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2-11 江南无水:人在中国 身不由己

这几天我正在参加所谓的社会责任博客评选,其实我并不知道所谓的责任为何物,振臂一呼更多的时候并不是用来表达正义,而仅仅是一种活着的方式而已,就像有人选择了沉默甚至就像有人选择了作恶一样。倘若说这样的活动真有所谓的意义,那或许只是那些网站博去了名声,而我也博取了或多或少的虚荣而已。虽然号称责任,但其实真的跟责任无关。

每次上网总能看到网友在关注着一个小孩的死亡,我在这个被莫名其妙打死的孩子辞世后的187天,才明白我所谓的无聊竟是如此一件幸福的事情,倘若一个孩子依旧活着,那么平安的无聊,即使一辈子,对一个家庭而言都不会显得过于漫长,就如同我的父母一样,在他们眼里,平安地活着便是人世间最大的幸福所在。

然而这个姓廖的孩子依旧莫名其妙的死着,没有一个说法,也没有一个人想给此一个说法,或者有,但却不敢发声,我们可以谴责那些依仗着特权和阴谋隐蔽真相的人,但我们终究无法对那些沉默的同样软弱的同胞表达愤慨,就如同此刻我并没有多少的自责之意,尽管在我的内心深处是如此的悲凉和无奈。一个选择了建设海市蜃楼的国家,终究不会在乎一个实实在在的孩子的死亡了。唯一在乎的只是他的父母,一对无论如何都不会怕死的人间父母。

网络何其大矣,容纳正义的角落却如此狭小;中国何其辽阔矣,普洒光明的地方却如此稀少。倘若不是那个莫名其妙被打死的父亲尚且有手握一只笔的能力,尚且有开一个博客的自由,那么那无边的黑暗和无穷的苦痛或许只能让他一个人默默地埋葬在心里了,直到他生命终结的那一刻,连着中国的耻辱和个人的不幸,一起烧掉。然而最发达的科技并没有带来良心的发现,那个所谓握笔的能力也仅仅只是一种能力,并没有成为一种力量,那个所谓开博的自由也仅仅只是一种自由,并没有换来一种自主。于是莫名其妙的死亡依旧莫名其妙着,该和谐的社会依旧和谐着,该崛起的国家依旧崛起着,踏着一个冤屈的灵魂,前进,钱进!

但我又必须羡慕起那样的能力和那样的自由,辽阔的中国大地上不会握笔的人又有多少,不知博客的人又有几何,他们遭遇的悲剧,他们面对的不平,他们生活的坎坷,他们生命的辛酸,哪一样又何曾真正地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我们这个生机勃勃的媒体面前和网络面前,我们终究只是一群参与着和谐与崛起,并为此摇旗呐喊的小丑群丑罢了。面对着鲜血,我们终于小心翼翼地绕过,或者兴高采烈的踩过,我们不是悲剧的始作俑者,但我们一定是悲剧里的悲哀的一分子。当正义的阳光并没有普照大地的时候,同情的目光或许应该及时渗透。如此讲,于我所谓的责任不是一种虚荣,而是一种耻辱。

悠长的历史总是记住那些大而无当的所谓荣耀,大浪淘沙汹涌而起的仿佛都是伟人们巨大而神圣的面容,这样的历史里终究没有关于一个小孩如何冤屈地死去的记载,终究没有一对父母如何承受着丧子之痛却欲哭无泪无诉无门的悲凉和无奈,终究没有每一个同样卑微普通的人在这一刻站起来如何的感同身受如何的义愤填膺如何的摇旗呐喊如何的惨烈斗争的记载,该过去的历史总会轻而易举地过去,该记载的荣耀总会被放大记载再大放异彩地宣扬,而我们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生活在盛世之中,汉唐有,明清有,现在也有,而也就在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盛世中,卑微如那个死去的孩子,无奈如那个丧子的父亲的我们,却必须一而再再而三地承受着特权的折磨,承受着悲惨的命运,承受着压抑的人生。

我只有承受耻辱的权利,并以这样的方式来安慰这个依旧活着的我的生命,我并不能为这个死去的孩子做任何的事情,也帮不上那个父亲半点的忙,我只是在日复一日的悲剧面前,看着那张依旧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遗照,就怎么也压抑不住表达耻辱的冲动了,我只是不明白,是什么力量让孩子的父亲没有发疯,是什么力量让他相信正义终将降临?

——等待还是毁灭,这确实是个问题。

来源:http://wushui.blog.sohu.com/30283479.html