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2-10 廖祖笙:总理啊,有些狗官连狗都不如!

在寒冷而又沉寂的深夜,千家万户已安枕而卧,我却依然寝不安席。孩子遇害后,我夫妇俩多次病倒,早已悲愤填膺。即便此刻敲打文字,我也是在强忍着一身的病痛。我的夫人今夜想到孩子,再次忍不住失声痛哭。心中有万语千言,唯有陆续找温总理诉说。

总理啊,在这深沉的夜里,其实我不忍用悲愤的文字去轻触您的浅梦。没办法,是您治下的有些狗官给逼的。如果不是那些狗官们尸居馀气,形同僵尸,我又何至于要为了孩子遇害校园的事,在肝肠寸断的两百多天后,还得东央西浼,哭诉无门,最后不得不找总理您泣诉?

把那些吃里扒外、胡作非为、欺凌百姓的官员称为“狗官”,实为抬举了他们,侮辱了犬类。狗有不少的优点,总理您治下的有些狗官,则连狗都不如!

狗对主人是忠诚的。狗官们却胆大妄为,忘恩负义,在勤快地挖着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墙角。他们侈衣美食,月月领取的是高薪,住的是云窗霞户,出门代步的是豪华轿车,干的却并不一定是人事。在血淋淋的惨案面前,他们竟能自作聪明深扃固钥,“统一宣传口径”,不择手段地压制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粗暴地干涉司法公正,耍尽伎俩为杀人凶手开脱。此等作派,不是在给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长脸,而是在协私罔上,为着个人仕途不惜欺骗组织,制造民怨。人命关天的事他们都敢“统一宣传口径”,还会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他们这回算是把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脸给丢大了!他们辜负了人民对他们的信任,辜负了党和政府的信任,把共产党光明磊落的传统,就那样活生生地踩在脚下了!

党和政府哪怕是养了一群狗,那些狗不能为党和政府排忧解难,也至少会看家护院。可有些狗官连看家护院都不会!瞧他们于慌乱中强行编织的那套谎言,前言不搭后语,漏洞百出。一个被校方招回学校“领证”的学生,素无劣迹,母亲还在隔条马路的商场里等着他一块回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他怎么可能去“涉嫌行窃——刺杀老师——跳楼自杀”?更荒唐的是,他们声称我孩子“窃取”的图书里,有几本书我家早有了。在我家同样书名的那些书上,无疑可以提取到我孩子的大量指纹;在他“窃取”的那几本书上,有我孩子的指纹吗?他们回答过了:没有!您看看,总理,这就是您治下有些狗官所干的“人事”!他们为了掩盖罪恶,护住自身飞黄腾达的筹码,已经不惜庇护杀人犯,给一个被虐杀的孩子栽赃了!而且“技术”粗糙至此。他们表面上是要给公办的学校护短,可手忙脚乱中,做得比看家狗还逊色。他们大抵是把党和政府支付给他们的高薪花在了邪路上,忘了定期补一补那些“狗脑”了。

狗是人类的朋友,只要不是疯狗,通常不会乱咬人。可有些狗官,却能够狂咬同胞,对人民常年敲骨吸髓。在廖梦君事件中,有些狗官所暴露的本性,令人瞠目结舌。他们为着所谓的“地方形象”,为着自身的仕途钻营,可以滥用公权,放过杀人犯,可以给一个惨遭虐杀的孩子栽赃!他们不但对痛失爱子的父母不闻不问,对其泣血的呼唤充耳不闻,还进一步滥用公权,唆使一些爪牙在某论坛专事颠倒黑白,给受害者家属淌血的伤口上疯狂撒盐。什么“廖祖笙在撒谎”,“廖祖笙在骗捐”……张张狗嘴里何曾吐出过象牙?为了掩盖血腥,掩人耳目,他们在进行新闻封锁之余,还抛撒着纳税人的血汗钱,找了人在互联网上疯狂删帖!

癞皮狗耍无赖的本领,远不比狗官们高强。狗官们在人命关天的事上犯下人神共愤之错,到今天仍不肯认帐,耍无赖已是耍出了两百多天!他们不但控制住了媒体,还操纵着司法机关。多位律师与我谈及此案,有一点共识就是本来很简单的事情,硬是给他们搞得复杂化了。既然说这案子办得“没瑕疵”,那么就把相关的材料拿出来,给律师看看,给家属看看,允许媒体公开采访报道,让人心服口服,为什么要这样藏着掖着?为什么作父母的想给自己孩子刀口累累的遗体拍照,也无法遂愿?答案其实很简单,这些东西一亮出来,谎言就会不攻自破,如果正义没死,法律还在,他们就会受到正义和法律的审判!为了维系谎言,他们只有耍赖,只有践踏常识和基本人权,利用强权把永远也圆不了的谎言尝试着继续“圆”下去,能拖一时是一时。

狗是人类的帮手。可那些狗官们,要么尸位素餐,要么在给党和政府帮倒忙。在胡温新政大力倡导构建和谐社会之际,有些狗官却在反其道而行之,如此明火执杖地制造干群之间的不和谐。这两百多天来,官员济济中,哪怕有一个真能管事的官员拍案而起,坚持了党性原则,这件惨案也不会拖到现在还无法给家属和公众一个合理的交代。也不至于我要“揪住”总理您不放,去满腔悲愤地诉说这些。他们装聋作哑、不作为、施惰政到今天,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让有些网友认为我孩子死于政府对我的迫害;他们包庇杀人犯,已让人认为党和政府是帮凶,是同杀人凶手一路的!

总理啊,多一些这样的狗官,您治下的天空就不可能晴朗。由着他们胡作非为,不但会导致民怨沸腾,最终也会让这个政权犹如坐在火山口上。他们今天能这般对待廖家,明天也就能以类似的方式对待张家、李家……生命权和名誉权是人权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当公民的这些基本权利被粗暴掠走,正义却得不到伸张时,社会恐慌就必定会若瘟疫一般四处扩散开来。不论尊卑贫富,清清白白地活着,和家人共同迎接日升日落,是无数家庭最基本的生存底线和生活模式,当这些都要被人像撕去一张废纸那样拿走时,人们除了奋起反抗,还会有别的选择吗?

没错,日益强大的武装力量,的确给一些狗官或利益集团以暂时“安全”的感觉。但不要忘记的是,武装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正是工农子弟。在一些狗官无视百姓疾苦,以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等形式把众生步步逼向生存边缘的年月,每一个工农子弟对大众所经受的苦难都感同身受,他们内心同样会有对社会变革的需求,有对公平、公正和民主、自由的渴望。有些狗官把持的地方政府可以心如生铁地抛弃人民,但又怎能巴望所有的工农子弟均会随时听命于强权,哪怕是在社会动荡时期也能像提线木偶一般,把屠刀和枪口义无反顾地指向人民?政府惯常说“稳定压倒一切”,殊不知狗官们一再这样仗势欺人,正是破坏社会稳定的罪魁祸首。再说“稳定压倒一切”这提法本身就有悖常识,据我所知,自从盘古开天地,还没有任何概念和力量能“压倒一切”!

总理啊,我知道您治下的有些狗官连狗都不如,这并非您治国无方。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国历史上自古就不乏形形色色的狗官,因此也才会有那许多淹没于历史长河中的风云变幻。要改变这种状况,必须借助民主的力量,不但要进一步开放媒体,还要让普罗大众有选举权和监督权。试想,当人民能够用选票决定一个官员的去留沉浮的时候,那些胡作非为、装聋作哑的狗官,在人命关天的事情上,怎敢这般不作为和反向作为?如果每个公民有苦都得找您温总理去诉说,有冤都得您温总理“发话”了,才能得以见青天,那么中国就是再给您安排一百个的副总理,也还是不够用的啊。

古有狗官“乱朝纲”,今有狗官置人民的死活和国家安全于不顾,不但为人民所深恶痛绝,也正在给这个国家制造着种种的隐患。对这等狗官,总理您无需手软。“高祖尝试观诸子意识,各使治乱丝,帝独抽刀斩之,曰:‘乱者须斩!’。”(见《北齐书·文宣帝纪》)

我相信总理有朝一日知悉了廖梦君遇害后官场发生的种种,眼里有泪,心头有怒。古谚有云:“民不告,官不纠。”虽然那同样是在行惰政,但至少换言之民告了,官会纠。可现在是民告了,官不纠,而且已经是字字血、声声泪地告了两百多天了,没有一个官员站出来给喊冤者和公众一个能够站得住脚的说法。有些官员的官位不高,可我看他们的架子比您当总理的还要大!

总理啊,治一治狗官。有些狗官,真的连狗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