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2-10 廖祖笙:给总理送个花圈!

岁末的钟声即将敲响。今年的大年三十,我特想给温家宝总理送个花圈!

与往年一样,这时节全国各地均涌动着回乡潮。人在异乡,遭此劫难,我夫妇俩益发思乡。然而,这个年关我夫妇俩却只能守着这块伤心地,迟迟不敢踏进家乡。我的母亲和岳母俱逾八十高龄,她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可爱、善良、聪明的孙子和外孙已是天人相隔,再也不会回到她们身边了!风烛残年,老人又怎经得起这晴天霹雳般的噩耗?!

亡子尸骨未寒,至今仍血肉模糊地躺在殡仪馆里,杀人凶手还逍遥法外,包庇杀人犯者继续安之若素,身为梦君的父母,在这个异常寒冷的冬日我们又怎能撇下他远行?今年的大年三十,哀痛、绝望将注定贯穿我夫妇俩的胸膛,如果可以,给总理送个花圈,借以表达一个公民对一届政府的观感和期望,我想我的心里会安详一些,这个年也会过得稍微有意义一些。

说说大年三十,我想给温总理送花圈的若干理由:

记得温家宝总理那年在美国给大学生演讲,引用过孟子“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语,我相信总理的内心深处一定涌动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大年三十给总理送个花圈,有助于进一步增强总理的忧患意识,进而高瞻远嘱,调整这届政府的行为和走向。

花圈寄托着哀思。请让我们一块来回首过去的一年里,不该发生的种种;请总理起立,为种种有形或无形、不该发生却偏偏发生了的死难默哀。秘鲁首都利马发生火灾,有80人死亡,总统托莱多宣布全国默哀两天,以纪念那些遭到不幸的人。 总理啊,在这片土地上,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失去的又何止是80个骨肉兄弟?!在万家安乐的大年三十,匹夫匹妇能安乐,尺板斗食能安乐,总理您却安乐不得,您至少该为遇难者们默哀三分钟。不少亡魂在他们活着的时候,没有及时得到政府的关怀,他们以这样或那样悲惨的形式离开了人世,他们有权领受任何一位中国政府官员的歉疚和默哀!

大年三十给总理送个花圈,让我们一块动手,在狗年的最后一天,把这届政府做得不够周到的地方悉数埋葬。泱泱大国之总理,就是13亿中国人的家长。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身为一国之家长,在狗年的最后一天“一省吾身”大有必要。没有哪个中国人不期望自己的祖国欣欣向荣,没有哪个国民不巴望总理在新年更有魄力。总理啊,送您一个花圈,就是希望您为国为民送走过去的那个温家宝,以更强劲的姿势,去迎接又一个温家宝的新生。

给温总理送个花圈,就是不想再看到那个温情有余、刚性不足的温家宝。当温总理为矿难中殉难的矿工垂泪的时候,当总理亲自为农民工讨薪的时候,我也曾深深地感动过。然而总理您都看到了,泪水和事必躬亲式的琐碎,并不足以改变中国。矿难仍然频发,农民工年年讨薪……单凭温情和琐碎遏制不了资本家们的残忍。要阻止罪恶的蔓延,不仅需要总理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阳刚,更需要总理治下有制度性的阳刚!

给总理送个花圈,就是想给贪欲横生的政府送行。这些年来,不少地方政府乐衷于与民争利,那种种巧立名目的收费,那强行征地的疯狂,多像旧社会土匪恶霸的强抢民女!贪官污吏层出不穷,抓了一批又一批,但还是一拨又一拨地冒出来。单靠了左手监督右手,光靠了老子抽查小子,反腐再反个十年八年,现在是啥样子,来日也还是啥样子。必须有民主监督的存在,尽早给人民以举手投票罢免贪官污吏的权利!而总理您,在反腐的大业上,不能姓温和的温,应该姓钢铁的铁!我说过坚决惩治就是对腐败最好的预防,多么希望看到总理您在反腐的路上,乃猛汉一夫当关,对来犯之敌悉数斩落马下——这般勇猛的姿态,就是对饿虎吞羊、蠢蠢欲动者最好的预防。

给总理送个花圈,就是想提醒中国政府在某些方面责任感的缺失,甚至于死去。不论中国日后去向何方,让国人看得起病、上得起学、买得起房,均为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这些年来,我国政府在这些方面的责任感有所缺失,把国人生存的要件步骤过快地推向了市场,使国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累乏。GDP数据的确在连年增长,但政府也最好打量一下,那些数据里是否也和着百姓的血和泪?生存要件一旦无止境地商品化,最终将意味着政府对人民对社会主义的背叛和抛弃!

给总理送个花圈,就是想埋葬政府官员不该有的冷血。政府掌管的媒体终年在为政府官员吹吹打打,把他们粉饰得犹如肉身菩萨一般。然而大家都看到了,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宣传而已。我一向品学兼优的独生子被人骗到已经放假的学校去“领证”,转瞬被打得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全身刀口累累地惨死在校内,当地相关方面竟然也能“统一宣传口径”,诬其为“小偷”!竟说“没凶手”!竟说是“自杀”!竟说“学校无过错无责任”!我哀告至今200余天,大小官员一概装聋作哑!在冷血盛行的时代,官场人物虽然个个衣冠楚楚人模狗样,但更多的是行尸走肉!

给总理送个花圈,就是一种精神上的起义,向一个专制的政府告别。专制在我们这片土地上衍生已久,其具体表现形式之一就是拒绝民主监督的参与,视公理和人心所向若无物,为所欲为,独断专行。在我孩子被残杀的这件事上,专制再次暴露了它嗜血的本性,掩盖令人发指的罪行至今。相关方面不但进行新闻封锁、疯狂删帖,还滥用公权,动用小丑终日在某论坛对受害者进行疯狂诋毁和辱骂;我的搜狐博客不翼而飞;律师至今无法介入,既看不到尸检报告,也看不到“破案”卷宗,更询问不了当事人;我于2006年11月27日向法院递交了诉状,但至今无法迈进法庭……

给总理送个花圈,就是希望云淡风轻,希望各级政府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一扫过去的诸多阴霾,办人事,说人话,重塑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形象。西哲说“人民的政府来源于人民并服务于人民”,我希望中国的人民政府名副其实。民心似水,政府若舟,政府官员如果以欺压百姓、愚弄人民为能事,终将看到可悲的下场!为所欲为的官场意志必将折服于民主风潮,真正能折服人心的是仁爱和公德的力量,是民主的力量,而不是暴力机器催生的欺骗和强权打压的力量!

给总理送个花圈,就是想宣告行政单位不作为在人民心目中无异于僵尸聚集地。廖梦君遇害校园,相关方面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至今无法给死者家属和公众一个令人信服的交代,与此相对应的是,某论坛一天到晚有一群小丑追着我要证据。可笑之极,纳税人惨遭不幸,还得于巨大的悲痛中到网上去公示证据?别说那“著名”的通稿漏洞百出,别说我还掌握着不少证据,就是我一点证据也没有,我也没义务为我孩子的惨死在网上展示证据。纳税人年年纳税,就是供养行政单位、执法机关尸位素餐的吗?要想把廖梦君案强行办成冤案,相关方面就有责任有义务出示无可辩驳的证据,而不是搞错对象,或毁灭、隐匿、控制证据!

给总理送个花圈,送的就是一分期望一分提醒一分监督,同时也是人民的一分子在向总理诉苦。宪法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须接受人民的监督,在辞旧迎新之际,不论过去发生了什么,不论以往的岁月里有过多少的苦难,我都希望有更多的人民站起来,充分行使宪法所赋予人民的权利,对公权力尽可能进行监督。这种监督,是为我们自身的今天负责,同时也是为我们的明天以及民族的未来负责。在公权力肆意妄为的年月,更加凸显著把公权力关进笼子的必要性!

哪怕是对总理,人民也有这分义务,也不能任其游离于人民的监督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