有关部门充当凶手的保护伞,这是一起较为明显的司法腐败案件。这也是廖梦君案成为关注的焦点所在。

开始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想,廖祖笙先生为什么不找某电视台,某报社(廖祖笙插话:我本人以及群众、网友都找过很多媒体,不让报),可是后来发现,我的这一想法过于天真,如同廖先生高估了社会的文明度。一只大手掐住了媒体的喉咙,使得自由也变成了窒息。截止到我写这篇文章为止,据我所知道的,大陆似乎只有一家媒体报道了此事,仅仅一家。我突然想起了俄国诗人叶夫图申科的一首名为《恐怖》的诗:

他们让人渐渐地变得驯顺,

他们给一切都盖上了印。

哪儿应该沉默——就让你叫喊,

哪儿应该呐喊——就叫你沉默。

也许,现在的中国人,或许都得接受这样的命运。

儿子被害,死得很惨,廖祖笙认为是自己的文章害死了儿子,因为他写过太多“不会让教育部部长睡得安稳”的文字,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公民的正常言论。在我国宪法里明确规定了公民有言论自由的权利,可是在今天我们看到的更多是强权、特权压制了所谓的自由言论,限制了公民的言行,这简直就是对宪法的讽刺,也是对基本人权的践踏。

廖梦君案是一个冤案,小梦君死得很冤,这可能是发生在中国若干冤案的一起,也许在某些高层眼中不足为奇。但是就是在这种冤案屡见不鲜的情况下,何谈要建立法治社会,法治国家?中国人是多,死几个人也许真的不算什么。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们还要什么法律,什么行政部门,什么司法机关?是不是在中国因为说了真话,就要遭到打击报复。因为案件牵扯到某些人、某集团的利益,就要不了了之,或者说是指鹿为马?

估计廖祖笙和我一样,还是相信我们的国家和中国共产党的,还是对国家和党抱有希望的。然而在廖梦君案依然没有说法的今天,真的难以想象我们的这种希望还能持续多久。廖梦君的遭遇会不会在哪一天发生在我们身上,廖祖笙先生的遭遇会不会哪天也被我们赶上?关注廖梦君案其实就是在关注我们自己。廖祖笙的博客,有时很多天我都不忍打开,因为我知道,除了小梦君遇害的天数发生变化外,其他一切不会有变化,不会有结果。

司法公正、新闻自由、基本人权都没有在廖梦君案上看到,这已经无法用遗憾来形容。此时此刻,万赖寂静,夜已入深,我在心底里听到了小梦君孤寂的哭泣,那里有愤慨和无助,如同生活在现实中的我们。马上就要过年了,当地有关部门对于梦君同学的被害依然置之不理,不知道梦君的家人如何度过这样的春节,不知道还有多少个类似这样的家庭要在合家欢乐之时还要倍受煎熬?

畅销书作家韩寒在谈到廖梦君案时说,让我们等待真相吧。生活在这样的国家,有的只是等待,为等待而等待。请关注廖君梦案,如同关注我们自己。

2007-02-07凌晨

来源:《人与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